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09 春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09 春夢字體大小: A+
     

    7 同性戀親友會

    二十分鐘之後,賀普仁匆匆趕到了樑冰冰的住所,瘋子已經痛得暈了過去。樑冰冰站在一旁,等待賀普仁替瘋子檢查完畢,急忙問道:“賀老,瘋子他怎麼樣,是不是中了那女人的毒?”賀普仁搖搖頭沒說話,表情非常嚴肅。他再一次拿起瘋子的手腕,切起了脈,脈象非常平穩,呼吸也很勻稱,完全沒有一點中毒的跡象,他就像睡着了一樣。難道是樑小姐自己做噩夢?也不對啊,他進來的時候,徐子楓明明躺在地上。突然,賀普仁心念一動,伸手給了瘋子兩個嘴巴。

    樑冰冰吃了一驚,問道:“賀老,你幹嗎打他啊?”尚未等賀普仁回答,徐子楓已經醒轉過來,看到白髮蒼蒼的賀普仁,有氣無力地說道:“師傅,你來啦?”賀普仁點點頭:“你覺得什麼地方不舒服?”徐子楓搖搖頭,說道:“剛纔頭痛欲裂,好像有東西在腦袋裏攪動,現代一點痛感也沒有了,只是渾身無力。”賀普仁又拿起徐子楓的手腕爲他切脈,然後問道:“昨天在那紅衣女子的車上,有沒有什麼異常沒有?”徐子楓搖搖頭,猛然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道:“其他倒沒有什麼,只是有一股奇怪的香味,聞後讓人非常舒適清爽,但只持續了幾秒鐘的時間,後來就聞不到了。

    師傅,我是不是中毒了?”賀普仁搖搖頭,安慰道:“沒有,你好好睡覺吧,明天早上就好了。”說罷,在他腦後在翳風與風池兩之間按了一下,徐子楓便酣然入睡了。這個位置叫作睡,是人體中的一個經外奇。樑冰冰跟隨賀普仁從徐子楓的臥室中退出來,坐在客廳的椅子上,剛一坐定,樑冰冰便迫不及待地問道:“賀老,瘋子的情況究竟怎麼樣?”賀普仁眉頭緊鎖,臉色凝重,說道:“上次在金鐘地下日軍監獄裏,冥教的人用豬刑和腎精來引誘它,它已經開始覺醒了。

    這次,那紅衣女子雖然未將他擄走,但卻用陰陽離合散來餵養它。這陰陽離合散是人體精元與精魂煉製而成,被它吸食如同嬰兒獲得了乳汁。目前來看它的力量還是很弱小,但我們時間不多了,頂多再有半年的時間,它就有能力控制寄主了。到時候,不僅子楓可能性命不保,可能整個世界都會天翻地覆。”樑冰冰聽賀普仁說得如此嚴重,她雖然對此也是半信半疑,但自從爺爺失蹤之後,種種奇怪的經歷讓她已經慢慢適應了這個全新的靈異世界。所以,每當和研究院裏面的人談到鬼神、世界末日之類的話題時,也不再抱有全盤否認憚度。

    “賀老,既是如此,我們爲什麼不趁它未長成之時先行除掉它?”樑冰冰說道。賀普仁搖搖頭:“它究竟有多大的威力連我也不知道,要除掉它先要殺死子楓,子楓是它精恤選的寄主,天賦異稟,目前來看一方面它能從子楓體內攝取足夠的精華,另一方面子楓自身的機能卻能對其進行有效的攝製,除非外力作用,否則它很難逃脫。我的想法是,讓子楓學會煉鬼術,讓他在體內自行對其化解,只不過煉鬼術的基礎是中醫,而子楓的中醫功底幾乎相當於沒有……”樑冰冰接口道:“不過瘋子具有過目不忘的本事,他應該學得很快。

    ”賀普仁點點頭,說道:“如果不是這樣,恐懼我們一點機會也沒有了。”後來,樑冰冰又向賀普仁討教道家內功心法,賀普仁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不知不覺已經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一覺醒來,看到二人神采熠熠,亳無倦容。於是進廚房做了早餐,三人吃完之後,樑冰冰自去上班,賀普仁領我到301醫院做了個腦部CT,最終得出結論:是洗澡後腦袋沒擦乾就睡覺,溼邪入侵引發的頭痛。賀普仁今天原本要參加一個“同性戀親友會”舉辦的慈善交流活動,被我這一鬧便不想去了,做完義診之後便要考校的功課。

    不過,我對這個活動倒蠻感興趣的,不用他來考校,噹噹噹一口氣把《黃帝內經》的活動在西城區的一個酒店舉行,採用的是一茶話會的形式。一開始有幾個表演,都是唱歌、快板之類的傳統節目,但都是以同性戀爲主題的。活動的主辦者是一個50多歲的胖女人,據說是一家連鎖酒店的董事長,她叫馬秀蘭。一開始馬秀蘭便上臺做演講,我原來以爲她自己是同性戀,沒想到卻是她兒子。據馬秀蘭自己講,她是雲南人,原本在昆明的一家酒店做領班,前夫是一名普通的公務員。

    兒子聰明帥氣,丈夫雖然沒有多大出息,但對妻子兒女體貼入微。直到有一天,馬秀蘭在丈夫的身上發現了別的女人的齒痕,家庭開始逐漸走向瓦解。夫妻二人經常吵架,丈夫也完全變了一個人,動不動就酗酒,然後就打人。這種情況持續了幾年,一直到兒子上高二,馬秀蘭覺得這樣下去一定會影響兒子的成長,於是選擇了離婚。領完離婚證的當天晚上,馬秀蘭等兒子放學回來,做了一桌子他最愛吃的飯菜,把離婚的事情給他說了。沒有想兒子一點也不吃驚,反而很輕鬆的樣子,他對馬秀蘭說:“媽媽,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馬秀蘭見兒子對離婚沒有一點意見,心裏的石頭便落了下來,給他夾了一隻雞腿,說:“什麼事啊,搞得這樣鄭重?”兒子猶豫了一下,說道:“媽媽,我可能是一個同性戀。”馬秀蘭感覺如五雷轟頂,但她骨子裏是一個堅強的女人,表面上像沒事人一樣,問道:“是哦,你怎麼知道你是同性戀的呢?”兒子剛纔是故作輕鬆,此時見媽媽表情很隨便,也終於放下心來,說道:“嗯,就是平時我們班裏的男孩在一起的時候總是談論女孩子怎麼樣,我對這樣的話題一點也不感興趣,但如果看到帥氣的男孩子卻會臉紅續。

    ”這時,馬秀蘭纔回想起兒子之前的一些反常舉動,比如喜歡像女孩子一樣打扮自己,不喜歡男孩子的玩具,而是喜歡洋娃娃這類女孩的玩具等等。有朋友見到她兒子會說:你們家孩子真秀氣,像個小姑娘。每當這個時候,她心裏都老大不樂意,心說:你們兒子纔像女孩,你們全家都是女孩。然而,無論如何,馬秀蘭也沒有想到兒子是個同性戀。馬秀蘭離婚後開始經營自己的事業,由於多年在酒店行業的經驗積累,她的事業可以說是一帆風順。第一家成功之後,她又開了第二家,後來又到成都、上海、廣州開了分店,到兒子大四的時候,她在北京開了第一家秀蘭酒店。

    自從父母離婚之後,兒子在辦身份證的時候就把名字改成了馬駿。馬駿向媽媽表白自己的性取向後,母子二人再也沒有談論過這個話題。在馬秀蘭的內心深處,認爲同性戀是一種心理疾病,兒子還小,等他長大真正談戀愛的時候,這種病症或許就會消失了。兒子上大學後,馬秀蘭經常打電話問他:交女朋友了沒有?她潛意識裏認爲,兒子交了女朋友,就意味着他的性取向已經變了回來。果然,到了大二,兒子打電話告訴媽媽,他開始追一個女孩,那個女孩很優秀,他怕自己追不上。

    馬秀蘭便鼓勵他。後來兒子又打電話來說,那女孩已經有男友了,他沒有成功。馬秀蘭又給他打氣:沒有關係,天涯何處無芳草,好女孩多的是,這個不行還有下一個。在馬秀蘭財力支持與精神鼓勵下,馬駿終於交到了一個女朋友,還領回來給她看了一下,她雖然覺得長得一般,但內心還是很高興。但是後來又放假的時候,兒子卻說和那女孩分手了,他又交了另一個女朋友,又領了回來。這個女孩極漂亮,馬秀蘭非常滿意,但不久之後兒子又分手了。就這樣,兒子大學四年,一共交過十多個女朋友。

    直到畢業前夕,兒子突然打電話給馬秀蘭說:“媽媽,你就當沒有我這個兒子吧。”說完就把電話掛斷了,馬秀蘭打回去一直沒有人接。這時,馬秀蘭正在北京,兒子在廣州上學,她當天便坐飛機到了兒子的學校。找到兒子之後才瞭解到,原來兒子的性取向一直沒有改變,他領回家的那些女孩全都是他花錢租的臨時“女友”。講到這裏,馬秀蘭已經泣不成聲了,她用面巾擦了擦眼睛,調整了下情緒,擡起頭對着一片安靜的會場說道:“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多麼嚴重的錯誤,由於我的錯誤的觀念,給了兒子多麼大的心理壓力。

    從那個時候起,我便告訴自己,無論兒子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我都要把全部的愛交給他。在許多人的支持下,有政府的領導,有各界的朋友,我們建立起這個同性戀親友會,我們的宗旨就是讓人們正確實認識同性戀,他們不是怪胎,他們是正常的人。”馬秀蘭講完之後,正準備迎接熱烈的掌聲,突然有一個少婦打扮的女人衝到了臺上,大聲喊道:“馬秀蘭在胡說,你在胡說,同性戀就是怪物,是魔鬼,所有的同性戀都該去死!!!!!”作者老羅2013。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