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04 醉鬼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04 醉鬼樓字體大小: A+
     

    04 醉鬼樓

    樑冰冰的功夫學得比較龐雜,她小時候曾跟爺爺的保鏢們學過拳法,這些保鏢都是民間應召面來的大內高手,本身便要討首長歡心,再加上樑冰冰小時候甜美可愛,傳授起來自然毫無保留,這一來便給樑冰冰打下了一個不錯的功夫底子。(href=";黑煞帝尊)

    08年之後,樑冰冰在中華國學研究院也結識了不少頂尖好手。中華國學研究院的教學模式採用的不是現代的集體教學,而是中國古代的“師帶徒”,每位師傅最多隻能帶七個徒弟。樑冰冰是首長的孫女,所以誰也不會真的讓她拜師。不過,今天這個大師教一套劍法,明天那個大師教教幾招內功心法,後天再學一套拳術。可以說,樑冰冰雖然沒有正式拜過師,但她的老師卻全都是國內頂尖高手,憑着樑大小姐的聰明才智,日積月累下來功夫居然大有所成。

    樑冰冰第一天教我的便是太極拳,這是她高二時跟爺爺的侍衛隊長學的。這位隊長本身姓陳,是河南陳家溝陳氏太極的正宗傳人。樑冰冰本來是想正式拜師的,但不知什麼原因,這位陳師傅堅決只傳功不收徒。不過,他還是毫無保留的把手上的絕活傳給了這位大小姐。

    陳氏太極最講究的是纏絲勁,由於我本身記憶力超強,所以只有兩個小時代把24式陳氏太極的套路全都記熟了,但一點功夫底子也沒有,這纏絲勁怎麼使也使不對。(href=";九陽帝尊)樑冰冰這師傅當得也不稱職,她越說越急,最後居然指着鼻子罵:“你這個笨蛋!”

    這時,突然聽到一個輕脆的女聲從遠處傳來:“冰姐姐,你又罵誰是笨蛋啊!”

    說話者正是佛學院院長大勝禪師的徒弟鍾寧,和她一起的還有大勝禪師及高山夫婦。這幾個人在拜師大典之時正在外省辦事,所以我沒有機會見到。樑冰冰一一爲我介紹。我在整理《絕世鬼殺》的時候每天都聽樑冰冰和大鵬談到他們四人,所以一聊起來便熟了。

    “你就是傳說中的徐子楓啊,聽說你來頭不小?”鍾寧圍着我轉了兩圈,像看動物園裏的猴子似的,在旁邊站定。

    我仔細打量鍾寧,發現她個子不高,是圓臉盤,眼睛大大的,前面齊眉劉海,後面梳了兩個小辮兒,看上去蠻可愛的。所以雖然她態度無理,但也讓我無法生氣,我便逗她道:“我比你大,你應該叫我哥哥纔對。”

    我以爲鍾寧會反駁,沒想到她很爽快地說道:“好啊,看在你比那大鵬又帥又好的份上,我就叫你瘋哥哥吧。”

    鍾寧這樣一說,我反倒顯得不好意思了,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這時,樑冰冰說道:“瘋哥哥,傻哥哥隨你叫,已經到中午了,我們去吃飯吧。”

    研究院裏面便有一個餐廳,叫做“醉鬼樓”,據說當時首長定的名字叫“醉仙樓”,後來有人提議這個名字太俗,全國醉仙樓不知幾千家。(href=";七界傳說)這時,高山高爺來了句:“咱醉仙不成醉鬼總可以吧?”沒想到他這一開玩笑的提議得到了廣泛的擁護,就這樣定了下來。

    酸鬼樓的大廚很牛,只要你叫上名字的菜,他都會做,而且做得要地道有地道,要美味有美味。他自己,再加一個徒弟、兩個助手,一共四個人,負責整個研究院的伙食。而且,最神奇的是,除了首長、老羅、賀普仁、徒弟四個人之外,誰也沒有見過這位大廚,外面的一切事務都是由徒弟張羅的,只要把菜單報進去,半個小時熱乎乎的飯菜上桌。

    一路上鍾寧都在給我吹噓這位大廚多厲害多厲害,心想這頓飯肯定是樑冰冰付賬,機會難得,待回可要宰她一頓,解解這兩受的窩囊氣。

    我們一行六人來到醉酒樓,此時雖然到了飯點,但因爲是週末的緣故,裏面空蕩蕩的,除了服務人員,沒有其他人。即便如此,樑冰冰還是找了一個雅間。

    衆人坐定,樑冰冰連菜單也沒看,便道:“小黃,給我們來六份蛋炒飯、五大一小,然後再來一盆六人份紫菜湯。”

    我和鍾寧大眼瞪小眼,其他幾位看着我倆偷着樂。(href=";打工巫師生活錄)鍾寧跺着腳,撒嬌道:“冰姐姐,我不要吃蛋炒飯,我要吃蛇肉羹和金銀小饅頭。”

    樑冰冰揚聲說道:“小黃,去掉一大碗蛋炒飯,加一份蛇肉羹和一份金銀小饅頭。”

    我正要開口,樑冰冰看了我一眼:“你也想要蛇肉羹和金銀小饅頭嗎?”

    我“啊”了一聲,還沒說話,樑冰冰又來了一句:“那你也跺個腳,撒個嬌看看。”

    我無語了,氣呼呼的看着窗外,不去理她。

    這時,聽到樑冰冰問道:“諸位辛苦了,不知那個人有什麼線索沒有?”

    高山看看我,欲言又止,顯然有所顧及。樑冰冰看了我一眼,明白了,說道:“高爺沒關係,瘋子不是外人。”

    ωωω ●ⓣⓣⓚⓐⓝ ●¢O

    樑冰冰一席話說得我心裏暖烘烘的,剛纔對她的不滿立即冰釋。不過,高山還是看着我不說話,樑冰冰又補充道:“是老羅和賀老交待的,研究內部的事不用瞞他。”

    高山這才說道:“我們已經查清楚了這個女人既使不是走陰人,也和冥教有極大關係。只不過自從上次被她逃掉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她的行蹤。不過,我有一種預感,她應該就是附近,只不過她在暗處,我們在明處。”

    樑冰冰點點頭,道:“沒錯,從壩上草原回來之後,她便在北京現身了,可惜當時禪師和高爺夫婦不在,我武功低微,被她逃走了。(href=";重生之雪豹)”

    說到此時,我終於明白他們在談論誰了——正是殺害樑冰冰男友卓越的那個女人。她和冥教有關係,難道也是魔頭徐有才的手下?

    說話間,蛋炒飯已經上來了,擺在我面前好大一盤,樑冰冰自己要了小份,我心想:裝什麼裝,五十個薄皮大餡餃子的飯量,到外邊就成淑女了?樑冰冰見我盯着她的盤子看,臉一紅,知道我在想什麼,呵斥道:“看什麼看,趕緊吃飯!”

    一盤蛋炒飯,看上去平淡無奇,但吃到嘴裏卻滿口生香。這難道是蛋炒飯?太tm好吃了。鍾寧見我合不攏嘴,說着“怎麼樣,好吃吧?”,猛不丁從我的盤子裏蒯了一勺子走。

    殭屍和尚呵斥道:“鍾寧!不得無理!”

    鍾寧吐吐舌頭,說道:“不讓我吃瘋哥哥的,師傅我吃你的好不好?”說着又拿勺子湊了過去。殭屍和尚面無表情的哼了一聲,一手捧起盤子,張開血盆大口,全部倒了進去。看來,這和尚不僅不戒葷腥,而且是個飯桶。

    鍾寧嘟囔了一句:“飯桶。”大眼睛瞄來瞄去,準備找機會下手。這時,她的蛇肉羹和金銀小饅頭來了,便顧不得去搶別人的蛋炒飯了。

    蛇肉羹只有一小蠱,看上去也就有四五塊蛇肉的樣子,鍾寧猶豫了一下,還是夾了一塊蛇肉放在我碗裏,說道:“瘋哥哥,剛纔吃你一勺炒飯,現在還你一塊蛇肉。”說罷氣咻咻的看着她師傅,顯然是爲剛纔被責備的事情故意做給師傅看的。

    我這才意識道,鍾寧這孩子是天直爛漫,居然毫無心機,與樑冰冰相比,顯得可愛許多,無形中便增添了幾分好感。

    蛇肉入口即化,毫無腥味,雖然也很好吃,但卻遠不如蛋炒飯於平淡中做出新奇那般有吸引力。我三下五除二,把炒飯吃了個精光。

    吃完午飯之後,樑冰冰本來是要再陪我去練功場練功的,但隨即接到了特警總隊的電話,說有一個重要會議需要她參加。現在,她早已正式成爲特警第三大隊大隊長了。

    一方面,大隊的會議不能不開,另一方面我這邊又不能不顧。正當樑冰冰左右爲難之時,高山高爺開口道:“冰冰,你忙你的去吧,小徐這邊交給我來招呼。”

    樑冰冰兩手一拍道:“呀,我怎麼忘了,詭道是道家的一脈,而太極拳正是武當開山祖師張三丰真人所創,由高爺教自然比我這種三腳貓要強得多了。”

    這時,鍾寧在一邊吵吵:“我也要學,我也要學!”

    於是高爺領着我和鍾寧來到練功場,其他三人各忙各的去了。

    我跟着高爺來到練功場之後,高爺說道:“你耍一下給我看看,冰冰教到什麼程度了。”

    高爺是四川人,把練說成了耍,我也不在意,依樣畫葫蘆,把上午樑冰冰教給我的招式一一練了出來。

    高山面露詫異之色,問道:“你以前練過太極?”

    我道:“從來沒有,只是樑警官今天上午教了我一上午,她說的那個纏絲勁,我無論怎麼也使不出來。”

    高盯着我的眼睛看了許久,緩緩說道:“太極拳你已經會了,不用我教了。”說罷毫無預兆的走了。

    這tm叫什麼事啊,說好你來教的,現在你又不教,這不是在耍老子嘛!我心中極是不滿,但看到那小矮子兇巴巴的眼神,即使再不滿也不敢言語。不過,我心中雪亮,這姓高的矮子對我成見極深,他不僅自己不會教我功夫,也不想讓樑冰冰教我。

    練功場上只剩下我和鍾寧,她盯着高山的背影,說道:“高叔叔今天是怎麼了,他平時不這樣啊。”

    也許是爲同情安慰我,鍾寧突然跳了起來,喊道:“瘋哥哥,他們不教你,我來教你吧!”

    我苦笑道:“你能教我什麼啊?”

    鍾寧小臉一笑,說道:“我能教你這個!”

    突然,我感覺身體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提了起來。這種力量與老羅從房頂上把我拎到老羅辦公室不同,那種是我本身身體已經輕飄飄的了,而此時我卻清晰地感覺到身體的重量。

    我越升越高,差不多有兩層樓高了,低頭一看,見鍾寧小臉脹得通紅,顯然在使出吃奶的力量。我突然想起來了,鍾寧有隔空取物的本事,急忙大喊:“鍾寧!快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鍾寧一張嘴,“好”字還沒說出來,咚的一下,我從五六米高的空中摔了下來。還好我急中生智,擡起雙腿,屁股着地,雖然肛痛欲裂,但好歹腿腳無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