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67 拜師大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67 拜師大典字體大小: A+
     

    67 拜師大典

    我把《絕世鬼殺》整理完的第二天正好是我的生日,起牀之後我發現枕頭**了一大**。今天,也是林小曼的生日。自從大學畢業那一年,她跟隨我的大學室友葉鵬出國之後,我們便一直沒有再見面,即使在韓慧英的葬禮上,我也沒有見到她。也許,我們都在刻意迴避着彼此。

    我給自己做了一碗長壽麪,煮了兩個荷包蛋。正要準備開動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是養母趙秀蘭打來的。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然而,接通之後她卻沒有說話,隱約的呼吸聲從遙遠的徐家村傳來。

    我也不說話,兩個人就這樣靜默了足足有一分鐘,正當我準備掛斷的時候。(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趙秀蘭說話了:“子楓,今天是你生日記得吧?”她聲音哽咽,顯然正在哭泣。

    我猶豫了一下,本想叫一聲二嫂,但話到嘴邊卻冒出一句:“媽!”

    電話那頭哇的一聲哭了,這哭聲差一點把我的心都撕碎了,但我最後還是忍住了,故作鎮定的說道:“我剛煮了長壽麪,還有兩個**蛋,你放心吧,我這邊很好。過年——如果有時間,我回去看你們。”

    說完之後,我趕緊掛斷了電話,然後眼淚纔開始啪嗒啪嗒往下掉。就着眼淚,我把那碗長壽麪給吃完了。

    吃完飯,我在牀上又躺了一會,等八點鐘起身去上班,新的一週又開始了,這意味着我又從那個虛幻的世界脫身,回到這苦**的現實與忙碌的人生。然而,我剛打開房門,迎面走進兩個人,不,應該是三個人。他們分別是樑冰冰大鵬和老羅。

    我雖然每天和老羅見面,但平時見到的都是他的精魂,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紳士,每日都是西裝革履。他的本來面目我只在壩上**原的時候見過一次,而那次是在晚上,再加上我自己被嚇得精魂未定,整個過程就像做夢一樣,所以也並未留下多少印象。

    今日見到老羅,仔細端詳,頓時被他俊美的相貌所震撼。他上身穿了一件底黑帶白****案的短袖T,下身是一條純白**的七分**,腳上着一雙黑**休閒**涼鞋,儼然是一個小童星的裝扮。不過,從他的眼神中,你卻可以看到歲月風霜留下的痕跡。

    “瘋子,你不用去上班了。”大鵬見我收拾停當,準備去上班,劈頭就說。

    “爲什麼?”我疑**道。

    “老羅幫你換了一份工作,以前的工作我順便把你辭掉了。”大鵬嘻嘻笑道。

    “別開玩笑了,我上班要遲到了,大鵬你好好招待一下冰冰和老羅,我先走了。”說着,我推門**出。

    這時,樑冰冰突然說道:“高先生說得沒錯,我們確實幫你換了一份工作,你以後不用再去那家圖書公司上班了。”

    我一聽這個就火了,喊道:“你們有什麼權力辭掉我的工作!”說着又要往外走。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是我所在圖書公司的總經理打來的。

    “小徐啊,恭喜你找到新工作啊。你這個月的工資已經打到你的工資卡上,什麼時候有時間過來收拾一下東西。”總經理態度很親切地說道。

    “總經理,我……”

    “哦,你的職位我已經**給白靜了,她在公司時間也不短了,能力也具備,你就放心吧。”說完,就掛斷了。

    你媽!我放心!

    大鵬看我怒目而視,說道:“其實我覺得吧,這找工作和找**朋友一樣。”

    “怎麼說?”樑冰冰見大鵬口出怪論,疑**的問道。

    “**你想**的啊!”大鵬哈哈一笑,對我說:“瘋子,你想想,你在圖書公司這幾年**得開心嗎?如果一份工作只能滿足你的生活需求,不能滿足你的精神需求,那相對來說它的價值就大打折扣了。人生一世,短短几十年,活着是爲了理想,淨**些沒有價值的事,你覺得有意思嗎?”

    樑冰冰漲紅了臉,瞪了大鵬一眼,不再理他,轉而對我說道:“瘋子,你爲什麼不問問給你換一份什麼工作啊?”

    樑冰冰這一問倒是提醒了我。是啊,圖書編輯雖然蠻有意思,但伴隨着手機的發展,移動互聯網崛起,電子閱讀逐漸取代傳統媒,成爲閱讀主**,其勢如破竹,已如淘淘江河成不可逆轉之**流。無論是在出版社,還是在民營出版公司,圖書都已然成爲一個夕**產業,如果老羅真能給我一份靠譜的工作,也還是不錯的。

    我看着樑冰冰點點頭,緩緩問道:“新工作待遇怎麼樣?不會又像老羅辦公室那個1比3吧?”

    三人還以爲我要問什麼工作,見我先問待遇,大鵬差點笑噴了:“靠,瘋子,老子和你談了半天理想,價值,你他媽最關係的居然是多少錢!”

    我兩眼一瞪:“沒有錢,你他媽養我啊?在現在社會,錢就是一切價值的標準!”我轉而問樑冰冰:“樑警官,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樑冰冰沒有回答我,而是笑眯眯地說:“瘋子,你現在已經是中華國學研究院國醫學院的一名研究員了,月薪2萬,另有五險一金及年終獎金。雙休,法定假日正常休息,如需加班可調休,每年出國旅遊一次。怎麼樣,這個待遇你還滿意吧?”

    一聽月薪兩萬,我已經心花怒放了,不過還是故作鎮定的說:“嗯,還行,不知道能不能把戶口給解決了?我戶口現在還在金鐘市的人才市場呢。”

    大鵬見我得寸進尺,不禁問道:“瘋子,你TM是不是真的瘋了啊,這你還不滿意,我跟老**這麼多年,還是北漂呢,你一來就解決戶口,想什麼呢!”

    “你急什麼呀,羨慕嫉妒恨啊!”我瞪了大鵬一眼,對樑冰冰說道:“不給辦就不給辦吧,小爺還不樂意當北京人呢。不過,有一個問題就是,雖然我們家是賣中藥的,但我壓根不懂中醫,你說這研究員我還能幹嗎?”

    說完,我忐忑地看着樑冰冰,生怕她一聽說我不懂中醫,把剛纔許諾的那些好事都收回去。只見她又是盈盈一笑,道:“國醫聖手賀普仁賀老爺子已經答應收你爲關門弟子了,這可是老羅幫你求了好久才求來的,你可要好好謝謝他。今日午時有一個拜師大典,是專門爲你準備的,我們現在就是過來接你。”

    這個消息對我來說比那月薪兩萬還要刺激,我心中從小就有一種不安分的因素,我渴望成功,渴望萬衆矚目,但一直沒有機遇。賀普仁可是京城御醫,成了他的關門弟子,那飛**騰達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我立馬對樑冰冰等人說:“那趕緊走吧,還等什麼呢,錯過吉時就不好了。”

    樑冰冰看了看老羅,說道:“有件事,羅叔叔要當面跟你說一下。”

    羅叔叔?當面說?他不是個啞巴嗎?怎麼說?一連串的問題寫在我的臉上。還沒等我開口,我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個奇怪的號**:00000000000。11個零,這是怎麼回事?我看了看樑冰冰,她示意我接。

    “喂,你好,請問你是……”

    “瘋子,你猜猜我是誰?”

    這聲音怎麼那麼熟悉,我看了看面前笑眯眯的小男孩,明白了,他是老羅!原來精魂可以控制無線電波,然後通過手機傳播出來。

    這個場景很奇怪,我拿着手機在聽一個啞巴說話,而這個啞巴就站在我面前。

    “老羅,你有啥事快點說,咱們得趕緊去大典現場,讓我師傅等急了就不好了。”我**促道。

    “啊,好,我就是想告訴你啊,之前我跟你說的那1比3什麼的,全是扯淡,逗你玩的。也就是說,你每天( daomengren )在老羅辦公室待的那四個小時是沒有任何報酬的。”老羅小臉兒一邊說,一邊露出詭異的笑。大鵬和樑冰冰也在旁邊偷笑。

    ****的,被他們聯合起來整了,這次可糗大了,我每天還給大鵬嘟囔着算我的壽命延長了多少歲,那時候他一定是笑死了。我越想越氣,一拳就打在大鵬**口。

    “都是老羅安排的,你爲什麼打我!”大鵬質問道。

    “你要不跟我說什麼一比三,一比五什麼的,我能信嗎?”我氣呼呼地說道。

    “好了,好了,瘋子,老羅其實是爲了你好,要知道你隨時都處於危險之中,晚上那四個小時是最危險的,老羅這麼做也是爲了你的安全着想,你想想在金鐘和壩上的事情。”樑冰冰解圍道。

    聽樑冰冰這樣一說,我回想起來,自從大學畢業之後,確實有好多詭異的事情都是針對我的,包括老羅的出現,似乎也是有意安排。這背後似乎有一個驚天大**謀,我內心深處隱隱感覺有一種恐懼正在慢慢滋長。

    然而,還沒有容我細想,大鵬便擁我下樓。三人坐上樑冰冰的紅**甲殼蟲,來到了中華國學研究院本部。

    說是拜師大典,其實也就是研究院內部的一些同事參加。拜師大典在研究院中的一個大堂舉行,參加人員一共有四五十個人。賀老一共有六個徒弟,而當時在場的只有老三和老六。儀式很簡單,我在司儀的主持下,給師傅磕了三個頭,就成了他的關門弟子了。

    拜師儀式結束之後,還有一個小型的宴會,我在師傅的帶領下,一個一個給大家敬酒。這時一個熟悉的面孔出現在我眼前——我以前在國書公司的同事張牧野!他怎麼會在這裏。

    張牧野見我看他,舉起酒杯朝我點了點頭,然後又去和別人應酬了。

    來之前的那種恐懼又開始襲擊我了,我看着屋內你來我往的人羣,突然有一種離世之感,不知自己究竟是誰,爲何來到此地。看着看着,我腦海中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也許,我的噩夢纔剛剛開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