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43 荒野旅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43 荒野旅舍字體大小: A+
     

    43 荒野旅舍

    又是一個大晴天,我拉開窗簾,刺目的光線射進來,心裏涌起一股暖洋洋的感覺。火熱的夏天即將結束,連太陽都變得溫馨起來。對面陽臺上有個女人怪叫了一聲,像見到鬼一樣,匆匆躲進了屋內,真讓人感到奇怪,我有那麼可怕嗎?

    我穿上內褲,跑到露臺做了一套賀普仁賀老頭教我的導氣歸元功,然後生火做飯。大鵬正在看我昨天關於鬼王血案的記錄。昨天晚上和上次一樣,8點之後,我和樑冰冰搬到老羅在南沙灘小區上空設立的結界——老羅辦公室,午夜12點之後我便不自覺地睡到了自己的牀上,樑冰冰已經不見了。

    “大鵬,我要做香椿炒雞蛋,你吃不吃?”我問道。

    “好啊,給我做一份吧。”大鵬這個無恥之等毫無廉恥地說道。

    “哦,家裏沒幹糧了,你去小區門口買兩張大餅吧。”我不能便宜了這小子。

    一小把香椿(足有100克),八個雞蛋,兩張大餅,我和大鵬對半分,風捲殘雲,很快便吃完。吃完之後,大鵬主動提出要講鬼王血案。

    “不行啊,冰冰一會兒就過來,我還是先把她的寫完,回頭你再補充吧。”我推拖道。

    “擦!都冰冰了,你們——有一腿了?”大鵬酸溜溜地問道。

    “你TM說什麼呢!認識這麼久,總不能樑冰冰地叫吧?”我矢口否認。

    大鵬自然不相信,陰陽怪氣地說道:“實話跟你說吧,剛纔冰冰打電話給我,說她有事,下午才能過來,上午我主講。今天把這個事搞完,明(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天有重要安排。”

    “明天?明天不是週一嗎?我要上班啊,有什麼安排?”我奇怪地問道。

    大鵬說道:“那我哪知道去,老羅現在不在,這位樑警官就是老大,她說有就有唄。”

    我們不再廢話,重新開始大鵬記憶中的鬼王血案。

    ……

    2008年4月2日那天晚上,是大鵬有生以來最窩囊的一個夜晚。大雨傾盆,雷聲隆隆,曠野上的冷風吹得他心寒如鐵。“樑冰冰,樑警官,”他嘴裏不停唸叨着,“早晚有一天你會落到我手裏!”

    四周漆黑如墨,只有偶爾的閃電才能讓他勉強辨清方法。他在曠野裏走了將近兩個多小時,才走到有路燈的大路上。時近午夜,街道上沒有一輛車,更沒有一個人,大鵬順着大路一直往前走,他不知道前面是哪裏,但他沒有選擇的餘地。

    平板電腦丟了,手機被淋得開不了機了,大鵬拖着一身的雨水步履蹣跚。好在雨漸漸小了,傷口也不再滴血了。不過,掌心卻越來越痛了。大鵬腦袋裏想着幹靜整潔的醫院裏,小護士一邊爲他包紮傷口,一邊心疼地問:“痛不痛,痛不痛?”

    “不痛,”他很男人地說。

    “不,一定很痛。”小護士滿含熱淚,一頭撲到他的懷裏。

    ……

    噗——,一輛路虎越野車從旁邊飛馳而過,把大鵬拉回到了現實,他抹了抹被濺得滿臉的泥水,罵了一句:“*!”

    越野車開出沒多遠,突然停了下來。難道車上的人聽到大鵬罵街,想要教訓他一下?大鵬心道,來得正好,小爺這口氣正好沒地方出,今天碰上算你倒黴,就從你身上**補回來吧。

    不過,車上的人下車後並沒有往大鵬這裏看,而是徑直走進了旁邊的一棟建築。大鵬趕上前去,這纔看清,原來是一家汽車旅館。

    旅館看上去不大,也很普通,唯一讓人不舒服的是,它的門前居然掛着兩個紅燈籠。當然,只是把在白熾燈外面罩了兩個紅罩子,但無形中便透出絲絲鬼氣。尤其是夜風一吹,紅燈搖曳,讓人不寒而慄。

    這個旅館是觸目所及的唯一建築,其服務對象應該主要是夜間行車的人。大鵬走進去的時候,路虎的主人正在辦理入住手續。那人四十歲上下,斯斯文文的,戴着一副眼鏡,身子也很單薄,但手上卻戴着滿手的戒指,一下就把知識分子變成了暴發戶。眼鏡男見大鵬進來,好像故意躲着似的,拿上鑰匙匆匆忙忙上樓去了。

    旅館的前臺是一個20歲左右的小姑娘,她顯然是剛被眼鏡男叫醒,睡眠惺忪。此時,大鵬經過一路的夜風,再加上體內陽氣的烘培,衣服已經幹得差不多了,所以並不像暴雨中的那般落魄。不過,剛纔被眼鏡男的汽車糊了一臉泥,雖然大部分被抹去了,但看上去還是很恐怖的,尤其是在午夜時分。

    前臺****一下子就清醒了,她嚇得小臉煞白,愣愣地看着大鵬。不過,敢在這荒野旅館中獨自守夜,膽子絕對一般人可比。等她看清來者是人不是鬼時,神情立即鬆馳了下來。

    “先生,您好,標間180,套間260,請問您要哪一種?”前臺****熟練地問道。

    “標間能洗澡嗎?”

    “熱水器,衛生間全都有。”

    “那好,來一個標準間吧,大牀房。”

    “好的,押金200,一共380。”

    大鵬交完錢之後,突然問道:“你們這不要身份證嗎?”

    女孩愣了一下,看大鵬確實是疑問的表情,才說道:“午夜12點之前要身份證,之後就不要了。”

    “爲什麼?”大鵬又好奇地問道。

    女孩表情很怪異,緩緩說道:“因爲,因爲,午夜後的客人很多是沒有身份的……”

    大鵬哦了一聲,正準備往樓上走,女孩突然叫住他,說道:“先生,您的手受傷了,這些雲南白藥和紗布您應該用得上。”

    大鵬接過女孩遞過來的藥品,一邊往樓上走一邊想:“我的手一直是握着的,她怎麼知道受傷了,而且一個普通的旅館怎麼會隨時準備着急救藥品,更奇怪是,現在是奧運前夕,一切都查得很嚴,這裏連客人的身份證都不檢查。”

    然而,還有一點奇怪的地方,大鵬沒有注意到,就是這家旅館上面並沒有固定的招牌,也沒有霓虹燈,只是門口擺了一塊長方形木板,上面用紅筆簡簡單單地寫了“旅舍”兩個字。

    大鵬的房間號是210,他刷開門一看,發現屋內還是很乾淨的。進門左邊是洗手間,裏面用鋼化玻璃隔出一個區域用來做浴室,正中央是一張特大雙人牀,牀單是純白色的,看上去就很舒服。牀的對面是一個34寸壁掛電視,電視左側臨窗的地方有一張牀子,上面放着電話電熱水壺和杯子,還有一切付費用用品,比如套套方便麪之類的。窗簾是拉着的。

    大鵬進屋關門,先把衣服脫個精光,衝了個熱水澡,然後把雲南白藥抹傷口上用紗布纏好。由於大鵬當時反應敏捷,其實傷口沒有想象得那麼嚴重,纏上紗布之後便不那麼痛了。隨後,大鵬又把手機掏出來,擺弄了半天還是開不了機,於是把後蓋打開,電池扣出來,放在桌子一晾一晾。他發現裏面並沒有淋溼,想着是不是沒電了,正好桌子上有一個萬能充,隨手便把電流充上電了。

    這些都做好之後,大鵬睡意襲來,熄燈後便一頭倒在軟乎乎的在牀上再也睜不開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