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35 拔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35 拔舌字體大小: A+
     

    35 拔舌

    樑冰冰見鍾寧沒個正形,便不再理她,轉而問大鵬道:“高先生,我問你,你又跑到雙泉堡**什麼去了?”

    大鵬本來聽鍾寧的笑話,****離了坐位,聽到樑冰冰對自己說話,便一****坐了下來。這時,一陣**人的清香從旁邊飄過來,大鵬知道,這個味道絕對不是鍾寧的,這是成****人才會有的味道。

    由於剛纔鍾寧的熱絡,大鵬也不好意思對樑冰冰視而不見了,但他仍然板着臉,說道:“樑大****,不管你的後臺有多**,對我(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到本站。)高鵬飛來說都沒用。你要想從我這裏打聽點什麼,最好客氣一點。”

    樑冰冰氣不打一處來,本想發作,但聽對方的口氣,好像是掌握了什麼情況,專門跑過來告訴她的。她只好暫時壓制怒火,說道:“昨天晚上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我真的沒想到你那麼好的身手也會受傷……”

    “你這是道謙呢,還是在挖苦我技不如人呢?”大鵬打斷了樑冰冰的話。

    樑冰冰深吸一口氣,調整了情緒,又說道:“好吧,高先生,我現在鄭重向你道謙,你如果有什麼事情向警方彙報,我代表特警隊對你表示感謝。”

    大鵬本想再作一下,但看樑冰冰對自己耐受力已經到了極限,便見好就收道:“之前,我見到郭石頭的時候就感覺情況有點不對……”

    “什麼地方不對?”樑冰冰打斷道:“你之前看到的。”

    “你看他的身**是個小孩子,但是你注意到他的眼睛沒有,那絕對不是一個只有七八歲的小孩纔有的眼睛。那雙眼睛裏裝着故事,絕對是四五十歲的人才會有的。”大鵬說道。

    樑冰冰以前倒沒注意,但聽大鵬這麼一說,回想起來確實有那麼一點不自然。

    大鵬繼續說道:“我恰好有個朋友在郭興老家當村官,我讓他幫我查了一下郭興家的老底,你猜我都查到了什麼?”

    樑冰冰看着大鵬神祕兮兮的樣子,說道:“快說!這時候你就別賣關子……”

    樑冰冰“子”字剛出口,突然一個急剎車,差點把她甩到前面去,擡頭一看,原來是個拐彎,鍾寧聽得入神了,忘了打方向盤,差點開進路邊的溝裏。

    “好好開車!”三個大人同時呵斥道,鍾寧吐吐舌頭,把車倒回來,重新上路。

    “我朋友告訴我,郭石頭一出生並不是啞巴,他之所以成爲啞巴,是因爲有人把他的舌頭拔掉了,連根!”大鵬突然大聲了起來,嚇得樑冰冰一哆嗦。

    2001年8月16日,河北省廊坊市大城縣李河口村村民郭興一籌莫展,他卷蹲在門口捲了一支菸又一支菸,還是拿不定主意。

    昨天,郭興的老婆郭玉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六斤多,白胖白胖的,這本來應該是舉家歡慶的事,但結果喜事變成了喪事。郭玉肚子裏生下來的是個怪物!接生婆把他剛從母**的子宮裏抻出來,這孩子就大喘着粗氣說道:“艾瑪,快給我口水喝,差點沒憋死我!”接生婆手一哆嗦,把孩子掉在地上,轉身就跑了。這孩子還嚷嚷:“唉喲,我說老太太您輕點成不成,想摔死我啊?”

    這時候,郭興的媽正好在旁邊幫忙,她有心臟病,見生出來的大孫子張口就說話,立時就嚇死過去了,結果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斷氣了。

    “你要再敢說話,我就捂死你!”郭興咬牙切齒地對剛出生的兒子說道。

    小傢伙終於老實了,驚恐地看着他爹。

    現在老孃的屍**還在院子裏扔着,老婆身在牀上不能動彈,自己手裏抱着個鬼孩子,郭興心裏那個悲涼那個無助啊,他恨不得一把掐死這個鬼胎,然後一頭撞死跟着老孃走了完了。可是,還有老婆呢,她年紀輕輕,花容月貌,可怎麼辦啊?(注:情人眼裏出西施,話說當年郭玉沒那麼胖,就是因爲生出了個怪胎,心裏壓力很大,壓力一大就吃,結果吃得這麼胖了。)

    這時,老郭家本族的一個叔叔帶着一個人來到了郭興家。這個人是個羅鍋,而且骨瘦如柴,乍一看很不起眼,但你只要看他一眼就會渾身發顫,不能自持。這個人的氣場太強大了,而且眼露精光,一看就是個狠人。

    這個人叫郭駝子,是當地有名的神棍。郭興對這個人早有耳聞,但從來沒有見過面。

    “黑胖叔,你們來啦?”郭興抱着孩子迎上去。

    “興子,這位就是咱們老郭家的驕傲——郭神仙,按輩份也是你叔呢,快叫叔。”黑胖叔熱情地吩咐道。

    “叔——”郭興愣愣的叫了一聲,他有點發怵。

    郭駝子點點頭,算是答應了,然後從郭興手中把孩子抱過來,看了一會兒,然後遞給了黑胖叔,揮揮手,意思是讓他把孩子抱走。

    等黑胖抱着孩子進屋之後,郭駝子拉着郭興的手又走出了兩條街,回頭看看沒有人跟着,才說道:“興子,這孩子是不祥之物啊!”

    郭興急忙說:“叔,我知道,所以才找你來啊!這孩子一出生,就把我媽給剋死了,你說說,我這是造的什麼孽啊!”說着說着,郭興的眼淚就吧嗒吧嗒下來了。

    “興子,不是叔說你,你這個樣子,像不像個男人,你說!你媽沒了,你就是這個家的頂樑柱,你得立起來,懂不!趕緊把眼淚擦了,丟人!”郭駝子像個長輩一樣對郭興訓斥道,幾句話說得郭興對這個駝子立馬親近了起來。

    “叔,我聽你的,你說咋辦咱就咋辦。”郭興擦掉眼淚,哽咽道。

    郭駝子又往後看了看,說道:“興子,咱們是當家子,我也就不給你繞彎子了。這孩子是災星沒錯,但你不能弄?**鬩**涑曬?****得更厲害。這叫化生子,就是來討債的,你好好養着他,把債還清了,他自己就走了,懂不?”

    郭興點點頭:“我懂,好好養着他。”

    郭駝子搖搖頭,說道:“你不懂,養着他是養着他,但你不能讓他把你剋死。”

    郭興急忙說:“是啊,是啊,怎麼着他纔不克我呢?”

    郭駝子說道:“這孩子一出生就能說話,他的毒在舌上,祛毒的方法只有一個。”說到這裏,郭駝子突然停住了。

    郭興急忙問:“什麼方法?”

    郭駝子看看天,冷冷地說道:“拔舌!”

    ……( daomengren )

    “當天夜裏,趁小石頭睡着之後,郭駝子用兩根手指伸到他的嘴裏,用力一掐,生生地把他的舌頭連根掐斷了。有人說,郭駝子爲這事朝郭興要了一萬塊錢,也有人說他分文沒取,只是把小石頭的舌頭要走了,他說拿人舌泡酒,是上佳的補品……”大鵬幽幽地說道,說完長吁了一口氣。

    突然,又一個急剎車,車上的人一起往前擁,樑冰冰剛想對鍾寧發作,透過車窗一看,特警大隊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