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34 隔空取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34 隔空取物字體大小: A+
     

    34 隔空取物

    說話,張小凱見有個胖女人脫鞋朝樑冰冰頭上拍去,挺身想去攔截,但苦於隔着樑冰冰沒有辦法。恰好樑冰冰向後一躲,胖女人被控了一下,張小凱迎着撲面而來的橫肉暖風便撲上去了。女人體型太大,張小凱雖然身手還可以,但小身板還沒有扛住,就感覺被一堆肉壓在了身上,軟乎乎,暖乎乎的,就像蓋了一個棉被一樣。

    當然,棉被沒有200多斤的重量。張小凱啊的一聲,感覺肋骨都被壓斷了。這時,大勝禪師伸手將胖女人提了起來,就像提一個饅頭一樣。張小凱這才緩了一口氣,要不非得憋死不可。

    這個女人就是郭興的老婆郭玉,郭石頭的媽。她本來是回河北老家過清明去了,今天早上5點多接到老公的電話,說兒子丟了,便匆匆忙忙地趕了回來。剛纔她正在助學公寓門口罵大街,有人告訴她昨天那個女警又來了,這纔有了剛纔那一幕。

    這時郭興也趕來了,看見老婆像只( daomengren )憤怒的小肥鳥,被一個戴鴨舌帽的男人捏住脖頸,無論怎麼掙扎也擺脫不了。他還算理智,知道樑冰冰是這幫人的頭,上來直接對樑冰冰說道:“樑警官,有話好商量,內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先給您道謙了。您看,我們孩子丟了,也是着急啊。”

    樑冰冰示意大勝禪師將郭玉放了。郭玉這一下受驚不小,像一隻鬥敗了的肥雞,站在那一言不發,臉脹得通紅。

    樑冰冰對郭興說道:“石頭的事情我聽康師傅說過了,雖然我昨天下午見過面,但並不是我們把他帶走的。說實話,我們今天來,也是想再找他了解點情況。當然,他現在不見了,我們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個案子我們接了,我會派人幫你們儘快找到石頭。”

    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樑冰冰覺得此地不可久留,簡單地問了幾句石頭的情況,然後又安慰了一下郭興夫婦,但準備開車回警隊。正要上車之時,她在人羣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高鵬飛。

    這時,張小凱也看到了高鵬飛,他一隻手纏着繃帶,顯然是受了傷。

    樑冰冰猶豫了一下,對高鵬飛說道:“先上車。”關於郭石頭,高鵬飛可能知道一些他們還不知道的事情,她記得郭石頭的耳朵不聾的事情還是他揭穿的。

    高鵬飛毫不猶豫地上了鍾寧那輛黑色的紅旗轎車,他顯然對樑冰冰懷有極大的成見。難怪,大鵬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栽過這麼大的跟頭,受傷還是小事,關鍵是自以爲聰明,卻被人當猴耍,這太傷自尊了。

    樑冰冰見大鵬上了另一輛車,便把車鑰匙給了張小凱,自己也上了紅旗轎車。

    “高先生,你膽子可不小,還敢查這個案子。”樑冰冰說道,但語氣並沒有那麼嚴厲,應該是看大鵬受傷,心裏也不落忍的(河北方言:過意不去)。

    這個車是三排座,鍾寧開車,大勝禪師坐副駕駛,大鵬座鐘寧後面,樑冰冰坐大勝禪師後面,最後一排座位空着。

    樑冰冰說話大鵬裝作沒聽見,敲了敲大勝禪師的座位,問道:“大師,我有一個疑問,昨晚我明明照着你的塵根,可是爲什麼到手的卻是一顆帶刺的鋼球?難道你把下體煉成了一個刺蝟?”

    鍾寧撲哧一笑,衆人腦中浮現出和尚赤身****,胯下拖着一個刺蝟的景象。

    “阿彌陀佛,師主取笑了,你當時握住的其實是老納的兵器——金鋼眼。”大勝禪師打了一個佛號,說道。

    “肛眼?哦,鋼眼,可是你的兵器怎麼會藏在那個地方?難道是……”大鵬話沒有說完,他其實已經猜到了,沒錯,就是江湖上傳說的移形換位。當時,大勝和尚看似沒動,實際上已經通過變幻位置把金鋼眼送到了他手中。

    “不不不,不是移形換位,我沒這個本事,都是鍾寧這丫頭搞的鬼。”大勝禪師好像猜透了大鵬的心思,急忙否認。

    這時,讓大鵬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放在洗車前面的一瓶礦泉水自己飛起來,飄飄乎乎的來到大鵬前,像魔術一樣,那個瓶子在沒有任何憑藉的停在空中。光天化日之下,這個瓶子失去了地球引力!這不可能!

    樑冰冰在一旁也看得目瞪口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超能力?她坐在鍾後面,透過反光鏡看到鍾寧一邊開車,一邊在得意笑。居然是她!沒想到鍾寧小小年紀,竟有這等本事,難怪她會成爲殭屍和尚的入室弟子。這麼說來,這老和尚必定更加不同凡響,還有那侏儒和母夜叉,有了他們的幫助,要破鬼王血案簡單是易如反掌了。

    這時,大鵬從驚訝當中恢復了過來,把瓶子接在手中,左看右看,也沒有找到( daomengren )什麼線。

    “這就是傳說中的隔空取物吧?”大鵬看了看樑冰冰,又看了看鐘寧,也不知道他在問誰。

    “小孩子玩的小把戲,施主不要見怪。”戴鴨舌帽的和尚說道。

    “小把戲?師傅,我這小把戲你可不會玩哦。”鍾寧一噘嘴,扮了個鬼臉。

    “小鐘寧,這隔空取物連你師傅都不會,那是誰教你的啊?”樑冰冰問道。

    “鍾寧就鍾寧,幹嗎要加個小字?不過,我更喜歡別人叫我寧寧。這個沒有誰教啊,我天生就會啊。”鍾寧說道,還沒等別人插嘴,她又說道:“唉,我剛想起一個笑話,你們要不要聽。說有一個小孩子,剛生下來叫誰誰死,他叫奶奶,奶奶死了;叫爺爺,爺爺死了;叫媽媽,媽媽死了;他爸爸就很害怕,急忙堵他的嘴,但遲了,還是叫爸爸來了。不過,他爸爸卻沒有死,你們猜這是爲什麼?”

    其他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怎麼回答。最後,大鵬問道:“我猜不着,那你說是爲什麼?”

    鍾寧笑道:“哈哈,是隔壁老王死了,老王纔是這孩子的親爸爸!”

    其他三個人一臉黑線,從額頭拉到了下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