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33 三世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33 三世人字體大小: A+
     

    33 三世人

    在特警隊鑑定科的人到達現場之前,樑冰冰又把朝陽區刑警大隊焦若彬的人手調過來負責保護現場,然後讓老孫負責現場指揮。(href=";喰種)一切都安排好之後,樑冰冰帶上張小凱驅車前往雙泉堡。

    昨天晚上,聽爺爺講羅學文被殺、安琪製造鬼王血案的時候,樑冰冰其實並不相信什麼攝魂術、散魂術、投胎轉世什麼的,但看到馬宏軍的屍體之後,她的意志動搖了。那種血跡絕對不可能是人力所能造成的。就像爺爺所說,精魂被封存在身體內,在某種誘導不斷地往外衝擠,形成了巨大的內部壓力,身體裂開一個個小口子,最終導致血液噴濺出來。

    七年前,安琪用這種方法殺害了高強、李作、羅學武,給自己的前身老羅報了仇。如果七年前,安琪對散魂術的運用還不那麼成熟,那麼七年後已經算得上爐火純青了。因爲她通過自己的意志,居然可以駕馭人體裂紋的走向,除了在背上刻上“鬼王執法”四個大字之外,還可以遍身刻滿“死有餘辜”。(href=";重生之大遼王妃)要知道,越是細微,便越見功力,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七年前,安琪已經死了,那麼七年後散魂術再現江湖,便只能是她的轉世真身。樑冰冰想到了一個人——郭石頭。

    “冰姐,後面有一輛車在跟蹤咱們,要不要處理一下?”張小凱突然說道。

    那輛車一出建外soho樑冰冰就發現了,那是一輛黑色的紅旗,她知道車裏是什麼人,只不過沒有想好應該如何應對他們,才裝作視而不見。他們執行的是爺爺的命令,跟他們翻臉就是跟爺爺翻臉,但如果被他們左右就可能會影響到司法的公正。

    樑冰冰心裏很清楚,爺爺是想把羅學文的轉世真身保護起來的,甚至有可能把中華國學研究院交到他手上,讓他成爲自己的接班人。但是,如果餘慶懷和馬宏軍真的是他殺的,那麼他就觸犯了刑法,無論他殺的是什麼人,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href=";劍荒劫經)

    突然,樑冰冰一個急剎把車停到了路過,後面那個司機技術非常高,居然迅速做出反應,在距離一公分的地方把車停了下來。樑冰冰看到,開車的是那個叫鍾寧的小姑娘,車上還有殭屍和尚大勝禪師,侏儒高山和醜女木葉釵卻不見了蹤影。

    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大勝禪師居然穿起了俗家的衣服,還戴了一個鴨舌帽,整個看上去就是一個二十郎當歲的小白臉。鍾寧還是一身小蘿莉的俏皮打扮。

    “我不是要你們在研究院等我消息嗎?爲什麼跑來跟蹤我?”樑冰冰問道。

    “樑小姐,我們只是奉首長的命令,暗中保護你。”大勝禪師說道。

    “大哥,你們跟蹤跟得瞎子都看得見,還說暗中?”一旁的張小凱看不過去了,幫腔道。(href=";冷梟霸愛:奇葩隱婚)

    樑冰冰沒有理張小凱,問大勝禪師道:“高爺和他太太怎麼沒和你們在一起?”

    鍾寧忍不住插嘴道:“我們商量了一下,分頭行動了,我和師傅幫你找老羅,不不,幫你查出犯罪兇手;他們兩個負責去找姐夫的下落。”

    “什麼姐夫……”說道一半,樑冰冰停住了,鍾寧說的姐夫自然就是卓越了,看來爺爺什麼也沒有瞞他們。

    這時,大勝禪師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紙遞給樑冰冰,說道:“我們從研究院出來的時候,賀老爺子讓我把這個給你,說對你破案可能有一些幫助。”

    樑冰冰把紙接過去,鍾寧又搶先說道:“本來賀老爺子讓我們帶一本書,但給你看的只是書上的一頁,我嫌帶書麻煩,就把這頁撕下來了,師傅還罵我損壞公物。”

    樑冰冰沒有理會鍾寧,打開折成四方形的紙看。(href=";縱慾返古)從頁眉上可以看出,這是從《聊齋志異》上撕下來的,上面有一篇文章用紅筆勾出,叫“汪可受”,其原文如下……

    湖廣黃梅縣汪可受,能記三生:一世爲秀才,讀書僧寺。僧有牝馬產騾駒,愛而奪之。後死,冥王稽籍,怒其貪暴,罰使爲騾償寺僧。既生,僧愛護之,欲死無間。稍長,輒思投身澗谷,又恐負豢養之恩,冥罰益甚,遂安之。數年,孽滿自斃,生一農人家。墮蓐能言,父母以爲怪,殺之,乃生汪秀才家。秀才近五旬,得男甚喜。汪生而了了;但憶前生以早言死,遂不敢言。至三四歲,人皆以爲啞。

    一日,父方爲文,適有友人過訪,投筆出應客。汪入見父作,不覺技癢,代成之。父返見之,問:“何人來?”家人曰:“無之。”父大疑。次日,故書一題置几上,旋出;少間即返,翳行悄步而入。則見兒伏案間,稿已數行,忽睹父至,不覺出聲,跪求免死。父喜,握手曰:“吾家止汝一人,既能文,家門之幸也,何自匿爲?”由是益教之讀。少年成進士,官至大同巡撫。

    這個故事很簡單,講了一個有三世記憶的人的經歷。樑冰冰迅速瀏覽了一遍,當看到“至三四歲,人皆以爲啞”這幾個字的時候,心中怦然一動,難道郭石頭的啞巴是裝出來的?極有可能,一般來說天生的啞巴都與耳聾相伴的,而郭石頭卻只啞不聾。

    事不宜遲,再耽擱下去恐生變故,樑冰冰讓大勝禪師他們開車跟在後面,一起來到雙泉堡。她沒有想到,自己還是來晚了一步。

    樑冰冰他們在村口碰到了助學公寓的門衛老康,老康見到樑冰冰之後一直板着個臉,一點笑容也沒有,這有點反常。

    “康師傅,您這是要出門啊?”樑冰冰問道。

    “你們來得正好,我有個事情想要問你們一下。”老康黑着臉說道。

    “什麼事,您儘管說,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告訴您。”樑冰冰和顏悅色道,待會還要讓他帶着去找郭石頭,現在待客氣一點。

    “你們把石頭這孩子弄哪去了?”老康劈頭就問。

    “怎麼,郭石頭不見了嗎?什麼時候的事?”樑冰冰詫異道。

    “丫,丫,你還裝,你還裝,看你小模樣長得還蠻俊的,咋這麼會騙人呢?”老康本身是京油子,損起人來一點不含糊。

    “康師傅,這樣,咱們先把事情順清楚。郭石頭有可能是我們弄走的,但也有可能不是我們,如果不是我們,那麼你冤枉我們事小,耽誤找郭石頭事大,你覺得是不是這麼回事。”樑冰冰非常善於以退爲進,抓住事情的主要矛盾。

    老康被樑冰冰說服了,說道:“就是昨天下午,你們離開雙泉堡的之後,小石頭就不見了,一開始以爲跑哪玩去了,可到吃晚飯的時候還沒見人影。郭興纔開始着急,從昨天晚上一直找到了現在,能想到的地方都找了,就是連個影子也沒有。昨天是我把郭石頭交到你手上的,現在人沒了,郭興找我要人,那我不找你找誰?”

    樑冰冰正要發問,突然從村裏走出來四五個人,爲首的是一個胖胖的農村婦女,她嘴裏喊着:“人哪?人哪?人在哪呢?”遠遠地看見樑冰冰他們,快步小跑來到跟前,由於身體臃腫,女人跑起來晃晃悠悠,就像一個巨大的水袋。

    離樑冰冰還有兩米遠,女人停下了,擡腿脫下鞋子就往她身上招呼。樑冰冰感覺一股**的腳氣味劈頭而來,呀地一聲躲開了,女人一個踉蹌,撲到了張小凱身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