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25 古董專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25 古董專家字體大小: A+
     

    25 古董專家

    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京城古董圈,羅學文的大名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不僅是一個古董收藏家,同時也是一個古董鑑定專家。他當年的地位,絕對不亞於今天的馬未都,只不過當時媒體不像現在這樣發達,而他本人又非常低調,所以普通老百姓對了解的並不多。

    那時候,有很多慕名而來的人找羅學文給自己的藏品做鑑定,雖然他收取的費用很高,但仍然門庭若市。因爲只要他金口一開,肯定了一個物件,這個物價便會身價倍增,也沒有人能夠再推翻他的認證。當然,他也不會爲了賺錢而做假,如果是贗品的話,他會一言不發,然後走開,禮金自然也不收。這也是他在古董行獲得敬重的一個主要原因。

    羅學文還有一個怪僻,如果藏家帶着一個孩子來求他鑑定,無論鑑定結果如何,他都不收分文。有些人發現這點之後,去求他鑑定之前,就專門帶一個孩子,沒有孩子的甚至朝親友去借。他對孩子也沒有什麼越矩的舉動,就是簡單問一問幾歲了,上沒上學,學習好不好之類的。有的多問幾句,也無非是生日是什麼時候,爸爸媽媽是什麼的。

    漸漸的人們發現,也並非所有的孩子才能名單,只有十歲以下五歲以上的男孩纔可以。於是坊間就有了一些傳聞,說羅學文可能有一個私生兒子失蹤了,他想通過這種方式找兒子。對此,首長曾經當面問過他,他卻微笑着搖頭不語。

    羅學文是1984年退伍的,退伍前已經是北京軍區的師級幹部了,首長找他談了幾次想要挽留,都被他婉言拒絕了。首長甚至想讓他離軍從政,也沒有同意,他說自己不適合政治。最後,羅學文實在沒辦法了,對首長說了一句話,首長終於同意他退伍了。

    羅學文說:“首長,我身在江湖,可能會比在政府機關對國家的貢獻更大。”

    羅學文退伍之後,沒有到轉業接收單位報到,而是在潘家園支了個攤子,倒騰起了古董。那時候首長還擔心他的生活問題,不定時的會派人給他送些錢。那時候,他的女兒羅莉已經上初中了,太太溫婉晴原是外交部的翻譯官,生完莉莉之後身體一直很弱,也辦了病退,(一秒記住 )雖然有一些補助,但非常有限。可以說,這時候的羅學文生活確實很困難。

    在首長的這些屬下當中,功夫最好的就是羅學文,他曾經有一段時間擔心,這傢伙要實在被逼得沒辦法了,會不會幹出搶劫****的勾當來。不過,首長的擔心是多餘的。不到半年的時間,羅學文便發了。羅學文的眼睛非常毒,在他的眼裏,潘家園就是一個遍地黃金的寶庫,每天都有漏可撿。(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

    發達之後的羅學文並沒有忘記老首長,逢年過節總是帶上幾份首長愛吃的點心來看看。羅學文從來不帶貴重的東西,他知道首長的脾氣,再親密的人送重禮,他也會六親不認的。那時候樑冰冰年紀還小,她每個月只有半天的時間見爺爺,而爺爺每次見他們一家的時候,都會把其他的事情都排開,所以她從來沒有見過羅學文。

    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至90年代初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後的第二波留學熱潮,羅學文掙到錢後很快便將女兒羅莉送到了加拿大,太太溫婉晴也跟去了,一來可以照顧女兒的生活,二來加拿大的環境好一些,順便可以調理身體。只留下羅學文自己在國內做生意。

    首長髮現,羅學文自從做起古董生意之後,變得越來越神祕莫測,越來越唯心主義。有一次,他居然和首長談起了神祕文化的話題。

    “老首長,您相信鬼神之說嗎?”羅學文突然問道。

    首長皺了皺眉頭,說道:“老羅,我們都是軍人,是*,信仰的馬克思唯物主義,不信這一套。”羅學文是41年生人,首長是34年的,只比首長小七歲,他退伍之後沒有了頭銜,首長便以老羅相稱,顯得親切。

    “你知道,我退伍的時候便退了黨。”羅學文說道。

    “那是你自己的選擇,你今天是怎麼了,究竟想說什麼?”首長看着羅學文欲言又止的樣子,直接問道。

    羅學文抿了一口茶,說道:“你有沒有想過,古人關於鬼神的記錄都是真實的,或者說有一部分是真實的,它是人類歷史的另一個側面。孔夫子有言在先,不語怪力亂神,而歷朝歷代的史家莫不是孔子的門徒,他們在記述歷史的時候,自然是有選擇的進行篩選,所以二十四史中極少有鬼神的記載。但是,另一些文人,他們卻看得更透徹,對這一塊歷史進行了彌補,比如最早的《山海經》幹寶的《搜神記》劉向的《列仙傳》葛洪的《神仙傳》陶潛的《後搜神記》東方朔的《神異經》曹丕的《列異傳》,乃至清代袁枚的《子不語》紀昀的《閱微草堂筆記》蒲松齡的《聊齋志異》,等等。不過,國家由於政治上穩定民心的需要,這些歷史記載,大都被寇以稗官野史筆記小說志怪小說等頭銜,被人們當作消遣的讀物,而不受重視。”

    首長打斷了他,說道:“老羅,你今天來就是給我扯這些古典文學作品嗎?”

    羅學文推開茶杯,從皮包裏掏出一本舊書,遞給首長。首長拿來一看,普通的十六開大小,很厚,原書的封皮已經沒有了,現在的封皮是後來有人加上去的,上面有毛筆寫了三個字“神仙傳”,沒有署名,也沒有落款。翻開正文,不是毛筆字,也不是鉛字,而是從古碑上拓下來的碑文。文字很奇怪,老頭兒一個字也不認識。

    “這就是你剛纔所說的神仙傳?”首長問道。

    羅學文不自覺的看了看窗戶,發現沒有人偷聽,才說道:“沒錯,但這是全本。”

    “全本?什麼意思?”首長對古典文化研究得不多,故有此問。

    “要說這《神仙傳》,還得先從葛洪說起。”羅學文拿起書,緩緩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