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10 回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10 回家字體大小: A+
     

    10 回家

    樑冰冰想阻止張小凱,讓他不要打**驚蛇,但已經來不及了。他右手拿着****,藏在身後,走到農民跟前,一下子撲在他身上,迅速給他上了****。

    雖然張小凱的動作很敏捷,但卻是多餘的,因爲這個男人根本就沒有反抗。他被銬住之後,眼神亮了一下,身子抖了抖,試圖站起來,但沒有成功,然後又發呆一樣看着前面的地,好像這個世界和他無關一樣。

    張小凱從他身上搜出一個布包,裏面有兩百多塊錢和*。*顯示,這個男人叫寇火頭,河南省修武縣城關鎮寇家莊人,生於1963年7月24日。張小凱還要去翻他裝被子的蛇**口袋,被樑冰冰**止了,因爲人羣已經把他們圍了起來。

    修武縣位於河南省西北部,隸屬焦作市,是個千年古縣,殷商時稱“寧邑”,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伐紂途中遇雨,在此駐紮修兵習武,改名爲“修武”;秦朝時設立的36個郡縣,修武是其中之一。修武縣旅遊資源得天獨厚,境內大小奇峯70多處,景區衆多,時至今日已經發展成爲旅遊重鎮,其中雲台山景區以獨具特**的“北方岩溶地貌”“雲臺山水“被聯合國列入首批世界地質公園名錄。然而,在某此未開發的地區,人們的生活仍然維持在溫飽的水平,寇家莊便在此列。

    張小凱把寇火頭從地上拉起來,他仍然沒有反抗,但意識好像清醒了,他盯着張小凱看了一會,大聲說道:“政府,那個人不是俺殺嘞,你不要冤枉俺。”一口的河南腔。

    樑冰冰心裏咯噔一下,看來這個人沒有抓錯。這時,圍上來的乘客越來越多,大家都在議論紛紛,最外圍的不知道怎麼回事,拼命往裏擠。樑冰冰一邊推開人羣,一邊對張小凱低聲說道:“趕緊帶上人走。”

    張小凱拽着寇火頭一隻胳膊往外走,不料卻遇到了反抗,寇火頭拼命往回拉,不跟着走。樑冰冰回一看,明白了,他是捨不得那套鋪蓋。她趕忙把犯人拉住,對張小凱說:“把他的鋪蓋拿上。”

    好在這時車站的警務人員起來了,把人羣疏散,讓樑冰冰他們順利走出火車站。

    樑冰冰開車,張小凱和犯人坐在後面。

    “冰姐,這回我沒給咱刑警大隊丟臉吧?”張小凱面有得**的說道,他還在爲昨天見到屍**後的膽怯耿耿於懷。

    “昨天見到屍**害怕是正常的反應,沒什麼好丟臉的,你今天的表現是愚蠢,這纔是真正丟臉。”樑冰冰冷冷地說道。

    張小凱的臉**立即僵了,他這才意識到,如果犯人反抗,在那麼多人圍觀的情況下實施抓捕該是多麼的危險。樑冰冰從後視鏡裏看到張小凱的反應,知道他已經醒悟了,便不再理他。

    一路上,犯人都沒有什麼激烈反應,就是一直叨咕那句話:“那個人不是我殺的,政府不要冤枉我。”直到進入審訊室,他仍然只是這一句話。

    大隊長李永彬親自審訊。他首先把寇火頭的****下了,然後點燃一支菸遞給他,說道:“老哥,沒人懷疑你****,我們只是想和你聊一聊張瑾的事情。”

    聽到張瑾這個名字,寇火頭有點激動了。蛇**口袋一直在他身邊,他把裏面的東西全倒出來,翻了半天,翻出一個紅本本,打開給李永彬看,輕聲說:“張瑾,是俺老婆。”

    李永彬點點頭,表示認同:“她是你老婆,沒錯,你知道餘慶懷是誰嗎?”

    寇火頭看着李永彬,搖搖頭。李永彬從桌上拿起一張餘慶懷的照**,問道:“照**上這個男人,你認識嗎?”

    寇火頭死盯着照**,臉**哆嗦起來,咬牙說道:“他搶了俺老婆!”

    “所以你把他殺了,對嗎?”李永彬循循善誘道。

    “政府,那個人不是俺殺嘞,你不要冤枉俺。”寇火頭還是那句話。

    “那他是怎麼死的?”李永彬問道。

    “政府,那個人不是俺殺嘞,你不要冤枉俺。”

    “你怎麼知道他被人殺死了?”李永彬換個角度問。

    “政府,那個人真不是俺殺嘞,你不要冤枉俺。”

    寇火頭腦袋裏只有一根筋,李永彬徹底沒輒了,他叫人把張瑾帶來,把他們夫**二人關在一起,自己來到監視器前面。

    一開始兩個人不說話,過了一會,張瑾小聲問道:“他爹,你咋沒回去嘞?還是說叫他們給逮回來了?”

    寇火頭嘆了一口氣,蹲在地上狠**兩口煙:“俺回去,你咋辦,要回去咱倆一塊回去。”

    張瑾坐在椅子上,抹了抹眼淚:“俺不是告訴你了嗎,等俺賺了錢,年底回去就不回來咧。現在出了這事兒,俺恐怖這輩子都回不去了。”說着,說着,又嗚嗚地哭了起來。

    “人又不是你殺嘞,你哭個啥?”寇火光擡起頭來,眉頭緊鎖地看着老婆。

    張瑾猛地擡起頭來,直視男人的眼睛:“他真是你殺嘞?!”

    男人眼睛一瞪,說道:“照你說,我能做成這事?”

    **人嘴巴一歪,哭道:“就你那膽兒,連只**都不敢宰,還敢宰人?再說咧,恁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哪會想出在死人身上刻字的名堂來。就是因爲我知道人不是恁殺咧,我才害怕咧!”

    “這是爲啥?”男人奇怪地問道。

    **人突然不哭了,啞着嗓子說道:“如果是恁殺了,大不了恁去抵罪,看在亮娃兒的份上,我還能活命,不是恁殺嘞,那就真是鬼殺的咧。它是看俺倆**的這個事兒不好,要罰俺,它殺了一個,還能放過我?”

    “要我說,就是你!整天想着掙錢,掙錢!幹啥掙到別人牀上去了?”男人生氣地說道。

    “你又來了!我是不跟恁說咧,他顧俺給他看菜攤子,看着看着就看上俺咧,把俺給睡咧,有亮娃子在,俺不會真跟他過的,俺就是想把亮娃子上學的錢掙出來。他有一張銀行卡,上頭有好幾萬塊,給俺看過,密**也告訴俺咧,前天你走嘍,俺思來想去,就想瞅機會把卡偷了,回去跟你好好過日子,沒想到還沒下手,就出這事。”**人一臉懊喪。

    “這麼大事,你咋不跟俺商量一下咧?”男人責問道。

    “以前俺沒動過這心思,你走嘍俺才動這個心思。誰知道,昨天下午你又跑回來咧,正好又趕上這個事,我跟你說這也沒用了。照我看,恁是最大的嫌疑人,洗都洗不清咧。”**人說道。

    “我相信警察,他們都是好人,肯定能還我一個清白,到時候咱們一塊回家,好好過日子。”寇火頭擡頭看看天花板,無限憧憬地說。他其實一點也不傻,輕輕鬆鬆把自己的罪名給洗脫了。

    李永彬回頭對樑冰冰說道:“跟修武縣的警方聯繫,讓他們覈實一下,寇火頭是不是真的連名字也不會寫。”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