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07 啞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07 啞巴字體大小: A+
     

    07 啞巴

    老頭子帶着樑冰冰來到301室門前,也不怕影響旁邊的租戶,上去就當噹噹敲門:“有人嗎?”

    沒人反應,老頭等了一會,又噹噹噹敲了幾下:“老郭在嗎?”

    “誰啊?這大半夜的!”屋裏燈亮了,傳出一個男人慵懶而不耐煩的聲音,帶有河北口音。(href=";大地尊皇)

    “我,老康,北京特警大隊的同志想找你瞭解點情況。”老頭嗓門擡得很高,恨不得告訴全天下的人,他身後現在站着一位女特警。

    門打開一條縫,探了一個鬍子拉碴的腦袋:“康師傅啊,這麼晚了什麼事啊?”

    康師傅向旁邊讓了讓,把樑冰冰亮出來,壓着聲神祕地說:“這是特警大隊的樑警官,她想找你瞭解點情況。”

    樑冰冰對康老頭做作的表演有點煩了,走上前一步說道:“郭師傅你好,很抱歉這麼晚打擾您,我方便進屋看一下嗎?”

    “等一下啊,”郭興一見是個女警官,腦袋立即縮回去,關上門,就聽見裏面悉悉索索穿衣服的聲音。(href=";李邪修仙傳)

    一分鐘之後,門又打開了,郭興穿戴整齊,很恭敬的站在門邊,看上去是一個很精壯的中年漢子。

    屋子收拾得很乾淨,雖然空間不太,但住的人應該很舒服,這應該是女主人的功勞。

    “咦,您太太不在嗎?”樑冰冰問道。

    “哦,這不快清明瞭嘛,我媳婦兒回老家了,我因爲工程太緊張,請不下假來,就沒回。”郭興站在門邊有些不知所措。

    “哦,孩子沒跟着回去啊?”樑冰冰看到了躺在牀上睡覺的小男孩,她已經斷定這就是剛纔那個帶着自己繞圈子的男孩,因爲他的身上都溼透了。(href=";頭號新寵)

    “本來是想讓他一塊回去的,但死活不幹,也就罷了,你坐,我給你倒杯水吧?”說着,郭興從旁邊拉了個凳子出來。

    “不用了,我看看就走。”樑冰冰阻止了正在找紙杯的郭興:“三個人住這一間夠擠的啊。”

    “是挺擠的,不過我平時住職工宿舍,偶爾會回來住一下。”郭興說着,傻呵呵地笑了,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

    “哦,這樣啊,石頭在哪個學校上學,明天我放學後能不能找他聊一下?”樑冰冰問道。

    “這孩子是不是做下什麼事了?”郭興一聽是找石頭的,臉登時就變了,好像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兒子會做什麼壞事似的。說着,一巴掌拍在孩子的肩膀上:“起來,別給老子裝睡了!”

    樑冰冰正要阻止,但已經晚了,只聽啪的一聲脆響,可見力道之大。(href=";妖孽兵王)

    石頭似乎是被打打慣了,他也沒有哭,很不情願地坐了起來,兩眼瞪着樑冰冰,他的眼睛很古怪,幾乎看不到眼白。樑冰冰乍一看,有點似曾相識之感,好像在哪見過。

    “說,剛纔你跑哪去了?”看來樑冰冰他們來之前,郭興已經知道兒子晚上出門了。

    石頭不說話,打了幾個手勢。郭興翻譯道:“孩子說,他今天下午看見旁邊的菜店裏來了許多人,把東西都搬走了,很好奇,想看看是怎麼回事。”

    “你是怎麼進到那間屋子的?”樑冰冰問道。

    石頭用手又比劃了兩下。郭興翻譯道:“是從後面的窗戶進去的。”說完,郭興又在石頭的後腦勺上扇了兩下,力道都很重:“叫你淘氣,叫你鑽人家窗戶!”

    郭興還要往下打,樑冰冰一下子捏住他的胳膊,一用力,他立即呲牙咧嘴地叫疼。(href=";諸天浩劫)

    “以後不要這樣打孩子了,好好的孩子都讓你打壞了。”樑冰冰教訓道。郭興連連稱是。

    石頭撲哧笑出了聲,看樑冰冰眼光變得友善很多。

    “好了,你們好好休息吧,如果有需要我再找石頭,他明天跟你去工地嗎?”樑冰冰問道。

    “他自己在家,你直接過來就是了。”郭興說道。

    樑冰冰又簡單聊了幾句,叮囑郭興不準打孩子,就匆匆走了出來。她知道自己想要找的是什麼了,就是那扇窗戶!

    據焦若彬說,張瑾回到家中時,臥室的門是在裏面反鎖上的,就去找隔壁髮廊的小夥子幫忙把門撞開,然後看到了屍體就暈倒了,是髮廊的小夥子報的警。

    焦若彬他們趕到後,發現窗子也是從裏面插好的。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密閉的空間,也就是所謂的密室殺人事件。

    而且,窗子外面是一座四層的公寓,菜店本身所在的房子也有三層,中間只隔了不到30公分的縫隙,縫隙兩端是用牆堵上的。所以一開始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兇手有可能從窗子鑽出去逃走。現在石頭居然通過窗子鑽了進去,說明一定有被他們忽略的地方。

    樑冰冰邊走邊想,很快便走到了菜店門前,這時他才忽然意識到,自己匆忙間居然忘記把犯罪現場的門鎖上。雖然現場調查取證已經結束,但這仍然是很大的錯誤,萬一有什麼蛛絲馬跡沒有被查覺,豈不是給了兇手一個銷燬證據的機會!

    不對,記得去追石頭的時候,捲簾門只打開了一半,現在怎麼全部打開了!

    樑冰冰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難道兇手果然來銷燬證據了?她躡手躡腳地往裏面走,先是菜店,然後是雜貨間兼廚房,再往裏是臥室。

    藉着微微的光線,樑冰冰看到了極爲恐怖的一幕——臥室的牀上躺着一個人!難道是詐屍了?樑冰冰的感覺後腦勺的冷風颼颼的。不對,屍體早就被法醫運走了!她大叫一聲:“什麼人,掏出了手槍。”

    牀上那個人坐起來,不緊不慢的走到門邊,啪,燈亮了,他居然是大隊長李永彬。

    “李隊,怎麼會是你?你嚇死我了你!”樑冰冰緊張得嗓子都啞了。

    “你膽子挺大的嘛,有什麼收穫嗎?”李永彬居然沒有責備她開着犯罪現場的門就跑出去了。

    “沒有什麼,我去看了一下週圍是不是有什麼異常?”樑冰冰不敢追石頭的事說出來,不然挨批是肯定的。接着她又轉移話題:“李隊,你剛纔怎麼……怎麼躺在死者的牀上啊?”

    “我想感受一下,死者在臨死前究竟在想什麼。”李永彬笑笑,略帶神祕地說。

    “啊?”樑冰冰吃了一驚,心說你神經病吧,感受死者。

    “冰冰,你過來看下這個窗戶,你說兇手會不會通過窗戶逃出去啊?”李永彬不愧是老刑警了,已經意識到了窗戶的問題。

    “可是,刑警隊的人到現場的時候,窗子是從裏面插上的,這怎麼解釋呢?”樑冰冰質疑道。

    “也是,這纔是問題的關鍵。”李永彬點點頭,陷入了沉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