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06 夜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06 夜奔字體大小: A+
     

    06 夜奔

    犯罪現場的勘察工作下午六點鐘就結束了,兇手幾乎沒有留下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在待售的蔬菜上倒是有很多指紋,但都是買菜的顧客挑菜時留下,沒有太大意義。臥室裏只發現了兩個人的指紋,一個是死者本人的,一個是他老婆張瑾的。臥室內鞋印雜亂無章,但也沒有發現其他的人,可見兩人平時很少有朋友來往。

    唯一有價值的可能也就是死者身上的刀痕,由此可以斷定兇手的筆跡。到晚上八點鐘,法醫鑑定科傳來消息,死者雖然滿身傷痕,但卻沒有一處是致命的,也就是說,死者是**內血**流盡而死。當然,也有可能是嚇死的。

    不僅如此,法醫鑑定結果顯示,死者身上的傷痕並非利刃所傷,傷口沒有發現任何與物**摩擦留下的成份。於是有人懷疑,死者的傷口並不是由外而入劃傷,而是由內而外爆裂開來。此論一出,整個特警大隊都瀰漫了一**詭異的氣氛。誰也不願公開承認,這起案子是鬼神所爲,但很多人都開始朝這個方向想了。

    樑冰冰向來是不信鬼神的,她決定晚上再去現場看一看。雖然現場所有東西都被清走了,甚至連一棵大白菜也沒留下,但她還是覺得有什麼東西被忽略了。

    街燈昏暗,從村口一路走來,雖然有幾家小店在營業,但顧客卻寥寥無幾。樑冰冰擡頭望天,星光點點,若隱若現,半月透過雲層顯露出淡淡的輪廓,但是雲影詭譎,層層疊疊,有點嚇人。

    伴隨着輕盈的腳步聲,樑冰冰來到了餘慶懷菜店。菜店的捲簾門緊鎖,上面貼了一張A4紙打印的“暫停營業”的牌子,這一定是焦若彬這傢伙搞的小把戲,他也就騙騙自己罷了,今天一堆奇怪的人在這進進出出的,周圍路過的人都是傻子不成。政府機關就是太多這種自作聰明的傢伙,也失掉了百姓的信任。

    樑冰冰掏出鑰匙打開門,這把鑰匙還是從焦若彬手上扣下的。她握住門下邊的把手,用力往上一提,大門洞開。她正準備往裏走時,突然從裏面鑽出一個影子,噌的一下就貼身逃了出去。

    樑冰冰職業**的大叫一聲:“不許動!”但是那個影子沒在理她,一刻不停地順着街就往前跑,眼看就要拐彎了。樑冰冰也顧不得鎖門,拔足追了上去。她不愧是警校出身,很快就要追上了。這時,她纔看清楚,那是一個小孩子,也就十來歲的樣子。

    小孩聽到了後面的腳步聲,發足狂奔,速度快得讓人難以想象,兩人的距離漸漸又被拉開了。

    “小朋友,你別跑,姐姐給你買糖吃。”樑冰冰一時**急,居然使出了這招,但小孩沒有**刻停留,仍然低着頭往前奔。

    蜈蚣街果然名不虛傳,到處都是枝枝叉叉的羊腸小道,有幾次轉彎,樑冰冰差點就追丟了,好在有街燈照明,才隱隱看清前面的影子。就這樣,兩個人你追我逃,我追不上,你也逃不掉,跑了二十多分鐘,樑冰冰突然發現又回到了餘慶懷的菜店。接着跑了一陣,又回到了菜店。

    樑冰冰明白了,那孩子是帶着自己在村子裏兜彎子呢,她突然靈機一動,往回跑去,跑回餘慶林菜店附近躲了起來。她有一種預感,這孩子可能就住在這附近。果然,十幾分鍾後,隱隱約約看到一個東張西望的影子走了過來,正是那個孩子。

    樑冰冰做好準備,等他一到這就撲上去把他逮住,但他走着走着,突然拐進了一個座建築。樑冰冰怕是試探,等了一會見沒動靜,才躡手躡腳的走過去,走到跟前一看,上面寫着助學公寓。

    中國農業大學東校區就在這附近,所以很多公寓名稱都跟學生有關。

    公寓大門敞開,樑冰冰徑直走了進去,這下讓她傻眼了。公寓是五層建築,四周都是房間,圍起一個正方形的院子,估計每一層都有上百個房間,加起來足有五百個房間,她不可能一間一間敲起來問有沒有見到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除非她瘋了。

    正當樑冰冰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門口突然有一個聲音問:“誰在那邊?”聲音蒼老而沙啞,大半夜的乍一聽****疙瘩就出來了。

    樑冰冰循着聲音走去,來到的門衛的值班室,原來是看大門的老頭。樑冰冰把證件一亮,說道:“我是警察,有案犯逃到這裏來了,我需要您的協助。”

    老頭眼睛瞪得老大,半晌說道:“警察同志,您這是在拍電視劇嗎?”

    樑冰冰把證件遞到老頭跟前,說道:“什麼電視劇,你看清楚了,我是警察!”

    老頭接過證件,一個字一個字地念道:“北京市警官證,姓名,樑冰冰,單位,北京市特警總隊第三大隊……”

    老頭還要往下念,被樑冰冰一把奪了回去,說道:“你現在告訴我,剛纔有沒有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從這裏經過?”

    老頭看完警官證,突然精神了起來,態度很配合,也許他一輩子也只有這一次見到真正的特警,還是個漂亮的**特警。他端端正正地行了個軍禮,說道:“報告警官,沒有看到!”

    一聽這話,樑冰冰的心瞬間冷了半截,又問:“那這裏有沒有誰家帶着個十來歲的小孩?”

    樑冰冰本來以爲老頭會說這裏帶孩子的很多,沒想到老頭卻說:“報告警官!助學公寓住的大都是年輕人,帶孩子的只有一家!”

    樑冰冰急忙說道:“快告訴我,是哪家,孩子多大?”

    老頭仍然站得筆直,兩手扣住**縫正中,態度嚴肅的說:“報告警官!只有301號住戶是有孩子,本來咱們助學公寓是不允許帶孩子入住的,但因爲那孩子大了,8歲了,又是個啞巴,所以才破的例。”

    “那孩子叫什麼名字,父母是**什麼的?”樑冰冰問。

    “報告警官!那孩子小名叫石頭,大名不知道,他爹叫郭興,是建築工人,在給咱北京奧運會修地鐵,他娘叫郭玉,給人當鐘點工。兩口子都是河北人。”

    “現在能不能——帶我去拜訪一下,”樑冰冰說話有點沒底氣,因爲她看了下手機,都晚上11點半了。她以爲老頭會拒絕,沒想到他卻爽快地答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