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15 大混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15 大混鬥字體大小: A+
     

    15 大混鬥

    大家都在全神貫注地聽我解開這個千年謎團,沒有注意到大殿上已經悄悄起了變化。等徐有才發現時,武警部隊已經荷槍實彈把整個大殿包圍了。

    “恭喜大汗重入自然輪迴之道,”一個白鬚飄飄的老者說道,他應該就是徐有才所說的長鬚老怪賀普仁了。在賀普仁旁邊除了樑冰冰之外,還有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正是在**原上纏住我的鬼孩子,原來他是老羅請來的**兵。

    “你們是什麼人,什麼原因來到我們的地宮。”大汗說話間看了看徐有才,其實他已經知道這幫人來這裏的目的。

    “在下京城賀普仁,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受當今皇帝委託,來緝捕徐有才等一**妖衆。”白鬍子老頭非常聰明,他沒有說受政府委託,而用了皇帝這個詞,讓大汗立即就能明白誰代表官府。

    “大汗,你不能坐視不理啊,正是他們這些人奪走了您的皇帝寶座,”徐有才叫道。這個老神棍純屬扯淡,元朝滅亡了幾百年了,歷經明清民國數個朝代,當然人民政府自然與元朝滅亡八杆子打不着。

    大汗也不糊塗,他緩緩說道:“你們的恩怨我管不着,但神差是我們的恩人,他的安全我要負責”說完牽着我的手退出了大殿,他手下的那些鬼魂也很快的飄走了。大殿上剩下兩羣窮兇極惡的**徒!

    突然槍聲響起,數十名武警所有的火力都集中在徐有才身上,但奇怪的是,徐有才居然毫**未傷,他周圍像有個刀槍不入的罩子一樣,子彈快到貼近的時候突然直線掉落地上,他用自己**內的真氣打造了一個結界。說時遲那時快,轉眼之間,徐有才周圍子彈頭已經推到膝蓋高了。

    林子豹和金玉玲帶着衆教徒向武警撲去,扭打成一圍。事實上,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後,其他人並沒有學到什麼詭術,所以這時一聲勢均力敵的鬥毆。

    見****沒有效,小男孩猛地撲上去和徐有才纏鬥了起來,他的速度非常驚人,有時候幾乎看不到他移動,便突然從前面翻到了後面。很快樑冰冰也加入了對徐有才的攻擊。這時,張牧野躲在角落裏,遠遠地看着大殿上的兇徒廝殺。

    長鬚老怪賀普仁一開始不動聲**,他看準時機,拋出一根銀針,正中一個冥教教徒的太****,教徒當即倒地。接着,又一個倒在地上……老頭一口氣拋出二十幾枚銀針,沒有一根落空。

    徐有才見形勢不妙,虛愰一招,奪身便逃,小男孩和樑冰冰緊隨其後。這時,他突然發現角落裏的張牧野,邊半邊向那邊移動。張牧野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徐有才扼住了喉結。

    “都給我住手!”徐神棍大喊一聲,大殿上的鬥毆停了下來。

    “把我們送出地宮,我可以饒他不死,”徐神棍對小男孩說,很奇怪,他沒有對樑冰冰這個**警官說,而是對一個小小的鬼差說。

    張牧野被扼得眼淚都擠出來了,他不呀呀的說着模糊不清的“救命!救命!”

    這時其他人也趕了過來,武警只剩下不到三十個人,冥教徒數也差不多。小男孩子,看看賀普仁,點了點頭。賀普仁上前一步,對徐神棍說道:“今天就饒你一命,但切不可傷害這位小友。”張牧野眼淚又擠出來一些,估計這次是感激的淚。

    徐有才一行人邊走邊退,退到洞口時,他先讓徒弟們出去,自己殿後。這時,賀普仁趁徐有才回頭之機突然發難,兩支銀針直**他的雙目。徐有才慌忙躲閃,張牧野趁機逃出魔爪。

    賀普仁等人一擁而上,但由於距離太遠,還沒等趕上,徐有才已經鑽出石門,接着暗器從門洞中不斷**出,無人可以靠近。正當衆人無計可施之時,石門突然關閉,徐神棍一行人再次逃脫了。

    衆人不斷在石壁上亂摸,希望可以摸到機關。這時烏日娜突然出現在面前,說道:“大家不用找了,這石門爲我離開地宮準備的,機關設在外面。”

    “那麼還有別的突出嗎?”樑冰冰急忙問道。

    “沒有了,這是地宮唯一的出口。”烏日娜搖搖頭。

    “難道我們像他們一樣被永世困在這地宮中嗎?”張牧野哀嚎地指着大汗,此時我們已經來到出口的地方。

    “這個待會再說,我們先救傷員!”賀普仁說罷,領着衆人回到了大殿。

    賀普仁是京城最著名的鍼灸大師,他先查看了一下受傷的武警,發現他們大部分受上並不嚴重,都是頭部被撞擊導致的暫時**昏厥。於是便掏出銀針,一個一個的醫治,有的幾針下去便已醒了過來,有的嚴重一點的便閉住**道,回頭慢慢醫治。

    醫治完武警之後,賀普仁先讓人把幾十名冥教徒捆起來,然後一一把他們太****上的銀針拔出。衆教徒見沒有了師傅,全部立即****帖帖,有的還哭天喊地的告饒,說什麼一時不慎上了徐神棍的賊船,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歲孩童之類的。結果,被樑( daomengren )冰冰一句叱喝給鎮住了。

    等賀普仁處理完畢之後,大家聚在一起,紛紛看着這個白鬍子老頭,老頭奇怪地問道:“你們都看着我**啥,我要做的事已經做完了。”

    “你得告訴我們怎麼出去啊。”張牧野說道。

    “誰告訴你我知道怎麼出去了?”老頭反問道。

    “那你這麼**有成竹神情自若!”張牧野真的急了,臉脹得通紅。

    “誰告訴你**有成竹就代表能知道出口了?”老頭很無辜的說道。

    “張牧野,你知道白靜他們在哪嗎?”我突然問道。

    “哎瑪,不好,把他們給忘了!”樑冰冰說道:“他們被老魔頭捉住了,關在剛纔那個平臺旁邊的一個石室中。”

    衆人(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紛紛來到剛纔冥教聚集的那個平臺,樑冰冰鑽進一個石室,不一會兒便把白靜和餘林領了出來。白靜在那愣愣地看了我半天,突然大嘴一咧,撲到我懷裏哇地一聲哭了,她精神受到的衝擊太大了。

    我輕輕拍着她的頭說道:“沒事了,沒事了,有我在。”這時我看見餘林嘴角也在**動,也想往我身上撲,我一把把他推開,於是他撲到張牧野懷裏哭去了。

    等白靜和餘林情緒穩定下來,大家又開始出去的辦法。突然我想起來了,徐有才說過,這附近有一條通往地下暗河的出口,坐船可以直接到達密雲水庫,他們原本是想從這個出口出去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