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14 薩滿女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14 薩滿女巫字體大小: A+
     

    14 薩滿女巫

    我相信徐有才對元惠帝做出了承諾,要幫他解除禁咒,元惠帝才同意劃出一**地宮給他做根據地。結果他嘗試了一下,發現自己搞不定,才把神差的帽子扣我頭上來忽悠大汗。

    這樣一來,徐有才不僅可以穩住大汗,還可以鼓動他幫忙把我從老羅手裏“解救”出來。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當初的這個謊話居然成了我拖延時間的藉口。

    “孩子,你真本事把大汗的禁咒給解除?”徐有才偷偷的問題。

    “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可以一試。”我對旁邊這個神棍說道。

    “大汗手下有高人,他們在這個地方修煉了七百年,不是一般的鬼魂,而且我現在身上有傷,萬一不成的話,咱們得想辦法全身而退。”徐有才壓低聲音說道。

    說話間,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回到了原來的大殿,我讓大汗把地宮中所有的鬼魂都召集起來,再加上徐有才那幫人,一共有人鬼合計六百多。我讓大家大圈套小圈,圍成三個圈,然後我站在中央,告訴大家,接下來我要施法,施法期間大家要全神貫注地把意識投注在我身上,不能走動,也不能旁視,這樣我才能獲得大家的力量,將禁咒衝開。

    徐有才那幫人之前對我有些不屑,但我剛成爲他們的少主人,很怕我到時候秋後算賬,所以現在對我畢恭畢敬的。大汗這邊一開始便對我深信不疑,都期望我能幫他們解除禁咒,恢復自由。所以,我說完之後,大家都很虔誠的看着我,真讓我覺得有點衆星捧月之感。

    陶醉**刻之後,在衆人期待的目光中,我便準備開始做法了。我根本就一屆書生,對巫術什麼的壓根也不懂,只是看過幾本鬼故事,我相信在這方面不要說大鵬,就是張牧野也比我強過百倍。記得在青青發廊的時候,文姐下面的*花枝閒得無聊時曾教過我一段國標舞,先來一段這個吧。

    跳完國標舞,我又想起了上大學時**育老師教過的太極,又打了一套太極。太極也打完了,關於肢**動作方面實在沒什麼可表現得了,只好念一段咒語: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憶。

    第五最好不相**,如此便可不相棄。

    第六最好不相對,如此便可不相會。

    第七最好不相誤,如此便可不相負。

    第八最好不相許,如此便可不相續。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這是六世**喇嘛倉央嘉措的《十誡詩》,我們公司最近剛出了一本倉央詩集,讀過之後對這道詩**不釋口,便背了下來。倉央嘉措生活在十七世紀,比元惠帝晚了三百多年,他們應該不知道。至於徐有才那幫人,大都是不學無術的小混混出身,自然也沒聽說過。

    《十誡詩》我連續唸了三遍,吐字一遍比一遍模糊,以至於連我自己都聽不懂得念得是什麼了。唸完《十誡詩》之後,我估摸着這套解禁****應該有十分鐘了,於是連跺三下腳,大喊一聲——魔咒解除,還我自由!就結束了。

    “禁咒解除了嗎?”林子豹湊上來問道,他這樣積極有點諂媚的味道。

    “禁咒沒解除,但控制禁咒的薩滿巫師我卻找着了。”我說道。

    “是誰?”林子豹問道。

    我沒有回答他,用眼睛在衆人中巡視了一週,最後定在了烏日娜身上。

    “果然是你!”大汗冷冷地說道。

    在做法之前,我曾經和大汗有個約定,在我做法過程中,只要有人離開大殿,那麼這個人就是控制禁咒的薩滿巫師,而這期間只有烏日娜一人離開了大殿,在我念到第三遍的時候,她才慌慌張張地回來了。

    “烏日娜,我待你不薄,你爲何這樣對我!”大汗惡狠狠的說道,一臉的兇相,那張大臉讓人看起來異常恐怖。醜人狠起來只能用三個字來形容——醜到爆!

    “大汗,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烏日娜慌了,她這一慌正好印證了我的推斷。

    “你剛纔離開大殿是去找這個吧?”我拿出了曾經在洗澡的那間石室中看到的銅鏡,這個銅鏡邊緣的火紋正是薩滿教的標誌。薩滿巫師認爲,火來源於天界,最神聖潔淨,也最親切,能洗滌一切污穢驅趕魔鬼卜問休咎等,任何宗教儀禮都離不了火,各種祭品都要先獻一點給火神,而銅鏡背後的狼正是攝住地宮五百餘轉生之魂的凶神。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烏日娜冷靜了下來,問道。

    “從你試圖誘**我的時候,大汗是不可能讓一個寵妃去迷**一個神差的,那麼只能是你自作主張。那麼你是有什麼目的呢?聽完大汗給我講完禁咒的時候,開始我以爲你是爲了讓我幫助解除禁咒,後來我才明白,你是害怕我解除禁咒想要阻止我。”我面無表情地說道。

    “你又是憑什麼斷定我想要阻止你解除禁咒呢?”烏日娜問道。

    “就憑這個”說道,我又拿出一串小銅鈴,共有九個:“我剛來地宮的時候,被囚禁的石室中有一個**孩的骨骸,我是在她身邊發現的。這是薩滿巫師做法事時用的法器,你跟大汗到那間石室中看我的時候,我從你的眼神中斷定,石室中的骸骨正是你的。可能你太喜歡這串銅鈴了,所以捨不得把它丟掉。我說得沒錯吧?”

    “是的,我後來也發現了這個疏漏,想把它藏起來,但已經身爲靈魂的我,已經沒有辦法接觸那件法器了。”烏日娜答道。

    “那你是怎麼控制這個銅鏡的呢?”我指着那個大大的銅鏡問道。

    “根本不用我控制,我只需想辦法不讓別人注意到它就行了。”**巫說道。

    “烏日娜,你究竟爲什麼這樣做?”大汗又一次問道。

    “大汗,託婭伊都**是我的師傅,我們師徒原本就是皇太子識理達臘的僕人,他想辦法把我送到您的身邊,就要伺機陷害您。恰好遇到明軍攻入大都,師傅把你們靈魂攝入這個銅鏡,鎮在地宮,而我則留下來成爲了看守,爲了隱藏自己,我也僞裝成被陷害的樣子。我原本打算等你們的**身腐爛之後便離開這裏,但後來我卻放棄了這個選擇,決定永遠的留在這裏。”

    “是什麼原因讓你留下來呢?”我問道。

    “是大汗爲我造的那隻木鳳凰,在地宮中我漸漸受到大汗的寵**,突然發現,這個男人的心思是那麼的細膩,那麼的**貼。我不奢望生命,也不渴望自由,我只希望永永遠遠在地宮中陪伴這個男人。這正是我想阻止你解除禁咒的原因。”說到這裏,烏日娜已經梨花帶雨,淚水浸**了臉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