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13 徐天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13 徐天師字體大小: A+
     

    13 徐天師

    離開大殿之後,我被兩個大漢架着,穿過了許多石室,每個石室中都有鎖鏈鎖住的白骨,鎖鏈直接從石壁中伸出來,可見並不是臨時安裝的,而是在修建地宮之時便有的設計。看到這些鎖鏈,開始我以爲皇太子識理達臘在爲元惠宗修建陵墓時,便已經在考慮要將自己的父親活埋了。後來一想不對,太子應該沒有蠢到這麼明目張膽,這些鎖鏈應該是等惠宗死後用來鎖陪葬者的。

    中國的人徇制度從遠古時代開始,到秦朝進入鼎盛時期,從漢朝開始,一直到宋朝,由於政府的禁止,逐漸式微。到了元朝,這一制度又死灰復燃。據馮承鈞《成吉思汗傳》記載,成吉思汗死時,靈柩經過之處,所遇之人“盡殺之”,“諸將負成吉思汗柩歸蒙古,祕其喪,在道遇人盡殺之。”成吉思汗戰死後靈柩歸葬蒙古,途經萬里之遙,所遇之人都殺死,其數字之大,難以估量。

    關於人徇的方式,有很多種,也有很多講究。古籍有明確記載,朱棣死後“吊死”殉葬者。執刑前,主事者都會給殉人安排一頓美食,身份高者單獨送到房間,身份低的一般集中在一塊,集**聚餐。俗稱“**命飯”的這頓“最後的晚餐”,是相當豐富的,但由於即將到來的死亡的恐懼,誰也無心食用,多半情況是淚流滿面,現場哭聲震天。另外,還有強行灌食水銀或毒酒毒死的。當然,最常見的還是活埋。

    想着這些700年前被活埋的人,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座略小一點的殿。這個地方沒有大殿那些富麗堂皇的擺設,甚至連一個桌子也沒有,整個看上去就是一個大大的平臺。平臺上聚集了有幾十個人,這些人好像剛進行了一場激烈的戰鬥,衣**破爛不堪,臉上泥血**織,看上去非常狼狽,而且每個人身上都有傷,有幾個傷勢還很嚴重。

    這些人呈三角陣勢盤腿坐在地上,第一排一個人,第二排三個人,第三排五個人,一共九排,但是最後一排只有兩個人,看來不僅是有受傷的,還有犧牲的。金玉玲和林子豹坐在第二排,第一排是個**瘦的老頭,他應該就是所謂的徐天師了。

    這個老頭很面熟,好像在哪裏見過。可能是聽到了腳步聲,老頭睜開眼。他一睜眼,我突然想起來了,在我們徐家的老房子裏,我曾見過他的遺像。沒錯,那慘白的面**,蒼老的**膚,斜吊着的三角眼,正是我的生父徐有才!他不是死了嗎!我腦子裏一下子變得空白了。

    “孩子,咱們父子終於團聚了。”這是徐有才跟我說的第一句話。他一說話,我感覺瞬間變成了一位慈祥的老者。

    “你是人是鬼?”這是我跟他說的第一句話。

    老頭笑了,時間過去了將近三十年,他盡然沒有多大變化,和照片上的樣子一模一樣,他說道:“你摸摸看。”說着伸出一隻手握住了我的手,一股?**鵲牧α看矗尤皇僑耍?br/

    我心裏有一種莫名的激動,自從我的生母韓慧英****之後,雖然我的養父母,也就是我實際的哥哥嫂子還把我當親兒子一樣看待,但我卻覺得自己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如今見到了這個慈祥的老人,就是我的親生父親,不管他做了多麼可怕的事情,我相信父子情深,我都是可以原諒他的。

    “你是我爸?”我怯怯地說道,心裏沒有一點底。

    老人微笑着點點頭,突然眉頭一皺,吐出一大口鮮血來,看來他傷得不輕。

    “爸,你怎麼樣,誰把你傷成這樣?”我關切地問道。

    “還不是我那位老朋友,呵呵。我沒事,剛纔聽你叫我情緒激動而已。”徐有才接過金玉玲遞過來的紙巾,把血跡擦掉,又對我說道:“孩子,現在情況緊急,敵人可能已經進入地宮,我們必須要離開這裏。”

    “是老羅把你打傷的嗎?你們之間究竟有什麼過節?”我問道。

    “光憑他自己,還不至於把我打傷,這次他除了調動武警之外,還搬來數十名**兵。最可恨的是,他居然請長鬚纔怪賀普仁來對付我。不過這次他也沒有落着便宜,**兵盡數被我收了,武警也死傷過半,而我只損失了十幾個徒弟,哈哈。”徐有才對兒子說道。

    “金鐘城那數起命案都與你有關吧?”我問道,此時頭腦漸漸清醒過來,意識到眼前這個人就是樑冰冰所說的老魔頭!

    徐有才大概早就料到見面之後我會問他這樣的問題,拍拍我的肩膀說道:“孩子,咱們冥教從不錯殺一個好人,那些死掉都是該死之人,是他們的命數。狄志杰師徒****官員,拍下視頻**其就犯,從而謀取**利;謝氏兄弟,與黑幫勾結,強行拆遷,在他們手上已經有十餘條人命了。”

    “即便如此,那也有國家法律制裁,你們也沒有權力濫用**刑”說完這句話,我自己都覺得沒啥底氣,於是轉個話題:“這個問題可以先放一邊,那爲什麼加入你們冥教的人都要被摘掉一隻腎。”

    徐有才看樣子很着急,但考慮到不說**我是沒有辦法讓我跟他走的,只好繼續解釋:“咱們冥教溝通****兩界,辦的是**差,像我們徐家世代走**自然沒有什麼關係,但如果是平常人想進入冥界,就必須去掉一魂,腎藏魂,去魂的方法很多,但摘掉一隻腎是最簡單的。”

    “徐家世代走**?我怎麼沒有聽說過。”我的疑**並沒有因爲徐有才的解釋而減少,反而越解釋越多。

    “徐家走**,領的是**界的官差,只有族長才能擔任,一般人可能會有所耳聞,但不會知道的那麼詳細。而你爺爺徐老根當年就是擔任陰差之職的族長。孩子,時間真的來不及了,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裏,等有機會我給你詳細解釋。”徐有才繼續催促道。

    老羅樑冰冰他們死哪去了,我心中暗罵,再不出現我就要被這個老魔頭給擄走了。

    “咱們從哪裏出去?”我問道。

    “這裏不遠處有一個通往地下暗河的出口,那裏我們安排了船隻,坐上船直接可以到密雲水庫了。”旁邊的林子豹**嘴道,看來他已經被我磨得沒有耐**了。

    “對了,那個大汗好像是爸爸的朋友,他求我幫他解除薩滿巫師的禁咒,正要解除的時候就被你叫來了,我們能不能先回去幫他這個忙。”我終於想到了一個拖延點時間的方法。

    “這個等我們下次有機會再說吧,現在恐怕來不及……”徐有才推脫的話還沒說完,元惠帝率領官員侍衛出現在我們面前。

    大汗走上前來,對我說道:“神差不忘諾言,小王感激不盡”。

    徐有才尷尬的笑了笑,對大汗說道:“既然犬子與大汗?**莢諳齲故竅勸鐦蠛菇獬洌僮咭膊懷佟!?/div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