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16 精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16 精魂字體大小: A+
     

    16 精魂

    1937年7月7日,日軍制造“盧溝橋事變”,開始全面侵華,之後日以重兵三路進攻華北。9月24日,位於北平西南方向僅200公里的金鐘城被攻佔,金鐘人奮力抵抗,給日軍以沉重打擊,涌現出了很多抗日英雄。

    爲了穩定華北局勢,日本人在金鐘城地下修建了很多祕密工事,其中大部分在解放後就被拆毀填平了,但有一座龐大的地下監獄卻建在了地下一百米以下,一直沒有被發現。

    林子豹本是甘肅人,犯有十餘起****命案,後逃到日本。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羣分,他很快便和日本的黑道混熟了,並加入了山口組。山口組內有一個叫平田多吉的老頭,曾經是侵華日軍駐金鐘城的小隊長,他把地下監獄的信息透露給了林子豹,並告訴他,要想**一番事業,這樣地方可以作爲一個祕密基礎。

    林子豹跑到韓國改頭換面,以歸國華僑的身份回到國內,他四處查找,終於在楓林酒店下面找到了那座地下監獄。恰好,楓林酒店的主人韓慧英****,他便把酒店買了下來。不料,楓林酒店卻有另外一**強大的勢力,他是個聰明人,鬥不過就屈**,於是他融入了這**神祕的勢力,構建起一個龐大且恐怖的傳銷組織,財富迅速積累。

    當然,這一切都是大鵬告訴我,讓我錄入進老羅檔案的。

    那天的情況是這樣的,在我被綁架之前,大鵬已經****成盧一峯和****成葉琳的樑冰冰進入了地下監獄。他看到我被綁架後吃了一驚,但爲了弄清地下監獄的結構,同時也是爲了不打**驚蛇,他並沒有向我亮明自己的身份。

    當看到謝大盟被執行豬刑的時候,**格衝動的大鵬忍不住要衝上去,被沉穩的樑冰冰攔住了。這樣一來,不僅救不了謝大盟,還會連自己的**命也搭上。樑冰冰趁着衆人狂歡,意識不清楚的時候,把信息傳給地面待命的武警部隊。於是便有了我在暈倒之前那陣噼噼啪啪的**聲。

    “那個玻璃缸裏嘰喳亂叫的究竟是什麼東西?”我問道。

    “你還記得食魂獸嗎?它們就是被食魂獸捕攝的兒童的精魂。”大鵬答道。

    “精魂?什麼是精魂?它們爲什麼會吃人的腎臟?”我有點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意思。

    “精魂,具**我也不太清楚,應該就是我們所說的鬼吧。《**帝內經》上說“腎藏精”,“肝藏魂”,精魂應該就是以精爲食的魂。正常情況下,精是會分散在身**各部,只?**?*的時候,精纔會聚集於腎,所以*****時取腎精是最多的。另外,恐傷腎,一個人恐懼的時候,是不容易取到腎精的。”大鵬很認真的解釋道,我相信這些話應該都是老羅教給他,讓他轉述給我的,而且有的沒記住或記錯,也就模糊過去了。

    “這麼說,養食魂獸的人就是林子豹等人的師傅,傳銷組織真正的教父了?”我問道。

    “應該是的,但老羅追了三天三夜,還是讓他給跑了。”

    “老羅當時也在現場?”

    “當然,不然我們哪有本事對付那個大魔頭?”

    “對了,那個後來搶走腎的小男孩是誰?”

    “哦,不知道,應該是精魂吧。”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精魂不是看不到嗎?”

    “可能跑出來之後就看到了。”大鵬神**有些慌張。我知道他在說謊,但這樣問下去他也不會說實話。

    “對了,當時我爲什麼會發瘋似的想要吃那個腎呢?”我轉移了話題。

    “可能是林子豹手裏的香產生的迷幻作用吧。”

    我一邊問一邊記,大鵬開始有些不耐煩了,礙於老羅的命令纔不得不應付我。我決定問一些不讓他爲難的事情。

    “除了那個魔頭之外,其他人都捉住了嗎?”我問道。

    “林子豹和金玉鈴跑了,死了二十多個,剩下的當時在場的都逮住了,不過這些人和葉琳他們一樣,知道的事情不多。”

    “李一鳴怎麼樣?”我問。

    “他啊,重傷,只問出了林子豹的事情,魔頭的事情還沒**待就死了。”大鵬說着露出惋惜的表情。

    “盧一峯和葉琳怎麼樣了。”

    “葉琳很好,回去跟她爹媽一起住了。盧一峯死了。”

    “死了?他是怎麼死的。”

    “他回去找葉琳的光盤,結果被亂**打死了。他把光盤砸碎,死的時候,大部分已經吃進他肚子裏,只剩下幾個小殘**。”

    “哦。”盧一峯的結局讓我感到有些失落,我又問:“其他的那些光盤後來怎麼樣了?”

    “我做了一下統計,一共532個人的光盤,樑冰冰一把火把它燒了。”

    “哦,那她還真是做了一件好事。”

    ……

    我合上筆記本,開始回想這些天的一些經歷,除了人心險惡之外,我不能用其他詞語來對這件事進行一個概括。

    那532個人中活着的,雖然解除了枷鎖,但此生必然難以抹去這段**影,每當午夜夢迴的時候,想起這段往事難道不會心驚膽寒,蒙生死念嗎?

    然後,我又想到了可怕的豬刑,如果人受到這種刑罰,我們會覺得恐怖沒有人**,那麼每天成千上頭的豬都會用這種方法被殺死,這難道就不恐怖有人**了嗎?

    我吃一口豬頭**,喝一口啤酒,喝一口啤酒,吃一口豬頭**,嘴裏嘟嘟囔囔地對大鵬說:“作爲豬,確實是蠻慘的,不過你今兒買的豬頭**還真挺好吃的。”

    大鵬瞪了我一眼,把盤子搶了過去,罵道:“瘋子,你還是不是人,豬這麼慘,你還吃它!”說完,風捲?**疲咽O碌囊豢諭痰階燉錚骸澳闥韙伊艫閽趺戳耍 ?/div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