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11 綁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11 綁架字體大小: A+
     

    11 綁架

    小葛講自己的遭遇時,我便對李一鳴產生了懷疑。於總被一**斃命之後,我對李一鳴的懷疑已經有了99%的把握。

    於總的案子並不複雜,小葛已經把情況介紹得相當清楚了,理論上是沒有我和大鵬什麼事的,李一鳴帶十來個人把爛尾樓一圍,於總這夥人**翅難飛。於總這些手下,有不少是像小葛這樣被迫幫兇的,只要一審問,李一鳴這個大功就算記上了,但是他卻把頭功讓給了大鵬。

    後來確認,**殺於總的那一槍正是李一鳴開的。他這樣有極大可能是爲了****滅口,把本不屬於於總的屎盆子扣到於總頭上。如果是這樣的話,李一鳴讓大鵬出頭也就可以理解了,一旦東窗事發,承擔這個責任的自然也就是大鵬了。

    經過我這樣一番分析,大鵬仍然將信將疑,他說:“這個案子的確還沒有結束,但究竟我老師有沒有牽涉其中,還是等查清出之後再做定論吧。今天晚上我的確是去楓林酒店,看你對查案子這麼有興趣,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老羅教過我****術,咱們扮成一對姐**混進去你看怎樣?”

    我對大鵬的提議絲毫不趕興趣,經過上次的追殺之後,我這輩子都不敢再踏進楓林酒店了:“我還是算了,端午三天假都過去兩天了,後天還要上班。我回去收拾下,明天一早就回北京了。再說了,以****起家的狄志杰都落得那樣下場,你那三腳貓估計連我都騙不了。你自己去吧,小心一點,我可不想明天一大早被吵醒跑去認屍。”

    大鵬說了一句:“呸,”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回到旅館,痛痛快快衝了個熱水澡,感覺把一天的晦氣都沖走了。

    洗完澡,我給芸姐打了個電話,說起在楓林夜總會看到的那個神似彩月的**人。

    “文文姐,你說那個金玉玲是不是彩月,你最近有跟她聯繫嗎,她是不是改名字了”自從聽完蘇文文的故事之後,我便改口叫彩芸文文姐,說實話,我喜歡那個天水一中校園裏練歌的酒窩**孩。彩芸本人既沒有很高興,但也沒有反對。

    “她一定不是彩月,應該只是樣子長得像罷了。”蘇文文說道。

    “你爲什麼那麼肯定?”我問道。

    “因爲——彩芸在兩年前已經死了。”蘇文文說。

    “啊,她是怎麼死的?”

    “呃——是**通事故——”蘇文文沉默了一下,又說:“不過,還有一個可能你看到的確實是彩月的臉。”

    “什麼可能?”

    “跟我一樣,換臉,彩月本身長得漂亮,有可能她的臉被人換走了。”

    聽?**渙癡飧齟剩業暮蠹沽汗且恢泵襖淦?br/

    “子楓,最近金鐘市好像不太平,你沒事早點回來吧。”

    “嗯,我明天一早就回北京,你有什麼東西要我給你帶點嗎?”

    “我想吃雪花酪,可是你帶回來就化了,還是算了,回頭我自己過去吃。”說完又叮囑了幾句就掛了。

    雪花酪,又被戲稱“土法冰激凌”,就是把冰打碎,像雪花一樣,在上面放上蜂蜜酸梅汁瓜子仁薏米仁紅豆等食用,有的還會放果脯。據說以前是皇宮裏的祕製冷食,皇上食後龍顏大悅,雪花酪由此得名,後流傳至民間,是舊社會窮人孩子能買得起吃得上的零嘴。過去北京的天橋,天津的老三不管鳥市都有製售的,現在大城市這個市場已經被刨冰取代了,傳統的雪花酪只有金鐘城才能買得到。

    聽到彩月已經去世的消息,我心中有一種莫名的鬱氣。不過,我隱隱約約覺得,蘇文文好像有沒什麼事情有意隱瞞我。最好想個辦法,給她帶雪花酪回去,她在感動之餘,相信也就知無不言了。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有敲門聲。

    “哪位?”我躺在牀上沒動。

    “給您送一壺熱水”,一個男人的聲音回答。

    “昨天送熱水的好像是一個**的,今天怎麼換男人的了?”我問道。

    “哦,我們輪班制。”

    “你放門口吧,我想喝的時候自己取。”

    “哦,您還需要**巾嗎?昨天的應該已經髒了吧?”男人問。

    不對,**巾我回到旅館已經是換過了,這個人一定不是旅館的工作人員。我來不及多想,打開窗戶就要往下跳,一看是三樓,跳下去一定就瘸了。正在猶豫之時,門突然打開了,衝進兩個黑衣男子。我顧不上那麼多,蹭地跳了下去。

    本以爲會重重地摔在地上,沒想到快要着地的時候突然被一雙胳膊架住了。

    “謝謝,謝謝”我腳一着地,扭身就要跑,突然後頸一痛,跑不動了,轉頭一看,接我的正是那三追我和大鵬的三個黑衣人之一。

    黑衣人嘿嘿一笑,說:“豹哥說你人精,我還不信,沒想到確實挺精的。”說完,不容我辯駁,掄起拳頭朝我太****杵了一下,我就暈了。

    ……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慢慢醒了過來,眼前一**漆黑,感覺像是被關在一間密閉的牢房裏。抓我的肯定是林子豹,那麼我現在應該是在楓林酒店的地下室。

    我試着動了一下,感覺手和腳都是被綁住的。淨耳細聽,周圍靜得出奇,旁邊不遠處還能聽到老鼠的吱吱聲。

    “你醒了?”耳邊突然想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是誰?我在什麼地方。”我說完這句話,突然感覺自己是在說電影臺詞。

    “我是負責看守你的人,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卻不方便告訴你。”這傢伙在跟我打太極拳,不過聽聲音他不像個窮兇極惡的人,我決定試着套出點話來。

    “你餓不餓?”還沒等我開口,他居然問起我來了。

    “餓,能給我點吃的嗎?”我說道。

    上方打開一個小窗,透進一點光,扔進一個東西,又關上了。

    “我手腳都被綁着,怎麼吃啊?”

    ……

    “要不你幫我把繩子解開吧,我跑不了。”

    ……

    “我要拉屎。”

    ……

    我一連說了幾句話,都沒有人回答,估計那個人已經走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旁邊突然有一些嘈雜聲,接着又沒聲了。

    大約過了兩分鐘,隔壁突然傳來一聲淒厲的嚎叫,就像被宰的豬臨死前的咆哮。

    這一聲叫,讓我快要崩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