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05 童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05 童年字體大小: A+
     

    05 童年

    在老師眼裏,徐水水木從小就是個調皮孩子。唸了六年小學,他從來沒有完成過假期作業。後來都和老師達成了某種默契:每次檢查作業之前,老師都會慈祥地(或者曖昧地)看他一眼,點點頭,然後他就心領神會地站起來,在一片嫉妒的眼睛裏緩緩走出教室,背靠牆壁,呼吸着屋外清新的空氣,數那些在藍天上翱翔的鴿子。

    水木七歲時便偷煙吸,八歲嘗試喝酒,九歲時認爲扯女生辮子是一項極其有利於身心的活動。這些都還不算什麼,讓他成名於軲轆鎮的壯舉發生在十歲。

    那天春光明媚,水木單**匹馬把鄰居的狗活活打死了,然後又叫來幾個“兄弟”,整隻把它扔進大鍋裏,放上點兒鹽巴花椒之類的煮了。母親回家的時候,哥幾個正準備開吃狗肉大餐。

    小時候,水木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期末考試後開家長會,班主任惋惜地對徐立柱說:“這孩子,其實不笨,就是太調皮了,一肚子的壞水兒,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做不到的壞事兒。教育孩子啊,是我們共同的責任,家長也要配合……”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父親卻並沒有生氣,只是輕輕彈了下水木的小腦殼兒,說:“兒子,聽見沒有,老師誇你呢,不笨就是聰明唄,咱以後可要再接再厲,不要辜負老師對咱的期望啊。”氣得老師翻着白眼去找下一個學生家長“交流”了。當然,徐立柱後來再也沒有機會參加家長會了。

    後來,聽說徐水木考上了金鐘大學,當年的小學班主任(現在仍然堅守在小學教育的崗位上)像發現新大陸的哥倫布似的,到處替他做宣傳,弄得他走出好幾個村子都會有人戳着脊樑骨議論:“瞧見沒有,這是XX老師教出來的學生,考上金大啦,當年可淘着呢……”。

    應該說,徐水木是個幸運的孩子。

    父親是一個從來不會對孩子發火的男人,同時也是一個遠近聞名的藥材經銷商。由於他的努力,家裏全村第一戶看上了彩電,蓋起了樓房,使上了空調,用上了冰箱,也許還要包括培養出了全村第一個重點大學的學生。水木從父親那裏學到的不僅僅是吸菸喝酒打麻將這些所謂的惡習,更學會了含蓄,明白了奮鬥和堅強。

    和天下所有母親一樣,水木的母親也是一個平凡而偉大的母親。她勤儉持家,做得一手好菜,孝敬婆婆,疼愛子女,並且,她對孩子的教育也懂得因勢利導,既不過於苛刻,也從來不會溺愛。除此之外,還有聰明的姐姐水靜和可愛的表妹水月和水木一起長大,給他的童年生活增添了不少樂趣。

    然而,也可以說水木生在了一個不幸的家庭。

    大伯徐立光天生是啞巴,據說曾娶過一個帶孩子的女人,但沒過半年就席捲了些東西跑了。從此,大伯就變得特別暴躁,動不動就哇哇地沿街亂叫,像個找不到媽媽的孩子。由於水木一直在外邊上學,而大伯也時常在外地打工,所以後來見面的機會並不多,他有時甚至會忘記還有一個啞巴大伯活在這個世界上。

    爺爺徐有才是在水木出生的前一年去世的,奶奶說他是生病死的,可村裏(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許多人都偷偷議論,爺爺其實是吊死在老房子前面那棵歪脖大槐樹上的。爺爺去世以後沒過幾年,他們家又接連遭遇了兩件在寧靜的鄉村並不多見的災難。一件是梅姑姑莫名其妙地瘋掉,過了幾天又神祕地失蹤了;另一件是關於趙秀蘭的,她無緣無故被人下毒,差點兒死掉,而且直到現在身體留有後遺症。

    這一系列的事件,讓村裏人對我們家議論紛紛。有人說,這家人做了壞事理應受到報應;也有人說,是老房子的風水不好應該拆掉;但更普遍的觀點是,有壞人在暗中陷害。奶奶告誡大家:不管將來還有什麼事情發生,也不管別人怎麼說,踏踏實實地過好自己的日子是最重要的。

    奶奶是全家的靈魂。從外表上看,她只不過是一個身材矮小微胖,平時只穿一身樸素的灰布衣服和一雙千層底兒布鞋的農村老太太。她長着滿臉的皺紋和灰白的頭髮,還戴着一口焦黃焦黃的假牙。據說當年她嫁到徐家的時候還不滿十六週歲,而爺爺去世那天正是她五十六歲生日。風雨四十多年,沒有改變她天生倔強的性格,丈夫的去世沒有換來她一滴眼淚。據說,她曾經踱動着那雙纏過又放開的小腳,跑前跑後地給丈夫置辦喪事,讓那些來看熱鬧的親朋好友們都啞口無言。

    家裏的大事都是奶奶一個人做主,她讓徐立柱接替爺爺做起了藥材生意,並且說服二爺把不能說話的大伯帶出去打工。梅姑姑失蹤之後,她又把水月攏在身邊,像當年自己的親閨女一樣含辛茹苦地撫養長大,以至於弄得水木總感覺水月是他的小姑姑。

    總之,奶奶用她那雙並不寬大的肩膀扛起了這個千瘡百孔的家,帶領着自己的兒孫走出了令人心驚膽寒的陰霾,全家老小甚至整個徐家村無不對她敬佩有加。他們都議論着,如果沒有這個老太太,徐家的這一支也許早就斷了。同樣,水木也因爲有這樣一個奶奶而覺得非常自豪。然而遺憾的是,他並不是奶奶的寵兒。

    奶奶對水木的尊敬就像水木尊敬她一樣。不知爲什麼,奶奶對其他的孩子總是該打就打該罵就罵,從來不會手軟。唯獨對水木,從未給過一句難聽的話,好像他不是她唯一的嫡孫,而僅僅是一個遠房的親戚。每次水木想主動和她親近一些,卻總是在不知不覺中越走越遠。

    水木還記得,那次是小學五年級第二學期期末考試,他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會發揮如此失常:全班三十多個人,居然讓他破天荒地得了個第一名。放學以後,他沒有直接回家,而是跑去找奶奶領賞。其實,他並不是期望能得到什麼獎品,而是在乎奶奶對他的看法。

    那時候,奶奶爲了鼓勵家裏的孩子好好學習,定下規矩:凡是在本班大考得第一名的,發獎金20元,前三名10元,三名以下只要有獎狀的均爲5元。幾個兄弟姐妹都拿過獎金,尤其是大姑的兒子王春水,跟水木在同一個班,幾乎每次都是前三名,而他卻往往在倒數前三名徘徊。

    那天,班主任對水木的進步也感到特別高興,把他叫到辦公室,親切會談了很長時間才放他回家。所以,來到老房子的時候,王春水他們已經圍着奶奶領賞錢了。那天奶奶也好像特別地高興,水木從來沒有見過她笑得像那天那麼開心,本來春水只得了個第二名,卻破例給了他20元。兩個姐姐和表妹水月表弟玉龍他們都在,獎金也各遞增一級。水月那時候學習非常好,也得了全班第一名,奶奶獎給她30元。

    在水木出現之前,大家都興高采烈地圍着奶奶說說笑笑,而水木出現之後就鴉雀無聲了。奶奶拉着水月的手,安詳地盯着水木,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才緩緩地問道:“水木啊,你有什麼事嗎?”那聲音,那眼神,分明在暗示着拒絕,水木激動的心立刻冷靜了下來。他突然覺得這個家很陌生,這些曾經熟悉的親人們都很陌生,也許他根本就不該來到這裏,也許他根本就應該屬於另一個世界。

    水木把獎狀藏在身後,對奶奶說道:“奶奶,也沒什麼事兒,就是想看看水月是不是在這。”說完之後,他默默地走開了,離開這個本來就不屬於他的樂園,儘管他內心深處依然強烈地期待着被奶奶突然叫住,說一句:“水木,這次考得怎麼樣?”他就很開心了。但是沒有,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水木落魄的背影留給他們異樣的目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