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01 回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01 回家字體大小: A+
     

    02 回家

    這是我從老羅檔案裏整理出的第一個故事。關於這個標題,一開始我並不滿意,文縐縐的,沒有恐怖氣氛,而且和其他標題風格不符。不過,想來想去,最終還是決定保留它。

    一個人,哧啦,哧啦,被一下一下扯成了碎布,難道還有比這更恐怖的嗎?

    廢話說完,我的故事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

    ————————————————————————————————————

    一輛小巴在年久失修的鄉間公路上飛爬着,不時淹沒在濃密的青紗帳裏,若隱若現,宛若雜草叢中的一條遊蛇。

    車裏人聲嘈雜,徐水木翹着二郎腿,胸前叩着一本書,側着腦袋睡着了。他大概夢到了母親做的手擀打滷麪,口水順着嘴角抻出老長。旁邊是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笑眯眯地看着他。

    突然,汽車“嘎——”地一聲,停了下來。所有人都猛地向前撲過去,小姑娘條件反射似的在空氣中胡亂抓撓了一下,正好碰在徐水木的胳膊上,小臉兒騰地紅了一大片。

    說時遲那時快,賣票女人的大嗓門兒裏首先冒出一聲:“唉呦媽呀!”接着,小孩子清脆而嘹亮的哭聲響了起來。司機探出頭去,罵道:“你媽的,找死呀!”頭縮回來,好像罵得不過癮,又補了一句:“****徐家村,淨他媽傻子”。

    徐水木已經醒了,隱約聽到“徐家村”三個字,顧不得擦嘴角的口水,喊着:“下車!下車!”側身擠了出去。

    徐水木跳下車,看見傻六在公交車屁股後面吐吐沫,心想,“若不是這傻蛋,自己就坐過站了。”便從揹包裏掏出一筒小餅乾,扔了過去:“哎,六兒,接着”。

    傻六是個六指,也曾上過幾年學,但上來上去連100都數不到,家裏也就放棄,當個傻子養了。他接過餅乾,寶貝似的攥在手裏,討好似的笑道:“木,你回來啦,嘿嘿……木,我拿回家啦……木,嘿嘿,我回去給娘吃。”說完扭身就走,好像害怕被人搶去似的。但剛走幾步,好像又想起什麼,回頭喊道:“木,你老妹讓人拐跑了。”說完撒腿就跑。徐水木笑罵了句:“滾你媽蛋”,徑直朝家走去。

    徐家村是個人口只有百餘戶的小村落,全村除了老韓家,都姓徐,都是當家子。水木是徐家村第一個重點大學學生,是村裏的驕傲,經常有家長拿他做榜樣教育子女:“好好學習,將來像木哥哥那樣,考個名牌大學。不好好學,就會像傻六那樣,讓人笑話”。不過,老人們聚在一塊卻要叨叨:“徐有才這傢伙,怎麼日出了這麼個有出息孫子,也沒見他積啥德……。”

    ……

    今天兒子回家,趙秀蘭特地到幾裏外的集市買了些他平時愛吃的菜。從下午兩點就坐在電視機前等,一直到四點半還沒人影兒,她心裏有些着急,便胡思亂想起來:他今天是不是不回來了?這孩子,怎麼也不打個電話?他會不會出什麼事呀?撞車?搶劫?大概在路上耽擱了吧?哎呀,他會不會……?

    會不會什麼?趙秀蘭沒敢往下想。

    其實,水木僅僅三個月沒回家,可最近不知怎麼了,趙秀蘭心裏總不踏實,動不動就會想起兒子小時調皮的樣子,她預感到災難可能又要降臨徐家,弄不好會家破人亡。上次水木離家時,因爲水月的事跟她冷戰了好幾天,如今水月又不明不白地離家出走了,該怎樣給他解釋呢?

    亂亂亂,趙秀蘭心裏越想越煩躁,越想越不安,甚至覺得這個家簡直沒法待下去了。她想來想去,最後不由地暗自祈禱:但願水木沒事就好……

    “媽”,水木站在門口,遠遠地叫了一聲。趙秀蘭愣了下神,扭過頭看見套在灰色襯衣裏的兒子又清瘦了許多,忍不住掉下淚來。“哎——”,她答應着,迎上去把兒子的揹包接過來,不經意間碰到了他空蕩蕩的袖管裏那隻枯細的胳膊。剛纔的思慮瞬間拋諸腦後,滔滔不絕地教育起兒子來:“說好三點到家,知不知道現在都快五點了,你看看你,都瘦成什麼樣子了,啊,還想減肥怎麼着,這衣服,都成垃圾袋兒了,還不快脫下來,待會兒給你洗洗,皮鞋,牀底下有鞋油,自己擦,我就看不慣你這邋邋遢遢的樣子,哎,我說你留這麼長的頭髮幹什麼,還真打算學人家梳小辮子啊。”……

    在母親喋喋不休的嘮叨聲裏,徐水木美滋滋地往後一仰,大張着四肢躺在牀上,懶懶的,舒服極了。他忽然平生第一次意識到,在母親的嘮叨聲裏休息,簡直是種無與倫比的享受。

    半個小時之後,母親已經把飯菜收拾好了。水木看着一大桌子的美味佳餚,想起了什麼,往嘴裏塞兩塊蘋果就往外跑,差點撞到正端着雞湯走進來的母親。

    “飯都好了,你幹啥去!”趙秀蘭把湯往桌子上一放,立時拉下臉來。

    “我去把奶奶和水月叫過來一塊吃,就咱倆人,哪吃得了麼多,媽,別太小氣了,”水木做了個鬼臉,用懇求的語氣試探着。他知道母親不喜歡水月,他更知道奶奶是肯定不會過來和他們一起吃飯的。

    趙秀蘭的神色和緩了下來,嘆了口氣,示意水木坐回椅子上去,“木木,媽不是那種容不得人的。爲了讓水月好好唸書,中考才考了那麼幾分,我還是拖關係把她送到縣裏讀高中,一年幾千塊錢,你都知道。是她自己不爭氣,不好好學習不說,還整天跟一幫不三不四的小混混在一塊,你說這時間長了能有個好兒嗎?這也就罷了,更可氣的是,居然還把帶了她兩年多的班主任給打了,站在桌子上罵老師,你說有這樣學生嗎?有這樣不懂事的孩子嗎?你小時候也淘,可從來沒有像她這麼離譜過(一秒記住 )。”說完,趙秀蘭掏出手絹,擦了擦眼睛。

    徐水木目不轉睛地看着母親,她從來沒有這樣嚴肅地跟自己說過話,好像妯娌倆在商量着家裏的大事小情。他知道水月又出事了,但現在只能強忍住焦慮的心情,等着母親把話說完。

    趙秀蘭被兒子的眼神嚇住了,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只好硬着頭皮繼續說下去,“媽知道你疼這個妹子,從小沒爹沒孃的跟你一塊長大。媽也一樣疼她呀,咱家除了你奶奶,誰也沒打過她罵過她,可她實在也太氣人了。我本來都不想管她了,可轉而又覺得你說得對:她還小,不能因爲做點錯事,就斷了一生的前程。縣裏呆不下去了,咱回鎮裏,又是找關係走****,好容易進了鎮中,可這才上了幾天呀,誰也沒招她惹她,扔下個紙條就走了。小木,不管你怎麼想,我一個當妗子的,做到這份兒上也不虧她了,我也沒找她,愛幹什麼幹什麼,愛上哪兒上哪兒去吧”。

    趙秀蘭停住了,看見兒子眉頭緊鎖,心裏不由七上八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水木盯着眼前那盤紅燒肉,過了片刻,他拿起筷子夾了塊放到母親碗裏,說道:“媽,別管她了,不上學也好,過幾年找個婆家嫁了算了,咱先吃飯吧”。

    趙秀蘭懸着的心終於落了下來,站起身說道:“你看,光顧着說話,菜都涼了,我去給你熱熱吧。”徐水木把母親攔住,“媽,還不太涼,湊和着吃吧。”趙秀蘭又坐下來,給兒子夾了個雞塊,母子二人便低着頭你一口我一口地吃起來,屋子裏只剩下咀嚼食物的聲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