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攻略 » 第202章 終之旋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攻略 - 第202章 終之旋律字體大小: A+
     

    化功大法,吸附着海面上的霧氣,此刻氣勢徒然漲起,帶動着潮浪之襲,洶涌澎湃。

    絕愛的無我歡喜禪功,在這一瞬間提到了極致,他心裏知道,即使練成了禪功的最高境界,對功功大法,也不可小覷。

    “龍家小子,去死吧!”手掌如天雷奔瀉,帶着魔域特有的氣息,戾氣澎漲,把這小小的戰臺整個都瀰漫包圍,曲向東在這種環境裏,化功大法更不可阻擋。

    “大姐,你看絕愛能贏麼?”雲豔雪緊張的拉着大姐雲素梅的玉手,根本就沒有注意用了多大的力氣,看着海面上起伏縱橫的身影,她擔心的表情,已經出賣了這些日子以來的抗拒。

    當她知道兩個姐姐的意圖之後,很是氣惱的說過,她不做這個臭小子的女人,霸佔了自己的兩個姐姐,還想佔她的便宜,她雲豔雪可不是好惹的,但是這一刻,所有的芳心,卻皆只爲那個俊雅的身影而跳動。

    雲素梅輕輕的一笑,這已經是她難得的從容。

    “放心吧,我相信他,我相信自己深愛的男人,一定會站在最後。”

    是的,絕愛一定會贏,這裏所有的女人都這般的給自己打氣。

    “狂龍掌,百海滔天!”絕愛身影一縱,從那霧氣中穿身而出,帶着一種金光,電閃而至,迎向了曲宇東狂霸囂張的攻勢。

    到了如此地功力,化功大法的吸之訣實在已經沒有太多的作用。二人掌勁相碰,在這小小的戰臺四周,響起了十多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氣勁地滲入,讓水浪激潮。越的驚起了百丈巨浪。

    就算是在岸邊的衆人,也都可以感受到無匹的力量,連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

    緊張,燥動。所有地心情,在這一刻間,醞釀在衆女的心裏,沒有人比他們更知道,這一戰勝負的後果,絕愛根本已經沒有退路。

    “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練了歡喜禪功的無我化境,你小子的豔福不淺啊!”邪魅的眼中,帶着一股縱笑的吼叫,接着曲宇東雙手一張。五指分開,用力一吸,海水如一條條巨龍,被他帶動着形成了張牙舞爪的利器。

    “化化萬變!”功力幾乎已經銳不可擋,但是絕愛的強悍也出了他的意外,曲宇東可以毫不驕傲地說,此刻的他就算是魔尊重生,也非他敵手,卻沒有想到這龍家的小子。竟然如此的厲害。

    水龍萬化,化成了巨浪巨蟒之勢,霧氣滲潤,與那水龍纏繞,透亮的水龍,這一刻,已經變成了黑水潭的惡蟒,從四個方向,向着絕愛襲來。。,。

    龍家龍脈之力。還有歡喜禪功的元陰幻化之力,絕愛已經成了當世第一人,氣勁的龐大,豈是四條水龍可以阻擋,龍形萬變的千道劍氣,孕育而生。人雖未動。但是劍氣所到之處,那巨浪皆化成了水滴。濺落回海。

    曲宇東只是稍稍不備,就已經被這種無形地劍氣掃中,一道鮮明的血痕,已經出現在他的臉上,本就蒼白戾氣重生的老魔,此刻看起來,更是邪氣滿身,有着說不出的恐懼。

    眼裏的魔氣更濃,血的慾望,讓他心裏最後一抹理智被徹底的抹滅。

    “嘿嘿……”陰森的笑聲,魔氣在笑聲中,更加地濃郁。

    “爸,你收手吧!”誰也沒有想到,在這種千鈞一的時刻,曲芳芸竟然出現在擂臺上。

    她本就是魔欲高手,混過士兵的防域並不困難,只是這時,她還對自己這個喪心病狂的老頭子抱有希望麼?

    只是看了她一眼,卻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曲宇東大笑道:“順我者生,逆我者亡,就算你是我的女兒也不例外。”

    掌聲如風,風吹無痕,攻向絕愛地掌勁結結實實地打在了曲芳芸的胸口,她低落地秀眸眼淚,只是最後一抹輕呤的聲音,這是她這一生中,第一次如此的溫柔。

    “希望用我的死,換醒爸的醒悟。”

    絕愛心在痛,昨夜的春色纏綿依然在無盡的心底幕幕展現,不論她以前做了多少錯事,這一切都可以原諒。

    一抹嫣紅的血絲,慢慢的從嘴角流出,少女青春的媚眸,神彩慢慢的暗淡,但是這一刻的她,竟然是笑着,那笑靨很純很純。

    “絕愛,對不起……”話還沒有說完,曲芳芸已經再也沒有任何知覺,鼻息間的氣息,淡若虛無,頭無聲的在絕愛的懷中倒下。

    怒火,心痛,悲憤,至始至終,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殺死這麼年青漂亮的生命。

    金光把身體整個包融,沒有人知道,這一刻的他是如何的充滿殺戮,被愛融合的心,這一刻變得寒冷,寒冰刺骨。

    魔也感受到了,狂縱的表情變得陰森冷漠,身體四脈之內的力量,更是提升到了騰騰的護身之功,天地間,只剩下他們,這隻有一人可以存下來的對手。手 機 小說站ap.

    龍形萬變、龍脈之力、歡喜禪功,所有的力量,融合一起,在憤怒的指引下,絕愛輕輕的放下曲芳芸,慢慢的站起來。

    冷冷的目光裏,看的不再是魔,不再是曲宇東,而且一個殺戮的神。

    身形飄動,漸漸的升高,聲音如修羅一般的冷滅不靜。

    “萬變修羅!”

    這就是狂龍掌法的第三勢,也是龍淵情未曾練成的一式,也是龍家狂龍掌法的精華,那氣勢如萬龍齊鳴,卻沒有人知道,這一勢的威力。只有在殺戮中才能揮到極致,天地在這一刻變了。

    變得渾濁,連岸上地人們都沒有辦法看清檯上兩人的身影,黑暗把他們徹底的淹沒。

    電閃雷鳴之勢,越的滔然不可阻擋。

    “魔。你去死吧!”眼睛變得腥紅,掌勁透力,神般的氣勢,神般地高雅。絕愛,在這一刻,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存在,魔有了恐懼,有了心靈的縫隙,這對一個武者來說,是不可能犯的錯。

    犯錯,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手緊緊地壓在了曲宇東的頭上。一股五彩的玄光,籠罩着重疊的他們,從曲宇東的身上,泄出瞭如黑水一般的氣息,隨着他無聲的哀叫,強壯的身影,慢慢的變得脆弱,只是短短的十多秒中,那氣勢磅礴地化功大法。立刻消散。

    曲宇東,又變成了一個蒼老而瘦弱的老人。

    眼神一冷,手已經向上挑起,曲宇東這個可憐的新一代魔尊,終於擋不住這如風刀一般的氣勁,身體在這空氣中,被化成了片片血肉,海水染血一片。

    這一次,絕對不會再有魔的重生了。

    歡呼聲。夾着眼淚,滴滴流落,那驚喜交加的快樂,已經在這裏渲染,但是臺上的絕愛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時間過去了一年。

    絕愛已經從學院畢業,開始在商政大展拳腳。一年前的那一戰。他似乎已經忘記了,但是狂熱的帝國子民卻沒有人能夠忘記。因爲在他們地心中,絕愛就是神。

    劉若欣爲龍家生下了第一個小子,雖然只有六個多月,但是這小傢伙,卻已經知道爬行了,被家裏的衆女疼愛得不得了。

    而有劉若欣與凌月霜與絕愛主演的電影,趁着這種風潮,想不紅火也不行,連那導演也賺得數錢數到手軟,劉若欣已經成了演藝界,不能越的典範,而凌月霜的芳名,更是登上了帝國第一女星的寶座。

    這一切,對她來說,已經滿足了,現在剩下的,就是好好的照顧肚子裏的孩子。

    凌月霜有了身孕,已經三個月了,而云家三姐妹,卻不愧爲姐妹同心,三個人,在昨天,都已經傳出有喜地消息,讓苗紫青樂得連嘴都合不攏。

    爲了親近這唯一的孫子,她與龍淵情可是爭來爭去的疼愛,現在有了這麼多孫子孫女,她這個慈愛的奶奶,一定可以將她的愛心無盡的付出了。

    而林媚與姬緣,更是幸福,因爲現在她們倆是全家地照顧對象,那高高翹起地肚子,可是沒有人敢碰一下的,雖然林媚還是那般地強悍,但是做了母親,她臉上的笑也溫和了許多。

    她說過了,希望能生一個兒子,然後教他練武,這就是她的願望。

    夜色悽迷,徐徐的清風,帶着溫馨的情懷,漫漫的吹送。

    今夜,絕愛要參加一個宴會,帝國都市晚報的十年周慶典。

    自從一年前的一戰,他就已經沒有在任何公共場合露過面了,但是這一次,他不容拒絕,因爲這是所有的小女人都一致要求的,這是江嫣紅姐妹的夢,此刻要把她變成現實。

    “江嫣虹,你以爲你是誰啊?大小姐,難道還想掉金龜婿,睜開眼睛,天就要亮了。”同樣的場面,在這裏生着,江嫣虹在晚報集團裏沒有離開,就是爲了這一刻。

    此刻在她的身邊,佇立着姚如水與小燕,她們各自端着一杯紅酒,搖晃出醉人的風彩,有了情愛的滋潤,這三女更是嬌豔,看着眼前的男人,這個晚報集團的副總,一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傢伙,她們竟然脾氣好的沒有生氣。

    她們也在等,等一個男人。

    “如水姐,老公來了。”小燕的眼睛時刻都盯着會場的大門。

    在帝國裏,還沒有人可以阻擋絕愛的路。就算是這裏是私人地會所。

    但是姚如水與小燕都沒有開口,這個機會,留給了江嫣虹。

    “老公,你終於來了。”牽着她的手,這一份榮耀。只屬於她一個人,這一刻,也只屬於他一個人。

    “龍子!”帝國又有幾個人不認識龍子。

    帝國總統龍淵情與帝國商業女皇苗紫青的兒子,天之嬌子。與魔一戰,更是風靡影響着帝國所有的熱血少年。

    所有的目光,只注視着絕愛,這個神祕地男人。

    “副總,不需要我介紹我老公了吧!”對着那個渾身在顫抖的男人,江嫣虹一直都在幸福的笑着。

    這個小女人,就爲了這點小小的面子,竟然要他來這種場合,真是服了她們了。

    “她,是我地女人。嫣虹,請你跳支舞可以麼?”聲音拉長,讓每個人都可以聽得到。

    “當然可以。”隨着江嫣虹的應承,身後,傳來“撲通”倒地的聲音,那可憐的副總,已經心臟病作了。

    但是此刻,誰會注意他一個小小的副總,迷散的燈光下。江嫣虹與絕愛這靈俏的身影,纔是衆人火熱注視的存在。

    第二天,晚報集團被帝國日報替代,而帝國日報的總裁就是姚如水,納入龍騰的商業規劃。

    半個月後,在同一夜裏,姬緣與林媚同時生產。

    隨着“哇哇”嬰兒地鳴叫聲,苗氏莊園,又多了兩個可愛的寶貝。

    難得的清醒。林媚就已經急切的問四周伴着她的姐妹。

    “我生的是小子吧!”

    衆女不敢吭聲,只有章雲露無奈的開口說道:“媚姐,緣姐生的是男孩,你生的是可愛地寶貝公主。”

    接着在這午夜的莊園裏傳來一聲慘叫。

    “啊啊啊……老公,我還要再生一個。”

    絕愛汗死,再生一個。他絕對贊成。不然這林媚大姐,一定把女兒教得如兇悍的母老虎了。

    數天後。

    絕愛趁着難得假期。被老媽使喚着去龍騰總部巡視,因爲老頭子的霸佔,他這個兒子成爲了帝國使者,經常在各大帝國裏穿梭,難得有這種時候,想想也有不少的時間,沒有去龍騰了。

    平日裏的決策,可都是通過網絡處理的。

    “老公,老公,好消息,好消息。”北鳳菲都已經二十二歲了,卻還是如小女生一般的毛燥,不過她的身材真是靈潤得沒有話說,開始有了凌月霜與劉若欣一般地風情,讓每一次的疼愛,都欲罷不能。

    絕愛一笑,溫和的說道:“不要急,什麼事這麼高興,慢慢說。”

    但是他被拉了起來,還不知所以的被拉了出來。

    “老公,這是給你新招的祕書,你看還滿意麼?”雲家三姐妹都已經待產在家,而此刻姬緣處理着龍騰公司裏所有的一切。

    眼眸如春,帶着淡淡地春潮,這優物,此刻大庭廣衆之下,也敢如此地挑逗我。

    好美的女孩子,汪汪地眼裏,此刻帶着一種好奇,盯着我又盯看着四周圍着她的衆女,她有些羞澀,也有些激動,沒有想到,她竟然可以看到夢中的白馬王子,帝國最帥氣的龍子。

    “老公,給你介紹,這就是京都的第一美女大學生寧玉霜,你看,漂亮吧!”

    漂亮,何止漂亮,簡直就是小龍女重生了。

    絕愛看着這個青春妙漫的女生,骨子裏竟然有了一種獵豔的慾望,這女生真的太美,真是比北鳳菲都美上幾分。

    “龍、龍子,我叫寧玉霜,我、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麼?”驚喜羞澀,這一刻,寧玉霜幸福的都快要昏厥去過。

    絕愛沒有開口,四周的衆女的鼓勵聲卻已經響起,接着寧玉霜被人重重的推了一把,投懷送抱的進入了絕愛的懷裏,笑聲在這裏響起了一片。

    桃花運似乎還沒有完結,絕愛有些吃驚的看着懷裏含情脈脈的女生,嘴角流露出曖昧的笑意。

    或者屬於他的豔福之路,還很長,看着寧玉霜,絕愛心裏欣喜的想到。

    一年半了,曲芳芸終於醒了過來。

    但是她忘記了一切,家族、愛人,還有一切的情仇愛恨,都已經遺忘,但是絕愛很有信心,他與這個女人可以重新開始。

    對她來說,遺忘記或者就是一種幸福。

    凌傲也不是當初進入學院的青澀男生,雖然也只有二十歲,但是這兩年的經歷,已經讓他成熟。

    總是被女人推倒的他,這一次,決定反抗,要去推倒,他喜歡的所有女人。

    寧玉霜或者還有曲芳芸也可再推倒一次。

    最近京都裏不是傳聞,出現了四大女神麼?

    他還是有興趣去見識一下的。

    當然,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本書完)



    上一頁 ←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