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攻略 » 第201章 終級一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攻略 - 第201章 終級一戰字體大小: A+
     

    雖然絕愛與曲芬芸之間,還談不上感情,但是這情慾,也不是說控制就能控制的,所以帶着獻身的她,卻在最後呻吟歡啼,纏綿高歌,原來男歡女愛的滋味,就是這般的暢快,這一刻,就算是去死,都已經值了。

    沒有讓這女人有一絲的休息時間,絕愛全力的掠奪,處子花房的綻放,雖然纔是第一次,但是絕愛沒有憐香惜玉之心,一夜之間,五次的瘋情索要,讓這本就疲憊不堪的女人,用盡了身體裏的最後一抹氣勁。

    在天亮的時刻,她已經陷入了意識的昏厥,絕家在她最後一抹意識淪失之前,冷冷的告訴她:“在你的身體對我有用之前,你還不能死,你一定要牢牢的記住。”

    衆女起得很早,或者這苗家莊園,此刻只有曲芬芸一人在睡,這些日子,她一定很累很累,又加上昨夜的瘋狂,她還能起身麼?

    擔心,焦慮,還有無限的祝福,都掛在所有人的臉上。

    “絕愛,爸相信你,我們會永遠的站在你的背後支持你。”龍淵情的話,此刻顯得很是深沉,雖然化功大法的威力沒有親眼見到,但是魔尊的強大,那一刻可是連戀塵師傅聯手,也沒有打過的。

    兒子的武功也是異常的厲害,但是要他不擔心,那也是不可能的,誰叫天下父母心呢?這可是他龍淵情唯一的兒子。。1 6K小說網,電腦站,。

    “絕愛,我現在已經想通了。如果你能回來,我也願意當龍家地媳婦,與北鳳菲好好的相處,不過我的身材不好,你可不能討厭我。”葉雪兒的話。含着幾分羞喜的眼淚,從入住苗氏莊園,她慢慢地敞開自己警惕的心。

    這裏沒有恨,只有愛。沒有對抗,只有相融,漸漸的,她已經把葉家與北家的恩怨,拋卻腦後,看着眼前帥氣凌然,霸氣滔天地少年,她一顆澀澀的芳心,早就已經不知不覺的失落。

    “喂,雪兒。你真是不厚道,這些話本來是我說的。”任佳佳兩步就衝了出來,從昨天晚上,她就一直在想着,絕愛決戰之前,她應該說些什麼,一宵之後,剛纔葉雪兒所說的,就是她準備要說的。因爲她們本就住一個房間,卻沒有想到這小丫頭,竟然撿她的便宜。

    “絕愛,我可是大美女,雖然我爸非要我嫁給你,但我可是不太情願的,如果這一次你能平安的回來,我會好好的考慮一下,這個機會。你可要珍惜了。”少女傲然地臉上,動情無比,卻說出這種話來,讓一旁的數女忍俊不禁。

    香豔玫瑰,的確很漂亮,身材在衆女中也是一流的。堪稱波霸級的人物。但是話意裏的高傲,與她神情的期盼。根本就不相配,她哪裏會不知道,這個越來越誘惑她的成熟少年,連北林校花榜的北鳳菲、張清、劉若兮、章雲露都已經羅入懷中,又豈會狂想她地姿色。

    但是少女的心裏,也實在要爲自己留幾分面子,所以這話說出來,她自己卻首先澀紅,躲到那嬌小玲瓏的葉雪兒身後,葉雪兒靈敏的芳心中,雖然也喜悅澀動,但是她卻很有剋制能力,此刻只是秀眸含情,脈脈溢動。

    早餐吃得還是很開心的,衆女的殷勤,讓絕愛成爲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連那戀塵也第一次參加了早餐大會,看着絕愛無盡的豔福,看着女兒吳情那又喜又羞的臉龐,紅潤盡現,幸福笑意,他不得不爲這徒弟地豔福感嘆,如果當初自己也有這般的福運,他也不會去當和尚了。

    雖然是四不戒和尚,但還是和尚。

    絕愛首先離去,他只是一個人。

    但是院子裏的女人哪裏還坐得住,在絕愛離去了以後,紛紛的駕車奔赴帝海邊,那裏是寬大的沙灘沐場,平時就很有很多休閒玩水的遊人,但是從昨天起,這裏就已經被封閉,可是人潮還是不少,也不知道是誰走漏了消息,此刻在帝海海灘旁,有着人潮擠動地人羣。

    或者是重生之魔,想在這裏盡現魔性地霸氣,讓世上驚怕,所以纔會選擇這麼一片視野開闊的海面吧,而且就算是力不從心,水裏也是逃走地最佳途徑,所以重生之魔對附近的軍隊,並沒有太多的擔擾,相反,看到的人越多,那未來的日子裏,他的聲勢就會越高。.1

    他對化功大法很有信心,才半個月,他已經練化了一千多壯男人的精華,功力一日千里,如此曠世奇功,他自認已經天下無敵。

    莊園裏只剩下的僕人與衛隊,當然還有這裏的主人苗紫青,她拒絕了衆女的邀請,一個人留在家裏,安靜的氣氛中,她似乎又回到了以前沒有兒子的時候,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品嚐寂寞。

    “孩子,媽向天禱告,願意用自己的生命,來換你的平安,請上天垂憐。”雙手合一,苗紫青只能在這裏,默默的爲決戰的兒子祝福。

    曲芬芸也醒了,醒來的時候,也是正午,下身女人私處的創痛,並沒有讓她有絲毫的不適,相反,一下子跳了起來,該做的她都已經做了,現在也到了她該用自己的血,讓父親醒悟的時候了。

    當苗紫青過來看她的時候,她已經不見了,只在那牀上,留着一攤鮮紅的血色,訴說着昨夜一個純潔的身體,曾在這裏悄然的綻放過,甚至連那一縷殘香,都沒有徹底的散去,幽幽而盪漾,讓這臥室裏,依然充滿着春意一艘快艇,一條瘋狂的身影,曲宇東整理得畢畢挺挺的身形,已經出現在炎日當頭的海面,那眼睛裏狹長的神光裏,有着一種無盡的毀滅與妄動,一聲長長的大笑,身形竟然已經飛起,如一隻蒼鷹,落在了海面上的那塊浮臺上。

    也不知道是誰,早在就在這裏放置了一塊五六十平方的浮木,織在一起,就成了今天大戰的擂臺,數萬雙眼睛,注視着重生之魔的身形,驚心動魄。

    身一落定,氣勁就已經散發,四周的水潮,立馬洶涌澎湃,掀起了巨浪,一波又一波的向着岸邊衝擊着,真是如萬馬奔騰,嘯傲天下的氣勢。

    “龍淵情,出來,如果今天你不敢出來,你就不配做帝國的總統,你是個懦夫!”辱罵的狂聲,遠遠的送到了岸邊,傳入所有圍觀的人羣中。

    總統是他們所有人的偶象,容不得任何人污辱,人羣中,已經響起了赤耳的回罵聲,而更有些衝動的人,已經大聲的要求總統出馬,把這狂人給撕殺。

    在他們的心中,總統龍淵情,是戰無不勝的悍將,是帝國的英雄,任何人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砰砰”二聲巨響,那掀起的滔天浪花中,竟然騰起一道青色的身影,緩緩的落在了檯面上。

    “魔頭,憑你也配向我爸叫陣,讓我來教訓你。”絕家在水下一直等待的身形,終於露出了水面,一抹晶亮怒意的眼神,直視着這不可一世的重生之魔曲宇東。

    “原來是你這個小雜種,不在女人堆裏睡覺,跑到這裏來找死,難到你就是十八年前失蹤的嬰兒?那敢情好,今天我讓你再死一次。”曲宇東與之前的他已經完全不同,以前的他很卑鄙無恥,一臉的陰森,但是此刻,卻是滿臉的邪惡,連那一雙眼睛裏,都滿是邪氣。

    岸上已經傳來了驚訝的議論聲,帝國民衆從來不知道總統龍淵情,竟然還有一個個兒子,驚喜之聲,竟然驀然升起,總統龍家本就是帝國的希望,是帝國盛世的國脈,沒有人希望後續衰落的。

    “就憑你,練了歹毒的化功大法,就以爲自己是天下無敵了麼?”絕愛眼裏射出憤怒的眼光,瞪着這魔氣沖天的重生之魔,本以爲魔尊死後,可以天下太平,卻沒有想到,這些邪惡之徒,卻陰魂不散,如果沒有姬緣的玄陰女體,天下間,還真是沒有人可以剋制得住他了。

    曲宇東陰陰一笑,叫道:“那就接本尊幾招試試?待本尊收拾子小的,再找你的老子算帳,我要你們龍家,徹底的在人世間消失。”

    氣勢凌厲的氣勁,帶着黑色的魔氣,已經如海上的霧般的,在這裏騰起,那滔滔海水,更是一波高過一波,在二人交織的氣勁中,凝聚碎裂,然後片片散去。

    正與邪,善與惡,最終極的一戰,在這裏狂烈的展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