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攻略 » 第200章 以身恕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攻略 - 第200章 以身恕罪字體大小: A+
     

    或者是對曲宇東的憤恨,所有的人也對絕愛非常的擔心,因爲這一戰,面對的敵人,已經不算是人,是禽獸,而這一戰的重要性,就算是最小的葉雪兒,也知道它嚴重的後果。

    如果沒有人可以對付重生之魔,那帝國將會面對着巨大的危機,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的法制都是空白的。

    經過商議,絕愛當然是出戰的第一人選,從歡喜禪功到龍脈之力的全新改變,他的身體,也渴望着巔峯一戰,這一點,連戀塵都已經感受到了,此刻絕愛身上無窮的戰意。

    而戀塵卻另有任務,他要與身體恢復大半的北欲天一起去救人,除了要救許芊柔的父母,還有很多抗拒曲宇東,而被他軟禁的大集團公司負責人。

    看樣子他是想殺雞給猴看,用挫敗總統,來讓所有反對他的人驚畏,而從達到一統商業或者政界的目的。

    最可恨的是此刻,日國竟然有武力侵犯的跡象,龍淵情已經收到南海艦隊的通報,日國艦隊大批的自衛隊部隊,已經調到了帝國的公海,有着隨時攻擊的張揚姿態,第三軍區的任長青,已經火暴的被龍淵情派到了海軍總指揮部,監控所有的一切。

    這一天,苗氏莊園,都是在驚魂未定中度過,雲清雅與姬緣幾女,成熟一些,當然是安慰衆小女人,到了這個時候,姬緣當然也沒有辦法離開。不過看她與衆女的相處,到也讓旁邊地絕愛,感到了絲絲的安慰。

    雲豔雪也安靜了下來,葉雪兒與任佳佳她們幾個小女人,也都沉穩了許多。那雲豔雪甚至偷偷告訴姐姐,如果絕愛真的需要元陰氣息的話,她、她可以給他,雖然含羞。但是身爲警察的她,當然已經知道魔地厲害,她也不想這個小男人出事的。

    唐婉兒與柳芷然也都含羞開口,連那姚如水與江嫣虹她們,也都有着這種想法,不管有多少女人,這一刻,衆女都能夠同心,把那份對帝國的擔心,轉化成了對絕家默默的深情。

    身爲大姐地雲家姐妹。一時之間,還真是不好決定,但是天色黃昏的時候,苗氏莊園,竟然來了一個很是讓人驚訝的客人,曲芬芸。

    曲家此刻已經是家破人亡,大哥死了,二哥也被殺了,雖然這兩個大哥狂妄自大。利慾薰心,但是親情之緣,也有着無比的心痛,曲家,現在也只剩下曲向飛了,這還是她不久前才知道的,曲向飛是曲家現在唯一的根。

    所以在父親要戮殺他的時候,曲芬芸暗中偷偷的把他放了,這也是她唯一能爲曲家做的。

    父親已經瘋了。她已經無力阻止。

    當絕愛衝出來的時候,曲芬芸已經跪在了龍淵情兩口子地面前,神態堅定,有着強烈的渴望。

    “曲芬芸,你還來幹什麼,算我北鳳菲瞎了眼。竟然把你當成朋友。你看看,你們曲家做了什麼。殺了多少人。”曲宇東爲了練就化功大法,已經屠殺了很多人,而最近京都不斷有失蹤的記錄,幾乎大部分都是他所爲。

    “早知道當初就應該讓她被絕家一掌劈死,也好過現在讓她爲非作歹。”徐盈也是很憤慨的,那天她走的時候,自己還有點可憐她,現在就算是拿刀捅她,也沒有人可憐了。

    把心愛的小男人置身那般的危險處境,衆女哪個不心懷怨恨,一時之間,都大聲的破口大罵,一二十個女人,這聯合起來,還真是有種要把人罵死的意味。

    連那雲露也有着要趕走她地意思,以後苗家莊園,不想再看到她。

    曲芬芸一聲未吭,低頭沉呤了很久,一直到龍淵情擺手,制止衆女,她纔開口。

    “我知道,就算我如何恕罪,也洗不盡我滿身的罪孽,其實我本就是一個早該死去的女人,這一次來,只是求你們給我最後一個恕罪的機會,化功大法,實在太厲害,我只是想把我現在唯一剩下的元陰之息,送給絕愛,這也是我唯一能做到的。”北鳳菲上前一步,很是鄙視的說道:“你以爲這裏只有你一個女人,我們姐妹這麼多,哪個都願意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給絕愛,不缺你一個,你還是走吧,不要讓我們趕你。”不想說得太多,北鳳菲拒絕了她的好意。

    自家地衆多姐妹,今夜都安排不過來,處子身軀的還有不少人呢?

    像唐婉兒與柳芷然都已經住在一起半年多了,就算是獻身,也輪不到這個重生之魔的女兒。

    曲芬芸對衆女的鄙視並沒有一絲的心痛,或者她的心早就已經痛得麻木了,微微地站了起來,修長地身體,如寒風中的一抹小草,有着悲憐而無力地承受,對生命,她真的已經沒有任何的希望。

    “你們當初救了我一命,現在我願意把我這條命還給你們,我曲芬芸,從來就不會欠任何人東西。”那嬌軟無力的身體,竟然突然的變得凌厲,一抹鋒利的刀鋒,劃破星空,在衆人眼前一閃,就已經割向了自己的喉嚨。

    沒有人想倒這女人如此的剛硬,連尋死也般的毫不託泥帶水。

    絕愛也是一驚,身形飄進,電光隨行的手已經牢牢的握住了她的手,而鋒利的匕首已經割破了她的喉嚨,一抹血絲滑滑的滲現,如果再晚一秒的功夫,這個曲家的女人,就會變身厲鬼,魂飛魄散了。“我給你一個機會,今夜,把你的元陰獻給我。”絕愛冷冷的臉上,有着一種無聲的霸氣,說出的話,就算是龍淵情,也沒敢吭聲。

    絕愛放開了手,就已經轉身離去,那曲芬芸眼裏滑落了幾抹激動的淚水,晶瑩剔透散着一種恕罪的喜悅,匕首驀然的掉落在地下,她整個人又如泄氣的皮球一般,倒坐在地下。

    絕愛開口,沒有人再說什麼,只是衆女眼裏,分明有着同情,對一個如此尋死的女人,她們也非草木,哪能一逼再逼。

    唐婉兒與柳芷然她們都有些失望,本以爲今夜她們有做女人的機會,但是沒有想到,這曲芬芸一到,就已經佔去了她們夢幻很久的期待。

    還是苗紫青心軟下來,爲她脖子處包紮了一番,她不明白兒子爲什麼這麼做,但是這個已經充滿悔恨的年青女人,如果能活下來,也算是救人一命,勝七級浮屠了。

    魔的三個女人,北鳳菲、許芊柔,還有些刻的曲芬芸。

    他都已經原諒了兩個,而最後一個的曲芬芸,如此的懺悔之下,絕家還能血屠殺戮,結束她的生命麼?

    當然不行,他並不是那般殘忍的人,而且他感受得到,這個女人,現在已經是心如死灰,此刻前來,根本就沒有抱活着的希望,或者就如她所說,只希望在死之前,能稍稍的恕少一點她的罪惡。

    比上次見的時候,她瘦了很多,但是二十歲青春少女的身體,該擁有的靈美,卻一樣也不少。

    酥胸,蠻腰,玉臀,皆有着清香徐動的豔色,這就是走進絕愛臥房的曲芬芸此刻的模樣。

    清洗過了,連那凌亂的黑髮也都整理了一番,身上一件很是隨意的睡衣,並沒有任何的遮攔,這一次來,本就是爲了獻身,本就是爲了尋找死亡,連死都沒有恐懼,失身又算得了什麼。

    沒有愛,也沒有恨,在她與這個男人之間,只有平凡的陌生,把身體給她,只是一種恕罪的方法,這與深情愛意,沒有任何的關係。

    女人的倩美,就綻開在絕愛的眼前,曲芬芸沒有一絲的猶豫,進了房就已經把身上那件衣服扔下來了,雪白的肌膚,帶着一種毀滅的慾望,激發着肉慾的衝動,曲芳芸的心中,只有一種解脫,把自己的身體作補償,那麼就算是死,她也安慰了。

    羞澀,她忘記了,矜持,她沒有那個時間,輕步慢行間,就已經到了絕愛的身前,把青春活力的美妙體,高高的揚起,玉峯高聳,秀靨平和,就等待着絕愛的掠奪。

    絕愛卻輕輕的笑了一笑說道:“到牀上來,我要女人的時候,不習慣在地下弄。”反正都已經沒有知覺,就算是再淫慾她一下,她也是無所謂的。

    不過還好,黃芬芸很是聽話。

    她慢慢的爬上牀,跪在牀上,雙手撐前,玉臀高高的翹起,那鮮美的嫣紅祕處,此刻已經淫蕩的露出珍珠般嬌嫩的聖地。

    既然獻身,也不管這姿勢是不是淫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