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攻略 » 第122章 春宵豔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攻略 - 第122章 春宵豔動字體大小: A+
     

    絕愛嚇了一跳,趕緊衝了過去。

    倒黴的事就是經常發生,當絕愛雙手剛剛扶住她雙臂的時候,北鳳菲的頭就已經承受不住的靠了過來。

    這一刻,到了壓抑的邊緣,“嘔”的一聲,那酒氣,吐得絕愛全身。

    更讓絕愛無奈的是,這小女人不僅吐,還緊緊的抱着他,自己也弄得一身的穢物,而且小嘴裏拼命喃着絕愛的名字,真是有幾多憐柔之態。

    忍着那沖鼻的酒氣,絕家把她抱了起來,心裏想到,以後再也不能讓女人喝酒了,這樣子還真是慘。

    新樓裏安裝了簡易的太陽能,這八月間,天氣炙熱,此刻熱水還是有的,絕愛就把這北鳳菲抱進了浴室,這樣子不清洗,今夜還如何睡覺。

    本想以爲熱水衝過了之後,北鳳菲可以清醒一點,但是很讓絕愛沒有想到的事,這小女人只是玉臂纏在他的脖子,始終都不肯放下,最後好不容易把她放下了,她還是閉着媚眸,站也站不穩。

    髒物洗淨,但是兩人身上的衣物,已經全部被打溼了,北鳳菲身材太過於豐滿,張清纖瘦的衣裙,根本就有些不太適合,此刻水一溼,那內裏的春光,幾乎是原形畢露,軟軟的乳罩,連那兩點都遮不住,盡顯豔色。

    身體幾乎就靠在絕愛的懷裏,火熱而帶着摩擦的誘惑,玉臀幾次貼在他地跨下。似乎想找到更好的位置,摩挲挺動,真是撩撥着男人最原始的慾望,今夜絕愛,本也喝了不少酒。

    “鳳菲。你要是再不醒,我可是要脫你衣服佔你便宜了。”絕愛感受到身體的異樣,北鳳菲本就很美,此刻半掩半露的性感。他真地有些抗拒不住,那丹田的火熱,已經如龍騰雲般的開始漫散整個體脈之中。

    也不知道北鳳菲究竟是聽到了還是醉意中,嫣紅的桃腮一片愉快地笑意,更勝午夜的皎潔月光,帶着朦朧的嫵媚之意開口輕語道:“便、便宜,給你佔,給你佔…”嘴裏不清的說着話,身體還很不老實的向絕愛湊來。

    一巴掌,很是用力的打在北鳳菲那碩大圓潤的豐臀上。這個優物,這個狐狸精,真是把他害慘了,這種誘惑,不是讓男人犯罪麼?

    “嗯,啊!”二聲,不是慘痛,而是一種嗲聲,一種嬌語。一種很是曖昧的呻吟聲,那禁處被刺激,女人自然而泄出的一種春波情潮,那秀眸間,在那醉酒之中,更增添了幾分讓人不敢對視的瑩光。

    這一刻,北鳳菲那雙漂亮地眼眸,已經睜開了。

    手伸到自己的裙腰帶上,身形一縮。那長長的衣裙就已經離開了鮮嫩的肩臂,軟溼的褻衣已經暴露了半邊迷人的乳峯之暈,那山巒之間,溝壑橫生,讓絕愛不經意之下,有種一探溝底神祕的慾望。

    對女人已經不是嫩手。知道那乳溝下。定有這美人最動人的身體妙漫之果實,如那成熟的掛樹頭荔枝。等待着採摘與品嚐。

    手更是用力,拉扯着裙子,雙肩已經躍現,絕愛嚇了一跳,正想準備離去,把浴室留給這個女人,卻沒有想到,背後已經被緊緊地抱住,一縷夢幻般的聲音,帶着誘惑還有憐怨的氣息,在他耳邊響起。

    “絕愛,陪我!”

    衣裙終於落在了浴池的地上,接着在絕愛的眼角處出現了那小小的粉紅色褻褲,還有那軟白色的乳罩,四散狼狽的都被這北鳳菲解了下來。

    雖然沒有轉身,卻也都知道,這一刻,身後緊緊抱着她的朝露牡丹,已經是赤裸裸體了。

    一雙軟綿圓潤地雪峯,已經緊緊的貼在絕愛赤裸的上身背後,不經意的抖動,都是一種銷魂的磨擦,低聲的呤啼,似乎在北鳳菲地喉間有了不抑地外泄,聽到絕愛的耳中,卻是一種亢奮地勃發,一種致命的挑逗。

    歡喜禪功的慾望真勁,已經從丹田更是擴散,絕愛自己知道,那身下的澀物,已經開始暴出凌然的氣勢,把那溼淋淋的長褲,都已經撐起了高高的帳蓬,這個女人,真是妖精,這般的挑逗是男人都受不了。

    玉臂,玉峯,都已經緊貼,此刻一雙嫣紅火熱的香脣,更是在絕愛的背後,一點,一點的舔弄着,舌到之處,已經激起了星火燎原之勢,情慾之潮,一發而不可收拾。

    絕愛,終於轉身了。

    北鳳菲最動人少女神祕的嬌體,就在他的眼前,分明的展現。

    鳳眸露出一線,淺笑的嫵媚籠罩着她整個青春嬌嫩的身體,鼓漲的玉峯,靈美的腰身,還有那修長的大腿,當然那大腿間,悽悽美景更是飄然盪漾,隨着熱水的淋落,順成最柔軟誘惑的聖潔之地。

    酒氣早就已經消散,魔欲心法更是在體內運行,這一刻的北鳳菲不是因酒而醉,而是因愛而情韻生融。

    動人的情態,嫵媚的妖姿,勾魂的誘惑,每一種身體的美麗,皆只爲眼前的男人而綻放。

    今夜,她將真心真意的把自己,徹底的交給幸福。

    這一刻,倒是絕愛醉了。

    牀單是新的,素樸而清新,北鳳菲修長的身軀,一絲不掛,在窗戶月色的投射下,神聖得如同最嬌豔的牡丹花,花蕊綻放,魅力無邊。

    當勾魂的玉腿,纏住絕愛的腰姿,一切火熱,皆已經被提到了崩潰的邊緣。

    這一刻,神魂色授的絕愛,只是在心裏破口大罵:“操,這可是你自己找的,我雖然是和尚,可也是男人。”

    第一次,這種野欲的放縱,終於壓制了絕家的佛性,絕愛已經被情慾經瀰漫了所有的心緒。

    鮮嫩的花朵,再美,也擋不住凌然暴力的攻擊,桃花片落,慘聲蕩波,當絕愛放內心的堅持,盡情的享受這份春色品味的時候,北鳳菲的痛苦來臨。

    一朵刺眼的血梅,無聲的滴落在嶄新的牀單上,這個魔域最豔美的聖女,這個北林學院最高傲的第一美女校花朝露牡丹,已經獻出了自己的純潔,獻出了自己最珍貴的一生。

    少女羞澀的陣陣痛楚中,依然可以感覺到,抹抹的溫情與幸福,或者這就是她渴望想要的生活,做一個羞羞的小女人,盡情的享受平凡人們的一切。

    歡喜禪功,又有了暴漲的跡象,那本來退卻的力量,卻在洶涌澎湃的陰柔氣勁推波助瀾之下,打開了絕愛的玄關,連絕愛自己也沒有想到,他竟然在這一刻,突破了第一層的心法。

    雲清雅、劉若欣,還加上天生媚骨之身的北鳳菲,絕愛身上提練的玄陰之息,已經有足夠的強大,這三個天之嬌女,都有着絕對的陰柔魅力,雲清雅二十四年處子元身,劉若欣的玄陰體脈,再加上北鳳菲的柔媚之身,豈不是歡喜氣勁,最佳的補品麼?

    這一夜,有着荒唐,也幾分瘋狂,早上天色才矇矇亮,絕愛就起來了。

    一是爲了避開,免得被清姐與徐盈她們看到,讓她們難過,其實從道理上來講,他現在最要疼愛的,應該是張清姐纔是,因爲她是第一個陪在絕愛身邊的女人。

    二是爲了身體的澎湃能量,這一刻,絕愛有着暴泄的衝動,歡喜禪功突破第一關,那力量在脈內強勢衝擊,讓他有種不堪負荷之感,所以這一大早,他就來到了僻靜的野外,夾着龍形萬變的招勢,用歡喜禪功,對這裏狂轟亂炸。

    身體輕了許多,一躍三丈,根本一點也不吃力,那身形飄動,更是行雲流水,舒服至極,一手肉掌,更是比利刃更鋒利,那碗口大的樹杆,幾乎是削鐵如泥,連那最大的一顆古樹,也被擊得千嗆百孔。

    有了一個美若仙子的女人北鳳菲,還讓功力大增,真是出乎絕愛的想象,這一刻喜悅,隨着龍形的幻化起舞,夾着喜歡禪功的極至,他心在徜徉高歌。

    身形在林間飛來躍去,如神龍邀遊人間,戲嘻天地,這一身的功力,真是比出山前,高了不止二倍,就算是此刻黑衣人,哦,就算是那魔再來,絕愛相信也不再懼怕。

    歡喜禪功的突破,讓絕愛想起了師傅的話,愛上一個女人,就是讓保護她一生平安,讓她一生幸福。

    而絕愛知道,要保護身邊的女人都平安,那他就要達到師傅所說的無敵境界,讓所有對他窺探的敵人膽寒。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