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攻略 » 第121章 心靈相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攻略 - 第121章 心靈相依字體大小: A+
     

    北鳳菲的故事,的確很精彩。

    “魔並不是一種傳說,而是確實存着,數百年之前,魔是一個組織,而我們家族,也是屬於其中一員,魔有三大絕技,魔滅三式,魔影功與魔欲,此刻都已經現世,這表示着魔劫已經來臨,因爲在我們的家族祖訓裏,有這一說法,魔生衆滅,劫數臨生。”

    “我們北家就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而我就是家主北欲天的女兒,在我還是二歲的時候,魔見我根基優秀,而且天生媚骨,所以收養了我,只是沒有想到,這個被我視爲尊父一般的人,竟然對我動了邪念,或者魔的戾性,就是如此,我本應該早就習慣的。”

    北鳳菲的話,顯得越來越是傷緒。

    “我進來北林,並不是因爲北林的名氣,而是這裏有一個女導師,是魔宿命對手的女兒,魔一直很忌憚,想借之把對手除去,這女導師就是吳情,她的父親應該就是目前世上堪稱第一神祕高手神龍。”

    這話讓絕愛與張清她們驚嚇了一跳,沒有想到,無父無母,一身孤單的吳情,竟然會有親人存在,這還真是料想不到。

    “黑虎盟,黑手,都屬於魔的勢力,我屬於魔域的聖女,身上修練魔滅三絕,而黑手就是魔欲功,還有一個魔無影,她們都是北林的學生,其實北林,暗中隱藏的實力,比我們想象地都要龐大。因爲不僅有魔的勢力,還有政府的勢力,這二者百年來,是不斷的鬥爭繁衍的。”

    徐盈卻是一愣,禁不住地問道:“你說北林裏還有魔的人。那魔欲功與魔無影究竟是哪個一個,我們認識麼?”

    北鳳菲擡頭看了絕愛一眼,見他沒有說話,便輕輕說道:“她們都是很漂亮的女生。只是不好意思,我不能把她們的名字說出來,我相信有一天,絕愛自然會知道地。”

    這種陰謀與實力的較量,已經不是一個人可以改變的事,關係到國運,絕愛倒不擔心魔會對他們不利,必竟與魔的長遠目標來說,他也只是一個插曲罷了。

    但是北鳳菲的話,卻讓張清二女膽顫心驚。這種渾水,她們還真是沒有想到深到如此程度。

    “好了,你們不要擔心,自古就是邪不勝正,就算那魔再有勢力,最終也會功敗垂成,這是天命,如此世道,也容不下這等喪心病狂的歹人。夢醒無蹤,我現在只想過一個平凡人的生活,像那魔無影一樣,做一個有情有愛的小女人。”

    看到三人一臉的凝重,北鳳菲卻出奇的放鬆了心情,這短短几天地死亡掙扎,還有死而復生的喜悅,她把一切都已經看開,只想做個傻傻的小女人。要比張清更傻。

    “北鳳菲,我暫且相信你所說的話,但是有一點我要提醒你,如果你想留在絕愛的身邊,一定要讓所有的姐妹都接受你,因爲喜歡絕愛的人。已經不止我一個。”

    張清很少有這般不客氣的語氣說話。但是這個魔的女人,讓她心裏餘悸。她也只是不想讓絕愛不再受到傷害而已,而且更心疼地是,原來在她們未知的時候,這個小和尚,竟然又經歷了一次生死。

    “嗯,我知道,我會珍惜。”一向高傲無比的北鳳菲,卻顯得如此的溫和,對張清的肅厲,也只是柔順的應從。

    找不到理由,徐盈有些急了,這個狐狸精可不是好人,她纔不要與她做姐妹呢?

    但是張清已感受到徐盈的心情,輕笑道:“不管是什麼樣的壞人,上天都會給她一個機會,北鳳菲就算以前做錯了什麼,我們也不能拒絕她重新來過的真心,說實在話,我相信她。”

    徐盈沒有話講了,北鳳菲卻已經感動得落淚,這個從來沒有低三下四求過別人地女人,第一次爲了張清的寬融而感動,心裏發誓,一定要死死的抓住,人生重新來過的機會,把自己的一切,都融合進這些善良的心意中。

    “清姐,你倒真是好人,又把我送人了,張叔與蘭嬸還等着咱們結婚生子呢?”有這樣麗冠羣芳地美女做女人,絕愛當然不會拒絕,就算是不願意,他體內地慾望歡喜禪功,也讓他沒有辦法拒絕。

    張清瞥了絕愛一眼,嘆了下說道:“算了吧,反正又不多她一個,雅姐的別院裏,都快住滿了,我也不在乎鳳菲這一個人,再說她這會兒,也地確需要有人的關懷,我只好大方一點了。”

    她的話,總是讓絕愛有種舒心的感覺。

    手一伸已經把張清拉了過來,脣角滑過,已經在她嫣紅的青春嬌脣上,吻了一口,讓那張清羞得玉臉俏紫,半天也說不出話來,這還是絕愛,第一次主動的與她親近。

    只是張清這羞不可耐的表情,讓二女有些忍俊不禁的意味,徐盈笑了,連那北鳳菲也笑了,三人間,再也沒有嫉妒,對張清,她們皆有着同樣的心思,由衷的敬佩,她們的愛意,都由她寬融的搓和,世上還有什麼事,比這更讓她們感動呢?

    從這一天的談話開始,北鳳菲與張清的關係,變得很好很好,徐盈心中雖有介蒂,但是看着北鳳菲真的在改變,心裏的抗拒,也在慢慢的發生改變,看到這一切,絕愛心裏暗暗的有種欣喜。

    二十天的時候,房子終於蓋好了,沒有特別的裝飾,只是簡單的鋪了點地板磚,外牆磚什麼的,而且搬家的那一天,鞭炮陣陣,鄉里領居都來慶賀,蘭嬸與張叔,二人整天都沒有合攏嘴,招呼着感謝着衆人。

    那頭野豬終於用到了實處,再加上了徐盈買來的其它菜,弄了十桌,盡飲暢歡,笑聲連連,只是讓絕愛好笑的事,那北鳳菲對野豬特別有感情,躲在廚房裏,明爲當助手,實在偷吃,最後連徐盈與張清也被她的吃像激起了食慾,一起參於了這場美人貪嘴圖。

    四五十個人,連幹了二十天,一幢三層的小樓房,再加上前後的圍院,都已經整整齊齊,讓三女都有些驚訝的是,這種工程,才用了八萬塊。

    最後還是蘭嬸說,許多幫忙的鄉鄰,都沒有要工錢,這種赤誠的無私,對北鳳菲來說,是一種心靈的震撼,在她人生中,有利纔有動力,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而純樸的鄉里人,給她上了最有用的一課,人與人原來也可以這樣相處的。

    一直吃到日落黃昏,這一家人忙得團團轉轉,但是有新居,明亮清爽,衆人還是欣喜不已,連飯都沒有吃,卻都神情興奮,那徐盈與北鳳菲也是如此,好像這就是她們自己家一樣的。

    這雖然是新樓,但是與都市裏的別墅相差又何止千里,只是這二女的喜悅,卻是在這房子裏,找到了心靈的歸宿。

    收拾完所有的雜亂東西以後,天已經黑了,蘭嬸親自下廚,做了十多個小菜,各式都有,順便還把一支大野參燉了出來,把湯端給了三女,說是這幾天累壞她們,要補補,而絕愛與張叔開始解決飢渴,風捲殘雲,酒也是灌過不停。

    家有喜氣,就壓抑不住的興奮,那從來沒有嘗過酒味的三女,竟然有了這等興致,開始與張叔與絕愛碰杯,喝完野參之後,紅潤嬌麗的秀靨,根本就是春意盎然,鮮紅的嫣脣,連說出的話,都帶着酒氣的芬芳。

    醉了,都醉了,三女軟綿的身體,似乎都有了火熱。

    而絕愛醉了,被眼前三美醉酒圖,吸引了所有的心神,他把這抹深深的印在腦海裏,想用意境之筆,把這副美景畫下來,一生珍藏。

    “唉,這些孩子真是的,就算是高興,也不能喝這麼多啊!”蘭嬸過來,看着這酒桌上亂套了,而老頭卻還是笑意不止,碰到這麼高興的事,他也隨着這些年青人鬧了。

    “沒事,沒事,年青人喜歡就隨他們吧。”張叔吃完,與蘭嬸一起進房了,把這裏留給了絕愛她們。

    一個一個的倒了,絕愛只得無奈的搖頭,把三女一一的抱進了二樓她們自己的房間。

    現在房子多了,三女都不需要擠在一起。

    只是絕家正準備進浴房去沖洗一下休息的時候,一臥房裏,傳來了難過的嘔吐聲。

    是北鳳菲,鳳眸春光,盪漾情潮,上身爬在牀外,那胸前靈潤飽滿的雪峯,都已經蕩成了巨浪,但是無力的身體,卻如何也站不起來,她真的快忍不住要吐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