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攻略 » 第84章 生死難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攻略 - 第84章 生死難料字體大小: A+
     

    感受到一種滲入心肺的刺痛,身上很是沉重,但是黑鶯終於慢慢的睜開了眼睛,這才發現,原來這種沉重,是因爲身上壓着絕愛的身體,剛纔爆炸的威力,如一場噩夢,在她的腦海裏閃過。

    “絕愛,絕愛……”她比一旁的林媚是更是緊張,一下子翻轉身來,只是身上的絕愛卻已經氣息微弱,慢慢的從她的身上滑了下來。

    “絕愛,絕愛,你不要嚇我,不要嚇媚姐,不要,千萬不要。”林媚早先一步,把絕愛軟綿的身體緊緊的抱住,動顫的表情,有着傷痛欲絕的悲苦,這一刻,她忘記了控制自己,或者是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黑鶯額頭還流着一抹鮮紅的血絲,滲向那黑鶯的精緻面具,讓她看起來,絕美中,夾着幾縷妖嬈的媚魅之誘惑,只是看着絕愛一身鮮血淋漓的慘況,她沒有時間顧得上自己,玉手捧住絕愛俊逸的臉,那溫柔得,如世上最癡情的女人。

    聲音如夢幻,銀鈴的呼喚着:“絕愛,醒醒,你快醒醒,我是雲露,我是雲露,你醒醒……”淚如潮水,洶涌澎湃,與那血色混合,形成了一種很是狼狽的模樣,只是旁人的關注,她們皆已經忘記,此刻,只想絕愛睜開眼睛。

    “醫生,快叫醫生,快送絕愛去醫院,快啊!”一旁的鐵英也慌了神,急極敗壞的大聲吼叫着。

    二女這才驚醒,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忙,相互支撐着抱着絕愛,很是快速的衝出了這荒雜的武館,外面早就已經有軍醫等待,軍用的大卡車,已經載着幾人,向着最近的帝國中心醫院,如風般的狂奔而出。

    這一仗,打得很是慘烈,異能組十八人,已經只剩下十一人,飛雲幫也死了二十多個,加上黑手的三百人,最後一記亂槍掃射,此刻屍體堆積如山,瀰漫着腥臭的腐蝕氣息,二女一離開,各級負責人,都開始迅速的打掃戰場。

    幾乎沒有一絲的停留,二人把絕愛送入了手術室,那幾個主治醫生,都是被林媚用槍給逼來的,嚇得他們一聲也不敢吭,林媚的憤怒,讓他們絲毫不懷疑,如果稍有不滿意,那子彈就可能會爆射出來。

    黑鶯已經扯下了面具,那嬌豔俏麗的臉龐,讓林媚大吃一驚,只是心憂絕愛,她已經沒有辦法顧及這小妹的感受,很是冷聲的說道:“雲露,不管咱們昔日的感情有多好,如果絕愛有事,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在心愛男人面前,這姐妹之情,有着徹底磨滅,絕愛的意外,讓林媚都有些快要瘋狂。

    雲露也沒有吭聲,坐在那手術室前的凳子上,對林媚的話連吭也沒有吭一聲,她知道,絕愛弄成這樣,都是她害的,不僅把他引入險境,還是他替自己擋住了zha藥的侵襲,不然,此刻進入手術室的人,應該是她。

    失神,落魄,本靈性十足的秀眸,帶着一種心如死灰的悲涼,只是此刻,林媚對這平日裏最疼愛的小妹,已經難生憐愛之心,誰讓她把絕愛害到如此的模樣。

    稍稍冷靜下來的林媚馬上撥通了吳情的手機。

    在雲清雅的小院裏,此刻正是春意盎然的時刻,雲素梅、吳情、雲素梅,還有那嬌小可人的許芊柔,都在欣賞着那套粉紅色的連衣裙,因爲這就是絕家不久前給她買的禮物。

    一收到林媚傳來的消息,吳情第一個變色,接着就是雲清雅,秀眸頓時就呆愣,她腦海裏都沒有轉過來,那許芊柔就已經“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半個小時之後,四女還加上了張清與徐盈,就已經狂衝到了醫院。

    絕愛出事,張清當然是最擔心的,那美若豔絕的臉上,根本就是欲哭無淚,連徐盈握住她的手,都有着顫動,她根本就已經失了心魂。

    本來徐盈與雲清雅都要破口大罵的,但是看着那畏縮在一團,要木椅上一聲不吭,神情木呆的章雲露,她們最終都沒有開口,只是緊張而又恐慌的等着手術室裏的情況,每一次醫師出來,都會被衆女纏住,詢問裏面的情況。

    黃昏時分,到絕愛推進手術室,已經整整三個小時,期間還是林媚有些不忍,很是生氣的拉着章雲露去隔壁的醫務室,把身體檢查了一遍,順便把傷口消炎,綁上紗帶,雖然傷不致命,就章雲露這樣的少女,如果在臉上留下傷痕,那也是一生的創痛。

    終於手術室的門,“砰”的一聲大開。

    三個滿頭是汗的醫生走了出來,取下了臉上的大口罩,神情顯得很是沉重,擡頭看了看這外面,佇立的數個大大小小嬌美動人的女人,也很是的震撼到了心底,不由的暗想,這個男人還真是好有豔福。

    “哪位是病人的家屬?”醫生問道。

    “我……”張清與雲清雅異口同聲。

    二女相視一眼,張清開口說道:“我是他的姐姐。”

    雲清雅也沒有一絲的羞澀,大大方方的說道:“醫生,我是他的老婆。”

    衆女心裏皆驚,但是此刻卻沒有人再開口,大家都在心底渴望知道絕愛的情況。

    “病人的情況相當的嚴重,整個上身,幾乎裂出了四五十道傷痕,雖然傷口都已經處理妥當,而且也沒有傷到致命部位,但是他流血過多,如果今夜可以醒來,那就表示他度過危險期了……”醫生說話,總是往好的方面先講的。

    可是張清心裏一寒,有些承受不住的問道:“醫生,如果、如果我小弟今夜醒不過來,那……”

    醫生也只是無力的搖了搖頭說道:“如果醒不過來,那也只有盡人事,請你們保持冷靜,小心的看護病人,如果什麼情況,請馬上通知醫生。”

    張清一聽醫生的話,頭頓時昏暗一片,無力站立,靈瓏的身體,已經搖搖晃晃的,有跌倒之跡象,徐盈緊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她,細聲的安慰道:“清姐,你放心,絕愛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話還沒有說完,自己卻首先落淚如水流,止也止不住。

    一間單獨的病房,三室二廳戶型,裏面很是安靜,很是豪華,如最高級的賓館一樣,空調、冰霜、衛生間,一有盡有,當然只是沒有廚間。

    雲素梅、雲清雅、吳情、林媚、張清、許芊柔、徐盈,還有那創傷未愈、一直未曾說話的章雲露,全部就或坐,或靠,守護在絕愛的身旁,絕愛靜靜的躺着,一動不動,只有那不斷滴落的藥水,在手臂靜脈裏,慢慢的輸入。

    屋裏除了這點滴,只有那牀旁桌椅上,紅綠燈芒閃動着的血脈、氣息、心跳測試儀,一切都異常的安靜。

    八個女人,都枯坐在這裏,沒有一個有開口的意思,盯着牀上的絕愛,她們的心神,都遺失在那昏睡之人的身上。

    最後,還是雲素梅開口。

    “這裏不需要這麼多人,再說晚上也沒有那麼多地方可以休息,不如你們先回去吧,這裏有我與我妹妹就夠了。”作爲大姐,看着二妹,一臉悲痛的辛苦,她怎麼忍心離去。

    雖然從來不知道,這個男生,對二妹如此的重要,但是今天在別院裏,感受着二妹一向沉默寡言的心裏,流淌着一種女人渴望的家的溫馨,她就有着安慰,不管如何,她們三姐妹,終於有一個人可以得到幸福。

    只是沒有想到,一個下午,就發生這般的天翻地覆,她幾乎不敢想象,如果絕愛真的出事,二妹是不是還能活下去的勇氣。

    “雲導師,我怎麼能走,我要看着他,我知道他一定會醒來的,對不對?”張清擡起頭,漫無意識的眼睛裏,說到可以醒來時,頓時有了神彩,接着搖了搖頭,說道:“不,我一定要看着他醒來。”

    “我也不走,我不走。”徐盈也很是堅持,她來到都市,只爲了絕愛一個人,學院,成績或者學習,對她來說,都是一種掩飾,如果說別的學生是爲了求學,而她,卻是爲了求愛。

    許芊柔根本就沒有說話,只是拿着毛巾輕輕擦拭着絕愛的臉龐,那道道淺淺的裂痕,根本就如一刀刀的刺入她的心房,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她就已經淚流滿面了,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是如何也不會離開的。

    林媚搖頭,吳情也是搖頭,最後那一直呆坐在旁邊沙發上的章雲露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八道目光,有深情,有期盼,有悔恨,有祝福,不管是哪一種,都在心裏有一個念頭:絕愛,你快醒過來吧!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