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攻略 » 第32章 凌厲挑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攻略 - 第32章 凌厲挑釁字體大小: A+
     

    前臺的少女,看着眼前帥氣英發的少年,帶着一種疑問:“先生,請問你有預約麼?”

    “沒有!”

    “先生,你現在最好不要去找他,他現在正在發火,談事情肯定是談不擾的。”這前臺的小姐看樣子對絕愛很有好感,湊近很是小聲的提醒道。

    絕愛淡淡的一笑,說道:“沒有關係,我會幫他滅火,請你告訴我,他的辦公室怎麼走?”

    “你是絕愛?”正在絕愛很是堅持,那前臺的小妹很是無奈的時候,突然在絕愛的背後,傳來一種很是欣然而急切的聲音。

    當絕愛驚訝轉頭的時候,眼前站着一個絕色飄豔的女人,比那嫵媚嬌蠻的林媚都美上三分,身上帶着一股都市最穩重的白領氣質,一條修長的玉腿,靈俏動人。

    彎彎的柳眉,淡淡的容妝,那嫣紅的櫻脣,更帶着欲說還語的嬌羞,一雙精亮的明眸,幾乎包容了天地間最柔蜜的情懷,光是這不經意間的目光相碰,就給絕愛帶來了驚豔的氣息,這個女人真的很美。

    再美的女人,也阻擋不住他憤怒的心,絕愛眼神依然冷峻,輕聲的問道:“你是誰?”

    “看樣子張清那小丫頭沒有騙我,他的小弟真的帥氣,我是凌月霜,你姐張清的好朋友,也是同事。”說着,她已經輕輕的伸手,在那前臺小姐羨慕的眼神中,把絕愛拉開了。

    “你是爲你姐姐的事來的吧,那王八蛋下令公司禁言,現在沒有人敢開口,他在六樓的第三個辦公室,看你長得這麼高大,應該可以對付他的,記得,幫我也踢那王八蛋一腳,速戰速決,我幫你在下面看着。”

    絕愛輕輕的笑了,這個清姐的朋友,挺仗意,不過看出來,那黃風,的確就是色中惡魔,一個瘋狂的男人,凌月霜的美麗,估計沒有少給那他揩油,只是這凌月霜一臉的成熟與穩重,讓黃風不敢動手,挑選了最純真的張清,但是他也沒有想到,張清的性格烈得如此地步。

    “謝謝!”絕愛沒有與這美女再多說話,徑直的向着電梯走去,那前臺剛纔的小妹,急忙叫道:“先生,麻煩你等一下,你還沒有登記呢?”

    絕愛沒有理會,而凌月霜已經拉住了這個前臺小妹,笑道:“讓他進去吧,那個混蛋,我早就想找人把他給廢了,他是張清的弟弟。”

    凌月霜氣呼呼的解說,讓前臺這可愛的小妹也明白了,雖然公司禁言,但是她當然知道公司內部的風聞,有些尷尬的笑了,說道:“張清他弟弟真帥,嗯,我幫他一把。”說着,她拿起了桌臺的對講機叫道:“巡查保安,請來前臺,巡查保安,請來前臺!”

    二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六樓,第三個辦公室,門是關着的。

    走廊裏有些走動的職員,紛紛好奇的注視着絕愛,絕愛沒有停下來,手已經扭開了門鎖,這個標示着經理的辦公室,被他很是沒有禮貌的推開了。

    一套三件的組合沙發,二張辦公桌,此刻三個人正圍在辦公桌上,小聲的議論着什麼,開門聲打斷了他們的沉思,三人都擡起頭來。

    二男一女,二男,一個青年,二十四五的樣子,長得倒有幾分帥氣,身材修長,身上穿着皮夾,也是半掩半扣,故意顯露着一股放蕩不羈的意味,一箇中年人,肥大而慵腫,身上最顯眼就是他的眼睛,如鼠般的閃動着晶光,如果精確的說是一種讓人厭惡的淫光。

    女人很年青,與剛纔的凌月霜差不多年紀,也就二十四五歲左右,一身得體的套裝,裹着靈致的嬌軀,長髮披肩,用一束別緻的小花束成一縷,轉過來的容顏,也是嬌美水靈,帶着一種睿智的光彩,不論在人羣中,何時看到她,她絕對都是內蘊誘惑的女人。

    絕愛在他的臉上只停頓了三秒,在三人驚訝的表情還沒有舒緩之前,就已經開口問道:“請問哪位是黃風經理?”問的時候,他身形未停,走到三人的面前,一臉的笑意,帶着暴雨前的寧靜。

    “我就是黃風,你是哪個部門的人,大膽闖入我的辦公室,連做人最基本的禮貌都沒有,門也不敲,現在馬上滾出去,給我結算工資走人。”黃風站了起來,就是那個滿臉肥肉的中年人,把絕愛當成了員工,而他臉上yu望的氣息,根本就是一副欠扁的樣子。

    但是他的氣勢倒是不弱,站起來衝絕愛破口大罵。

    絕愛走得更近,盯着他的臉,輕笑道:“我是張清的弟弟,想跟黃風經理算一筆帳。”這笑很邪惡,帶着憤意,帶着凌厲的殺氣,這就是武者的心意舞動。

    “我”黃風一驚,自己乾的事,他當然心知肚明。

    但是他沒有機會再開口,絕愛已經知道他是黃風,那就已經夠了,看着這中年男人無恥的模樣,他可以想象當時的清姐是如何的弱勢,如果的驚恐,拳頭髮青,捏起來“吱吱”作響,絕愛從來沒有這樣的怒過。

    一巴掌已經正中黃風的臉頰,血已經從他的鼻孔流了下來,而絕愛的腿又踢了出去,沒有任何的徵兆,正中他的跨下,那肥胖的身形隨着一聲悽慘的叫聲,飛出了五米開外,撞在那魚缸上,又跌了回來。

    但是絕愛的動作更快,那黃風還沒有站起來,他已經提起了他的手,順勢的一用力,如甩風車一般的,那黃風沒有任何抵抗的身體,被整個的拋了起來,“叭”一聲落地之後,只有哀怨的呻吟聲,緩緩溢出。

    他正落在那張三人剛纔談事茶几上,玻璃已經四碎,濺落一地,那個女人驚叫一聲,身形驚恐的後退,他還真是沒有想到,這個讓他感受到帥然的少年,竟然如此的暴力,那種憤怒,根本已經有些失去了理智。

    絕愛沒有心情理會任何人,此刻,他只想這個對清姐不軌的男人,受到懲戒,暴力的懲戒。

    風聲臨耳,阿浪身形一頓,後退了二步,那個青年已經擋在他的面前,一臉的鐵青,有着幾許惱意,看不出來,他還有幾下子,至少擺出的這個招式的模樣,還真是那麼回事。

    “朋友也太目中無人了,連在龍雲集團也敢如此明目張膽的鬧事,真是不把四大家族放在眼裏,我曲翔倒是要好好的領教一番。”

    原來這個年青人,就是京城號稱四大家族曲家的大少爺,平日裏眼高於頂,傲氣十足,今天軟磨硬泡的跟上雲清雅,想來展示一番自己商業上的才華,讓美人對自已稍稍的改觀,沒有想到,全被絕愛給破壞了。

    雲清雅,就是雲家的二小姐,此刻已經離開三人的位置,站在那辦公桌旁,一句也沒有說,只是從她的臉上,已經看不到剛纔的驚嚇,只是靜靜的,若有所思的佇立着。

    “我不知道四大家族,也不知道龍雲集團,我只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做我自己應該做的事,請你不要擋在我的面前。”絕愛只找黃風,並不找眼前的青年,雖然眼前的青年他並不是很喜歡。

    “那過我這一關再說!”想想自己可也是柔道七段的高手,平時還很少遇到對手,此刻在雲清雅面前,爲了討好玉人,他更是不容後退了。

    先下手爲強,曲翔已經凝聚了腿力,雙臂拉開,柔道的最標準姿勢顯示着他還下過幾分功夫,但是看在絕愛的眼裏,卻有些可笑,以這種外來的三角貓功夫,還面對中華武術的精華,豈不是自取其辱?

    師傅曾經說過,世界上每一種武功,都是萬變不離其中,柔道也只是從中華武術中學了一點點皮毛,就被古時的東洋喻爲國術,真是可笑無知至極,而且當時戀塵特別的交待,以後遇到柔道高手的挑釁,絕對不要客氣,乾死他孃的。

    沒有錯,當時師傅就是這般粗語的告訴他的。

    攻勢其實不錯,但是太於這做作,姿勢表現得幾乎完美,力道根本不足,連最基本的拳風也沒有凝成,對這種膚淺的武者,還如此的洋洋得意,絕愛有着十足的鄙視,學無止境,真正的高手,都是沒有招式的。

    “說實在話,你真的很討厭!”面對着曲翔的挑釁攻勢,絕愛很是朗聲的說道,表情顯得很是厭惡。

    “噗哧”一聲,很意外的,一旁的雲清雅竟然不合時宜的笑了起來,她並不是小女生,壓抑力是有的,但是這個少年真的太搞笑了,這句話,真是說出了她的心聲,這個曲翔,的確很討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