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攻略 » 第2章 豔遇噩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攻略 - 第2章 豔遇噩運字體大小: A+
     

    這一生,絕愛並沒有太大的夢想,但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總是在不知覺中,幻想着自己父母慈愛的臉容,這是一種血脈依存的情感,帶着永不堙滅的牽連。

    本以爲有一天,成爲真正的和尚,扔下三千煩絲,與師傅一樣,成爲方外之人,勤練佛家武學寶典,易筋經,懸壺救世,造福世人,但是不安分的心,讓他期盼着這次遠行。

    火車開動的那一刻,他纔想念師傅,有着無限的依戀,但是他並沒有看到,在那孤峯上,爲他送行的老僧,越來越寂寞的身形。

    這裏是很偏僻的山落,唯一的一座中學也是在十里之外,而在這座名不經傳的中學裏,短短的二年,飛出了二隻鳳凰。

    二年前的張清,以縣總分第三名的成績,一舉走入了帝國最著名的學府,北林學院,而今天,絕愛卻是以華東縣第一名的成績,收到北林學院的錄取通知書。

    心靈的激動,絕愛感受到內腑之中,氣勁橫流,有着爆發的*之勢,連忙用無上玄功,易筋經的內力真力,慢慢的壓抑平和,這可是他從三歲開始,就學習的一種最基本功法,轉眼間,他已經學了十五年了。

    學武,只是爲了強身健體,並不是仗藝欺人,所以就算是張叔與蘭嬸,也不知道,這個最疼愛的小和尚,修練有一身奇妙的玄功。

    從八歲開始,他就開始蓄髮,而今天,他在二個老人的心中,都是和尚,最疼愛的小和尚。

    從華東這個偏僻的小縣,到帝國的首都,需要三天三夜,火車一週只有一趟,但是車上的人,卻依然很少,這裏人們習慣了這裏的純樸與安靜,對於都市的繁華,他們既不羨慕,也不習慣。

    “絕愛,幫幫我?”一個很出奇的聲音,打斷了絕愛的沉思,一個花樣的少女,揹着一個小小的揹包,腳下還拉着一個大的手提箱,神色慌張的朝着絕愛衝了過來。

    對她,絕愛沒有好感,富有,自傲,而且充滿着大小姐脾氣,她就是徐盈,一個據說是華龍縣平和鎮首富的女兒。

    長得不錯,至少此刻看來,花樣的衣衫,透着十八歲少女的風情豔動,那苗條的身材,靈瓏的曲線,倒已有了半生半熟的青色誘惑,在她的身上,絕愛第一次領略,什麼纔是都市女孩。

    可惜,他們是同學。

    “有幾個男人盯着我,我看不是小偷就是色狼,絕愛,你可是男生,不能見死不救?”徐盈高傲,有些少女的刁蠻,但是還不能算是太壞的女孩,而且十八歲的青春,看起來都挺漂亮的。

    “好了,你坐下來吧,有事我幫你。”絕愛眼眸一掃,在那不遠處的車廂門口,果然探出了二個鬼鬼祟祟的腦袋,看樣子的確不算是好人。

    “謝謝,絕愛,你真是好人。”徐盈身上高級的香水,與出彩的衣衫,在同齡人的眼中,都是最好的,這樣的人在火車上,肯定就是扒手第一注意的目標。

    當絕愛站起來幫她把手箱放妥的時候,徐盈已經霸佔了絕愛靠近窗口的位置,而且拉着絕愛在身邊坐下,笑嘻嘻的說道:“絕愛,你擋在我的外面,這樣才能更好的保護我啊!”

    絕愛無語,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與這種嬌蠻的小姐,他也提不起說話的興趣,坐下後,閉眸養神。

    “絕愛,有人保護的感覺真好,難怪小花她們都找了男朋友,絕愛,要不,你也當我的男朋友,以後負責保護我,怎麼樣?”

    絕愛剛上學的時候,還是一個光頭,掉着鼻涕,而且被師傅嚴格要求,經常弄得鼻青臉腫,所以很不得小女孩的歡心,但是從進入了中學,他身上自然有了一種讓人無法抵擋的青春朝氣,俊帥雅緻,沉穩溫和,讓那些有了些朦朧酸酸滋味的女生,對他着迷不已。

    但是張清爲此對他發了很多的脾氣,不准他與別的女生勾來搭去,不准他與別的女生好,不然一輩子也不與他說話了,對那時候的他們來說,不說話,就是最大的要挾,至於一輩子,有多長,實在沒有人知道。

    “謝謝,你的好意我領了,我是和尚,戒色!”這是從小開始,師傅就訓導他的,這麼多年,絕愛真的有些把自己當成和尚了。

    “切,現在花和尚多得很,你們古寺還不經常到鎮裏來買魚買肉,騙誰啊?”徐盈說的沒有錯,師傅雖然是和尚,但是從來不戒酒戒腥,按照他的說法,不吃葷腥,這身體發育不好,那如何發揚佛祖佛法,傳道世人呢?

    “是啊,是啊,戀塵師傅說的是,那這肉,咱們還是勉爲其難的吃了吧,不然佛祖會怪罪的。”其他的和尚,口水早就已經淌了三尺,巴不得有人開口,所以佛山古寺,經常也會打打牙祭。

    見到絕愛興趣缺缺的不開口,徐盈已經把綻放的玫瑰花般的臉龐湊到絕愛的眼睛下面,帶着幾分誘惑的說道:“絕愛,行不行,做我的男朋友,我以後只對你一個人好,其他的男生,我理都不會理的。”

    徐盈十八歲了,家境的富裕,讓她膽子也比一般的少女大了許多,在中學學校裏,她的很多朋友都喜歡絕愛,情書寫了無數封,但是從來沒有人能拿下這個最帥氣的男生,在他的眼中,除了學習,似乎一切都漠不在意。

    與同齡的男生相比,絕愛要成熟許多,只要看着絕愛,那份少女心房的悸動,就沒有辦法平息。

    “這怎麼行呢?小妹妹,大哥可是很喜歡你的,這小白臉有什麼好,不如跟着我混吧,保證讓你吃香喝辣的。”

    隨着話聲,二個很是流裏流氣的青年已經坐在了二人的面前,一個小車廂裏,有二排凳子,中間的小桌,根本擋不住他們滿身的臭氣,染着綠色的頭髮,氣態囂張至極,手裏夾着的菸絲,挑釁與無視着絕愛的存在。

    絕愛不懂什麼叫新潮,但是看着這二個青年頭的綠毛,他就很是奇怪,人們都憎恨綠帽子,但是怎麼有人連頭髮也染成綠的,當綠毛殭屍,真的很好玩麼?

    “你們少放屁,我不認識你們,再不滾,我讓我男朋友教訓你們。”看着這二個青年,滿牙的腥黃,帶着一種薰臭,一向愛乾淨的徐盈哪裏受得了,根本已經忘記了對方可是二個人,破口大罵。

    表情變得很快,更是在這一瞬間,純真的容顏,變成了嬌怒,她的溫柔,只對絕愛一個人,別的男人,沒有這種福份。

    挽住了絕愛的脖子,好像她已經認定,絕愛就是他的依靠,一種少女心思的萌發,此刻茁壯的發芽,對絕愛,她全心的信任。

    嬌蠻的個性,卻也愛恨分明,此刻表現得淋漓盡致。

    “二位走吧,我這位同學,脾氣一向不太好。”絕愛開口了,溫和的解說道。

    “小子,挺牛B的吧,告訴你,這個女人我們要了,你識像點就快滾,不要煩礙老子與美女聊天。”那其中一個好像對上了潑辣徐盈的胃口,這人一看起來,就是賤骨頭。

    “小子,不要裝B,英雄救美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救的。”另外一個,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摸出了一把很是鋒利的匕首,在指間繞動,也如此的裝做,對絕愛恐嚇道。

    見動了刀子,徐盈還真是有些慌了,玉手纏着絕愛越是緊湊,她還真是怕這一刻,絕愛會舍她而去,那嬌蠻的臉上,現出幾抹懼怕的恐慌,身體也不經意的顫動起來。

    絕愛的眼睛變得更是通亮,那一種平和的臉上,出現了很是莫名的笑容,笑得讓兩個流氓有種驚恐,接着,如風般的一隻手,他動了。

    匕首到了絕愛的手中,如影子般的轉動,如玩魔術一樣,幻化着鋒利的光芒,二個流氓,只覺得臉上一涼,等到絕愛再把匕首放回到他們手中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的眉毛,已經被刮掉了。

    “如果你們想免費理成光頭,我也很樂意效勞。”眼中的神光,在這一刻,息掉了炙熱的神彩,兩個流氓,嚇得幾乎都尿了褲子,哪裏還敢留,連哼也不敢哼一聲,就已經撒腿逃開了。

    徐盈驚喜,這一幕給她的震撼,簡直無法用語言來表達。

    周圍都投來敬佩的目光,都沒有徐盈眼中的光芒旺盛。

    “我決定了,我一定要做你的女朋友,絕愛,從這一刻起,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認定了。”

    果然蠻橫無理到了底,絕愛沒有吭聲,只想着師傅的話:“絕愛,武學之道,永無止境,即使你練成了易筋經的無上玄功,出去也不可以輕意的泄露你的武功,這對學武之人來說,就是大忌。”

    絕愛沒有想到,第一次用武功,會是用來英雄救美。

    而且這個看起來很美的少女,其實是一個大麻煩。

    除了少女的高傲與無知,絕愛又發現了這個少女的又一個毛病,膩人,連他上趟洗手間,她也非要跟着在門口等,讓絕愛想斥喝,但是又經不起他盈光散動眸子裏的傷意感動,算了,三天而已,三天後,他們就不需要在一起了。

    但是三天之後,當二人走下火車的時候,絕愛向徐盈道別。

    “絕愛,你上的是北林大學吧,嘻嘻,我也是。”在火車上那帥氣瀟灑的玩刀手法,讓徐盈愛到了心底,美女愛英雄,更何況是這種俊逸得無以加復的英雄。

    絕愛差點昏倒,徐盈雖然也很聰明,但是心思並沒有用在學習上,所以成績只能算是中等,不可能考上北林大學的。

    看着絕愛眼裏的疑問,徐盈有些羞赧的說道:“我爸,我爸給學校一些贊助,所以他們給我這個名額。”

    絕愛被打擊了,但是更打擊的事,竟然是徐盈淚眼婆娑的把所有的行禮一股腦的塞給了他,而且還很有理由的說道:“你是男生,而且是人家的男朋友,重的活,當然由你幹。”

    絕愛恨————-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