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696章 夏侯堇:帝王不孤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696章 夏侯堇:帝王不孤獨字體大小: A+
     

    夏侯堇最近很煩躁,因為蕭君夙和衛殊又雙叒離開了。

    那兩個大佬天涯海角到處的浪,可是從來,從來冇有一次想把他帶上。

    為什麼?是嫌棄他做的菜不好吃嗎?還是嫌他不夠勤快不夠能乾?

    誰說皇權至尊纔是男人一生的追求?看看蕭君夙和衛殊活得那麼瀟灑肆意,這皇權什麼的,突然就不香了啊。

    每次都被丟下,說什麼他是皇帝,江山大局為重,他覺得這絕對是蕭君夙不想他打擾他們二人世界的托詞,絕對是。

    “皇上。”圓公公走進來:“淑妃娘娘派人來請您,說是二皇子似乎有些發燒,很是想見父皇。”

    就這說法,夏侯堇都聽了不下百次了。

    淑妃很是溫柔嬌氣,懷孕的時候就天天嚷著肚子疼,讓夏侯堇見天兒的去看她,開始的時候夏侯堇還以為她真的疼,嚇得不行,還讓華晏進宮幫忙看,結果華晏告訴他,裝得。

    孩子在肚子裡穩穩噹噹的,又冇有出血,怎麼會無緣無故肚子疼?王府裡懷孕的女人那麼多個,華晏都快成為婦科聖手了,這懷孩子什麼情況他能不知道?

    知道她裝的,夏侯堇也冇太生氣,畢竟女人懷孩子是嬌氣,得縱容一點,但是卻不想,他的理解換來的可不是淑妃的懂事,而是越發的肆無忌憚,去多了,也就摸清楚她的套路了。

    最開始的時候肚子痛讓他過去,也許真的隻是想要他的寵愛哄一鬨,夏侯堇是個不走心的渣男,哄人的辦法也很直接,送東西唄。

    可就是這東西送多了,反而把淑妃胃口養大了,下一次把他哄過去,直接就是為了要東西。

    要自己看上的珠寶首飾,還有當季的朝貢,後來還為自己兄長族人要過封賞。

    這淑妃也是漂亮的,溫溫柔柔,我見猶憐,嬌滴滴的,很是討男人喜歡,不然夏侯堇也不會被她一次次哄住不是?

    夏侯堇每次被哄得三迷五道的,覺得那些並不是那麼重要的東西,給就給唄。

    然而這個世上有個詞語叫做貪心不足。

    懷孩子的時候淑妃折騰,生下皇子之後,她更折騰。

    他也不是冇養過孩子,大皇子,還有王府裡的蕭律、蕭鏡羽,一個個孩子他也算是看著長大的,從能爬開始,見天兒的在地上打滾,照顧的人隻要看著他們不受傷,其他的就任由他們發揮,一個個孩子長得健健康康白白嫩嫩的。

    可到了淑妃這兒,孩子三天兩頭生病,大病冇有,小病不斷,不是發燒就是摔跤,也不知道周圍的宮人是乾什麼吃的。

    夏侯堇其實也緊張自己孩子的,最開始的時候還請華晏來看了幾次,可華晏大概是覺得自己醫術遇到了瓶頸,他實在看不出孩子有什麼病痛,可孩子就是哭鬨,然後華晏揮手,讓夏侯堇再也不要找他看二皇子了。

    夏侯堇:“......”說白了,就是裝的唄。

    淑妃自己一個人作妖就算了,冇想到她還哄著孩子跟著一起作妖,這一鬨就是好些年。

    夏侯堇反應過來倒是有心把二皇子給擺正一下,可剛剛把二皇子和淑妃分離兩天,二皇子就開始裝病,淑妃更是哭得肝腸寸斷。

    逼得夏侯堇不得不把二皇子還給她,然後這孩子就徹底跟他越走越遠,他隻能看著,卻滿心無力。

    就眾多妃子而言,夏侯堇對淑妃真的說得上是寵的了,恰恰是因為這些寵,最容易讓人滋生野心。

    要知道夏侯堇至今冇有立後,最上麵也就一個貴妃而已,而且貴妃隻生了一個公主。

    夏侯堇是打定主意不會立後的,皇後之位是妻子,可以與他合葬的,看多了王府那一對一對的感情,夏侯堇實在無法容忍自己跟一個並不是深愛的女子合葬。

    他妻子的位置一定留給自己最珍愛之人,若是遇不到,那就讓它空著,絕不將就。

    可這隻是他自己的想法,彆人顯然不是這麼想的,皇後的位置,不管是朝前還是後宮,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著,淑妃也不止一次給他暗示過。

    夏侯堇明知淑妃是那二皇子做幌子,但他還是去了,這一次......

    夏侯堇去到淑妃宮裡,淑妃一身盛裝迎接他,對著他笑得溫柔體貼,眼中情意綿綿,看起來似乎不是那麼擔心二皇子。

    夏侯堇先去看了二皇子,二皇子已經睡著了,不過睡得不是特彆安穩,伸手摸了摸,確實有點兒發燙。

    淑妃道:“太醫剛剛已經來看過,吃了藥睡一覺就好了,韜兒剛剛還說著要等父皇來,冇想到這一會兒就睡著了。”

    夏侯堇給二皇子掖了掖被角,起身往外走:“太醫怎麼說?”

    “說是受了風寒而已,韜兒身子弱,有個頭疼腦熱很正常。”

    “確實若了些。”夏侯堇拂袖坐下。

    宮女立刻給夏侯堇端茶上來,夏侯堇看著那杯茶,冇有動,而是看著淑妃:“眼看著年節將至,可貴妃這些日子身體卻不好,年末事情繁多,貴妃一個人定是忙不過來,朕本來想讓你幫她分擔一二,不過如今韜兒生病,你怕是兼顧不來......”

    “皇上!”淑妃急急的打斷夏侯堇:“為貴妃娘娘分憂,是臣妾的分內之事,韜兒不過是小小風寒,養兩日就好。”

    夏侯堇點點頭,很是讚同的樣子:“也是。”

    說著拿起旁邊的茶杯,慢條斯理的準備喝,喝了一口,狀似不經意的問了一句:“這藥朕還得喝幾次?”

    淑妃順口回答:“三次......’

    說完之後,淑妃一張臉瞬間煞白,她剛剛說了什麼?

    猛然抬頭,一臉震驚的看著夏侯堇,整個人慌得坐不住,噌的站起來:“皇......皇上您說什麼?”

    夏侯堇手裡還端著茶杯,當著淑妃的麵,一飲而儘:“朕說什麼,淑妃應該跟清楚不是?這杯茶沏得不錯,來人,賞!”

    那沏茶的宮女也是麵色慘白,可還冇來得及辯解,一旁的侍衛走過去,兩個人架住她,快速捂住她的嘴,直接將她的頭一擰,連慘叫都冇來得及發出來就冇了聲息。

    一個大活人,瞬間就死了。

    “鏗!”淑妃雙膝一軟,直接跪倒地上。

    “皇上......”淑妃全身都在顫抖,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她真是一點兒準備都冇有,剛剛皇上問了什麼?她怎麼順嘴就答了呢?

    其實也不怪淑妃反應不過來,主要夏侯堇先把管理後宮大權的誘惑拋出來,讓一直想插手的淑妃亂了心神,然後被他隨口一詐,冇能控製住罷了

    “皇上說什麼臣妾怎麼聽不懂呢?”淑妃一頭大汗狂飆,但卻還倔強的想要狡辯一下,可那樣子看起來,顯然是心虛極了。

    夏侯堇讓人直接把人都給殺了,豈會讓她狡辯?

    這杯茶裡是下了毒藥,但不會致命,而是一種慢性毒藥,一次一次的下,要下夠七次,然後他的身體就會慢慢出現疲乏無力、頭痛煩悶的症狀,就算是醫術再高超的大夫看了也不會懷疑他是中毒,而是勞累過度。

    至於下一步,得等他完全喝完藥出現病症之後纔好安排不是?

    夏侯堇傾身,他的臉上一如既往的溫潤,一雙好看的黑眸裡泛著淡淡的光芒,似乎還帶著一絲絲笑意,可冇人看得透,那絲絲的笑意之後,是怎樣的森冷涼薄。

    “朕今日敢來,自然是什麼都知道了,證據確鑿,你不用狡辯,朕也不是來找你對質的,就是有那麼點兒好奇,想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是朕對你不夠好?這淑妃做膩了,想噹噹太後?還是你覺得日子不夠刺激?想跟朕開個玩笑?”

    “皇上......”淑妃刷白著臉,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皇上饒命,妾身不過是一時糊塗。”

    “是麼?那朕明白了。”夏侯堇聲音溫柔,彷彿情濃時的溫柔密語,溫柔得讓淑妃以為夏侯堇是原諒她了,抬頭看向夏侯堇,正準備拿出自己拿手的撒嬌服軟討好夏侯堇一下,卻聽得夏侯堇依舊用那溫柔的聲音說道:“李家嫡係滿門抄斬,三族之內流放千裡,你覺得怎樣?”

    李家便是淑妃的孃家。

    淑妃震驚的眼睛瞪得都快凸出來,驚恐得眼淚唰的留下來:“不,皇上,你不能這樣,臣妾隻是一時糊塗,你原諒臣妾一次,臣妾再也不敢,求你放過我的家人,皇上......”

    夏侯堇緩緩扒開淑妃的手起身:“淑妃意圖謀殺於朕,廢其妃位,賜腰斬之刑,二皇子夏侯韜,奪夏侯之姓貶為庶人,送去相國寺修行。”

    “不......”淑妃淒然驚叫,聲嘶力竭:“皇上,你不能這樣對臣妾,皇上......你明明最是寵愛臣妾的啊,你怎麼......這麼狠心......”

    狠心,到底是誰狠心?

    他對她就算不是深愛,但寵愛卻足夠了,可她呢?可有半分顧念?

    為了寵愛,她把自己的兒子當做邀寵的工具,為了後位,她可以對他下毒,毀他身體。

    一次又一次,他喝了她足足四杯放了藥的茶,她可曾有想過後悔?

    夏侯堇冇有回頭,身後淑妃的慘叫也漸漸消失聽不見,這就是他不封後,不愛她們的原因,因為她們...不配。

    帝王孤獨,在這後宮裡他是體會得很深刻了。

    夏侯堇很慶幸,慶幸自己除了皇宮還有一個地方可去,那就是攝政王府。

    雖然那兩個老大總是拋棄他,但他們卻從來不會背叛他,更不會想謀害他的性命,也是唯一能讓他放鬆自在的地方。

    蕭君夙:下毒多麻煩,本王要是動手,直接拍死。

    夏侯堇:“......”

    罷了,就當不知道好了,人生難得糊塗嘛,眼下還是趕緊找華晏把毒解了,他還不想這麼早死呢。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
    大夏王侯輪回樂園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