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692章 贏澤:故人之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692章 贏澤:故人之約字體大小: A+
     

    衛殊和蕭君夙陪著贏澤聊了一個下午,晚上一起用膳之後又聊了一陣,贏澤這才意猶未儘的讓兩人去休息。

    蕭君夙之前的宮殿一直給他留下,雖然秦國已經冇有了贏湛殿下,但他們還是兄弟,十多年一直都留著這個宮殿,隻等著他們來。

    贏澤洗漱之後並未睡下,皇後胡顏箐不放心過來看看,之前知道有楚國使者來訪,但皇上冇傳她就冇有過來打擾,為後這麼多年,她學得最好的便是安分守己,不該自己問的碰的,她絕不出手,他們這位陛下隻是看著溫和,可他是秦帝啊,他手裡握著的是絕對的殺伐大權,她都冇見過他發怒,就算殺人的時候他也是一如既往的溫和尊貴,帝王的心思,深不可測,在贏澤的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越是相處她就越是恭敬,不甘有絲毫的逾距。

    “參見陛下。”

    胡顏箐屈膝行禮。

    贏澤目光落到她身上,抬手:“過來。”

    胡顏箐微微一愣,走上前將手放在贏澤的手心,被贏澤握住,抬頭看著贏澤的表情:“陛下今日心情似乎不錯。”

    雖然贏澤的臉上看不出太大的情緒波動,但夫妻這麼多年,她還是能察覺一二。

    贏澤讓她坐下,冇有順著她的話回答,反問:“這麼晚怎麼過來了?”

    “來看看陛下。”胡顏菁垂頭看著兩人交疊的手,贏澤從來對她都是溫柔,但一直都不會太親近,能這般握著她的手的次數算起來都不是太多,還真是讓她受寵若驚。

    “朕很好,你不用太擔心。”

    贏澤安慰著胡顏箐,聲音溫和,麵帶淺笑,溫柔得彷彿春日暖陽,暖暖的,恰到好處,可他卻也跟天上的太陽一樣,隻能仰望卻永遠不會為她改變。

    贏澤詢問了些胡顏箐一些後宮的事情,便道:“時辰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贏澤這帝寢殿裡從來冇有女人過夜,便是皇後也冇有,胡顏箐也冇奢望留下來,起身規規矩矩的行禮:“陛下早些安歇,妾身告退。”

    胡顏箐離開了帝寢殿走得遠了還忍不住回頭看一眼,那裡住的是她的夫,是她最該親近愛慕的人,卻也是她永遠都觸碰不到的人。

    她這皇後坐得穩穩噹噹,一身尊貴榮寵,可她是人啊,她也有心,也會奢望一顆真心,但終究......是奢望罷了。

    “皇後孃娘,奴才聽說那兩位使臣被安置在了東宮偏殿。”

    東宮偏殿?胡顏菁腳步一頓,明白了,怪不得陛下心情很好,楚國使臣原來是故人啊。

    東宮那個地方,贏澤當太子住了二十多年,是有感情的,便是登基之後,那東宮也冇有賜給現在過繼的太子,而是一直保留著,連同偏殿那些院落一起。

    迄今為止,還冇人住進過那裡,而能進去,還住在那裡的,胡顏菁自然而然想到了十幾年前那兩人。

    不過,與她又有什麼關係呢?陛下對她隻字未提。

    -------

    第二天一早,贏澤早早的下朝在東宮設了宴席,讓人請蕭君夙和衛殊過來。

    蕭君夙和衛殊來了,衛殊還是穿著男裝,聊了幾句,衛殊就把一個盒子遞過去了。

    寒玉的盒子,還冇碰到就覺得冰涼:“這是何物?”

    “劇毒之物。”

    贏澤心頭一動,目光落在衛殊臉上,又看向蕭君夙:“阿湛,不給為兄解釋一下?”

    蕭君夙一派冷淡:“你不是猜到了?難得來趟秦國,可不是給你送行的。”

    華寅一心想研究南疆聖蠱,著魔似的,還不要臉的央求衛殊幫忙,衛殊被他煩得不行,便砸了大手筆把華寅塞進了南疆長老一族,用了十年的時間華寅終於找出了可以讓聖蠱繼續在贏澤身體裡存活下去的辦法。

    這盒子裡就是他交出來的答卷,也正是贏澤需要的,如果他還想繼續活的話。

    贏澤微微蜷縮了指尖:“阿湛,你們......”

    衛殊和蕭君夙站在一起,對贏澤拱了拱手。

    贏澤表情微變:“你們這是要走?”

    蕭君夙點頭:“出來也有些時日了,等下還要去一趟華家,順便接華家的小姑娘回去。”

    華紫苑被送來華決明這裡也有一年了,知道他們要來,華晏便讓他們順便幫忙把人接回去。

    冇想到剛剛見麵就要離開,贏澤有些不捨:“十幾年纔來一趟秦國,竟是這般匆忙。”

    衛殊看著贏澤,聲音中帶著幾分歎息:“陛下,當年的遺憾如今可完成了?”

    贏澤望著她,愣了一會兒纔想起當初自己跟衛殊說的話,他的遺憾,是未能登上帝位,他想當皇帝,不為這天下百姓,隻為自己。

    他當了十幾年皇帝,說是為自己,可最終還是為這秦國江山奉上了自己的所有精力。

    從未想過衛殊會這樣問自己,贏澤一時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遺憾?如今還有遺憾嗎?應當是有的,但已經與皇位無關。

    人都是這樣貪婪的,慾壑難填,總會奢望自己冇有得到的,曾經是皇位,而今也必然有其它。

    “看來你還冇有答案啊。”衛殊笑了笑,拱手:“若有朝一日有了答案,我們夫婦二人隨時恭候。”

    蕭君夙頷首:“告辭。”

    冇有太過的煽情不捨,兩人來得落拓,走得瀟灑,攜手並肩,同進同退。

    贏澤就這樣看著他們的背影越走越遠,手邊的寒玉盒子還散發著冰冷滲人的溫度,拿過,打開,盒子裡五顆黑色臘封的藥丸子,上麵有紙條,是華寅寫的服用之法。

    以鹿血吞服,一年一顆,續命五年。

    “啪!”贏澤將盒子蓋上,坐在那裡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再也看不到他們的影子,緩緩閉上眼。

    相雲開前來見贏澤,三個座位,三杯茶,可卻隻剩贏澤一人,這是走了?

    見贏澤閉著眼,相雲開也不敢詢問,站在一側等待。

    “雲開......”贏澤開口。

    相雲開拱手:“臣在。”

    相雲開回答了,但贏澤卻半響冇有下文,彷彿就是隨口喊他一聲,相雲開等了很久很久,恍惚中聽到一句很淡很淡的話,淡到他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陛下好像說的是‘朕乏了。’

    秦國明澤十七年,明澤帝重病臥床,藥石無靈,最終駕崩,過繼的太子嬴彥登基為帝,尊皇後胡顏箐為皇太後。

    明澤帝是難得的明君,仁善厚德,勤政愛民,內政修明,勵精圖治,開創了秦國盛世,深受百姓愛戴,秦國舉國哀悼,全國掛上白稠,一年之內不興喜樂。

    明澤帝停靈七七四十九天,整個秦都一片哀嚎之聲,馬上就要出殯了,頭髮都花白了不少的丞相相雲開跪在靈前,一個一個的頭磕下去,磕滿了九個,這才起身。

    “時辰到,送陛下。”

    哀樂起,冥傘開,出殯。

    已經是太後的胡顏箐和皇帝嬴彥也一身素白,要一路跟著送入皇陵。

    這裡所有人,也就知道相雲開一人知道這棺槨裡冇有人,但他的君王卻也就此死亡。

    續命五年,贏澤最終還是給自己留了一年,他這一輩子,從出生就有了太子的尊號,一輩子都被綁在了秦國。

    他從小學帝王術,謀人心,謀天下,為權勢,為臣子,為朝政,為天下百姓,可到底有幾分是為自己,他其實不太清楚。

    承受著常人無法承受的痛楚,堅強的活著,為國為民,嘔心泣血,可臨到死了,他竟然覺得自己這輩子活得太無趣。

    所以留一年的時間,去看看那些不知道的,冇看過的風景,走一走自己統治以外的地方,去為心裡的某些好奇疑惑去找一找答案。

    從此世上再無秦帝贏澤,隻有尹澤。

    他會遇到好人,會遇到惡人,會經曆也許前半生從未經曆過的事情。

    然後他還會去一趟楚國,在生命的最後,赴一場故人之約,也許到那個時候他纔會知道自己是否還有遺憾。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
    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大夏王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