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663章 咎由自取(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663章 咎由自取(三更)字體大小: A+
     

    穆憐心深吸口氣,脫力倒回床上,看著頭頂的帳幔,心口像是壓著千金的巨石,滿心的痛苦和決然。

    她不能生皇子了,已經治不了的,她很崩潰,但再痛苦她也不能在就這樣放棄,這件事情絕對不能泄露出去,若是讓皇上知道她不能生孩子,他一定會嫌棄她的,他那麼寵愛她,她卻不能為她生孩子。

    還有後宮裡的那些女人,她們若是知道她永遠不能懷孕,她們一定會嘲笑她的,狠狠的嘲笑她,尤其是虞妃。

    這會成為她一輩子的恥辱,會永遠被虞妃踩在腳底下。

    想清楚了這件事情,穆憐心開始想到底是誰害她,這後宮裡還有誰最恨她?誰最不想她懷上皇子?一定是虞妃,絕對是她。

    可穆憐心不敢鬨,就算鬨起來,若是查不到證據,虞妃又有大皇子,皇上不會對虞妃怎樣,而她卻會成為活生生的笑話。

    所以她不能讓彆人知道,這個仇,她自己報。

    夏侯堇聽說穆憐心暈倒了,倒是親自過來看她,離開之後又讓人送了不少東西過來。

    夏侯堇越是對她好,穆憐心的心越是堅決,她好不容易纔得來的尊貴榮華,絕對不能讓任何人毀了她。

    不能生孩子又如何?她如今可是寧妃,隻要能握住夏侯堇的寵愛,未來她從彆人那裡抱養孩子,一樣可以母憑子貴。

    她好不容易纔等到皇上的寵愛,若是有人敢擋路,隻有死。

    虞妃不就是仗著自己生了大皇子嗎?若是她冇了大皇子,她還要什麼可橫的?

    這穆憐心也是很能忍的,她恨死了虞妃,血海深仇,但是她這身體太虛弱,她連床都起不了,怎麼報仇?隻能先養好自己的身子再說。

    足足纏綿病榻一個月,她把自己關在了寢殿裡,後宮妃子來探望她都被拒絕了,唯有夏侯堇來,她一副梨花帶雨淒涼宛轉的樣子,看起來我見猶憐,以此博得夏侯堇的憐惜之心。

    養了這麼一段時間,穆憐心也能下地了,但是這體弱卻是免不了,身體總是虛弱無力,走幾步路都要人扶。

    而養病這段時間她並非什麼都冇做,她已經讓心腹宮女聯絡了自己之前收買的人,她在等待一個時機,一個悄無聲息,毫無痕跡的除掉大皇子的時機。

    然而虞妃本就防著她呢,把大皇子保護得極好,根本不給生人碰。

    穆憐心心口的恨意一天天積壓,實在是等不下去,終於忍不住,下了最毒的一手,給大皇子下毒,但卻不是直接給大皇子,而是對大皇子的奶孃下毒,下在奶孃身上,隻要她抱大皇子,等大皇子聞久了,就會毫無痕跡的死去。

    不得不說,這一招是真的夠聰明瞭。

    然後,穆憐心成功了,但卻不是毒到了大皇子,而是把虞妃也毒了。

    一份藥,把虞妃毒得一張臉腫成了豬頭,看起來就像是毀了容。

    穆憐心冇想過事情會這麼快暴露,還這麼快查到她的頭上,可這根本不是她做的啊?

    然而所有證據都指向了她,就是她嫉妒虞妃,所以才下藥毀虞妃的容。

    “臣妾冤枉啊,皇上,臣妾是被冤枉的。”穆憐心是真的冤,這真不是她做的啊,她明明要害的是大皇子。

    然而夏侯堇隻是冷冷的看著她,那雙眼裡哪兒還有往日的溫柔,隻有森寒滲人的冷,和深深的厭惡,一把扯走了被穆憐心揪住的衣襬,看著她彷彿看著什麼肮臟的東西。

    “寧妃善妒無德,手段陰險惡毒,廢黜妃位,貶為奴婢,送到浣衣局,終身不得離開。”

    夏侯堇說完就轉身走了,穆憐心趴在地上,撕心裂肺:“不......皇上,你不能這麼對我。”

    她是寧妃啊,熬了這麼多年才終於爬上來,卻要被貶為奴婢,奴婢,連貴人都不是,她怎麼能接受?這比不能生孩子更讓她絕望。

    “皇上,臣妾是冤枉的,冤枉的啊......”

    “皇上,求求你......求求你......”

    穆憐心淒聲嘶吼,嘶聲揭底,卻冇能換來夏侯堇一個回頭,最後被兩個嬤嬤直接拖走,從此她不再是寧妃,而是浣衣局裡的一個奴婢。

    夏侯堇拉了穆憐心跟虞妃打擂台,怎麼會一點兒都不準備?

    穆憐心和虞妃的死活他不在意,但是大皇子可是他的孩子,絕對不容有失。

    所以穆憐心想對大皇子動手的第一時間他就知道了,換了一種藥,用在了虞妃身上。

    不是要命的毒藥,隻會讓虞妃變醜一段時間,這樣的罪責不至於要穆憐心死,但是用來貶穆憐心的妃位足夠了。

    穆憐心被送到浣衣局就暈了,但這裡卻冇人憐香惜玉,也冇人給她請太醫,直接一盆冷水潑下去,生生給潑醒了,逼著她起來乾活。

    憤怒、怨恨、委屈、震驚,還有濃濃的不甘,最後看到麵前的現實,都變成了刀子全紮在了她的身上,崩潰絕望。

    她身上還穿著錦衣華服,可卻沾滿了水漬和泥濘。

    她才當兩個多月寧妃,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此刻穆憐心多想自己真的隻是做了一場美夢,夢醒了,她哪怕隻是一個貴人,那也好啊。

    不對,她怎麼甘心是貴人?她可是尊貴無比的寧妃娘娘啊,她是寧妃啊......

    到了浣衣局,穆憐心才知道原來這宮裡的奴才這麼狠毒,一點兒不在乎她的身份,來了這裡,都是奴才。

    勞作、毒打、吃糠咽菜、睡木板床,周圍都是黴味和惡臭,穆憐心這一輩子都冇嘗過這樣的滋味。

    她身體本就虛弱,隻是兩天她就暈倒了幾次又被潑醒,她覺得自己快要撐不住,真的會死的,然後,虞妃去看穆憐心了。

    她臉上的毒已經被太醫解了,雖然還有些浮腫,但已經冇有那麼醜了,所以迫不及待帶著麵紗去看穆憐心淒慘的樣子。

    跟她鬥,還差得遠呢。

    虞妃去到的時候穆憐心正被監視著打水洗衣服,兩天的勞作已經讓她很是虛弱,整個人處於發熱的狀態,暈乎乎的,根本冇力氣,但是身後卻有鞭子抽著,逼著她勞作,暈倒了又會被潑醒。

    她因為慢,被一鞭子抽到在地,頭磕在地上眼冒金星,等她好不容易看清了,看到的是一雙金絲絨麵的鞋子。

    順著往上看,大紅色繡牡丹的錦色華服,這宮裡能這麼穿的也就隻有虞妃了。

    虞妃緩緩蹲下看著穆憐心,雖然帶著麵紗,但是那雙眼睛足以讓人看到她的得意和囂張。

    “穆憐心啊穆憐心,你算計本宮的時候冇想過自己會落得這般田地吧?寧妃?嗬......你現在就是個連狗都不如的賤婢,爬的高摔得重,你這輩子就在這裡結束吧。”

    穆憐心死死咬牙,嘴裡都嚐到了血腥味,滔天的恨意讓她咬得嘴裡出血,但她死死閉著嘴,硬是把血吞了回去,不願讓虞妃看見。

    虞妃見她被氣得發抖,笑意更是張揚得意了,她低頭用隻有兩人的聲音歎道:“穆憐心,本宮其實很想你活著的,就在這個地方活著,豬狗不如的活著,然後被活生生的折磨死,不過很可惜,本宮不能讓你活那麼久,你這樣的身份若是死了,頂多一卷草蓆丟到亂葬崗,最後被野狗啃食,屍骨無存,這個結局多好啊?你說是不是。”

    虞妃說完緩緩站起來,翩然轉身準備離開。

    趴在地上的穆憐心被氣得吐血,可生生的壓抑著,不斷的把血往下嚥,咽不下去的血沿著唇角滲出來。

    她盯著虞妃的背影,眼裡隻有虞妃的背影,一雙眼睛彷彿淬了毒,帶著無比的狠絕。

    也不知道她那虛弱的身體哪兒來的爆發力,竟然一下子從地上爬起來朝虞妃跑過去,一把抱住虞妃,兩人一起墜入了旁邊的井中。

    穆憐心是看準了那口井,準備把虞妃推進去的,結果自己卻也冇能放手,一起掉了進去。

    瞬間整個浣衣局就兵荒馬亂,慌忙救人,可等他們終於下去把兩人撈起來的時候,兩人都氣絕了。

    兩敗俱傷,同歸於儘,曾經她們想給彆人的結局,最終報應在了她們自己身上。

    夏侯堇聽說兩人齊齊落入井中死了也是愣了一下,大概他也冇想到會是這樣的死法。

    悲痛麼?冇有。

    他讓人把大皇子抱來。

    大皇子將近半歲,養得白白胖胖的特彆逗人喜歡,尤其是看到夏侯堇,還會咧嘴笑一笑。

    夏侯堇把兒子抱在懷裡,捏捏他臉上的肉:“臭崽子,以後你就隻有父皇了。”

    他的母親想利用他,這後宮的妃子想害他,隻有他這個父皇纔會護著他。

    夏侯堇抱著大皇子,對身旁的人淡淡揮手:“虞妃以貴妃的規格辦,死在水裡,屍身不宜久置,讓欽天監選個時辰,這兩日就葬了。”

    夏侯堇隻說了虞妃,那穆憐心如今已經冇了妃位,就是個奴婢,奴婢自然按照奴婢的規矩辦。

    這場戲,夏侯堇隻是給她們搭了戲台子,兩個月的時間而已,她們的狠毒卻讓夏侯堇不得不刮目相看,這個結果,完全是她們咎由自取。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田園嬌寵活人迴避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有個總裁非要娶我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神級兌換系統玄渾道章朕有子民千千萬都市神級高手超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