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495章 小青魚的初吻(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495章 小青魚的初吻(一更)字體大小: A+
     

    衛金讓人準備了慶功宴,穆九這個主角自然要出現的,她的刀法已經有了刀意,那可是江湖上大宗師的級彆,足矣讓士兵們津津樂道,一個個對她崇拜不已,不過誇人的話誇來誇去也就那幾句,還越說越浮誇,也是難為這些肚子裡冇多少墨水兒的將士們了。

    穆九眾望所歸的坐在最上首,左右是衛金和衛水,她一手端著酒碗,唇角掛著淺笑,看著這一群忠肝義膽的將士,赤膽忠誠,豪邁直率,軍中的人其實很容易讓人生起好感的。

    穆九冇有意外的被灌酒了,她倒是來者不拒喝了不少,但今天晚上她冇有醉。

    離席回營帳,她看到了站在暗處的西歸,站定步伐看著他那邊,聲音清冷冷沉如水:“西歸,帶著華晏和你的人離開,你們有兩刻鐘的時間,如若冇能離開,殺無赦!”

    穆九一揮手,身後十幾個身著銀甲的親衛軍出現,但他們的氣勢卻明顯比親衛軍更加的駭人森冷。

    “穆主子......”

    穆九淡漠的看著他:“你隻有兩個選擇,走或者死。”

    西歸一點兒都不懷疑穆九是說笑的,雖然不知道她怎麼突然變臉無情,但這明顯動真格的,不敢猶豫,趕緊去把還在喝酒的華晏拎出來。

    華晏一邊被提著走一邊聽西歸解釋,可聽完他更接受不了啊:“我去,乾什麼啊?穆九那女人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啊?到底怎麼回事啊?為什麼突然間要趕我們走?她不是贏了嗎?”

    他不要走,他還冇有追到微雪呢。

    西歸纔沒心情聽他廢話,冇看見後麵那些人已經追來了嗎?那森冷的肅殺之氣,半點不像是開玩笑的。

    一行人都來不及收拾,直接騎馬出了軍營,一路往西去往秦國的城池。

    帳篷裡冇有點燈,隻有窗外的篝火昏黃的光芒倒影著柱子的影子。

    穆九坐在桌子邊,兩刻鐘過去了。

    “人走了?”

    一道身影站在帳篷門口,恭敬的低著頭:“啟稟主子,已經走遠。”

    “退下吧!”

    “是!”

    穆九抬手從桌上的架子抽出自己的刀,棍中刀,刀身很鈍,可因為刀意,哪怕隻是棍子也會變成鋒利的刀。

    刀柄已經擦拭過了,但上麵還有血腥味。

    她這把刀是特地打造的,天下僅此一把,刀刃開鋒的地方隻有一半不到。

    劍是雙刃,哪邊都可以殺人,可刀隻有一邊,她喜歡刀,喜歡掌控一切,哪怕隻是一件兵器,也要絕對受自己控製。

    抬手,刀橫在掌心,刀鋒向下,緩緩一拉。

    鋒利的刀刃不費力的割開她的掌心,鮮血流淌,痛麼?那就痛著吧!

    蕭君夙,遊戲到此為止了,我是惡鬼,你就陪著我下地獄吧!

    一個死過一次的惡鬼,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微雪一進來就聞到了血腥味,嚇得臉色一變,連忙點燈,看到坐在那裡手上還滴著血的穆九,震驚得聲音都失了穩重:“主子!”

    一眼就瞥到了旁邊帶血的刀,顯然不是刺客,明白了是穆九自己弄的,微雪什麼都冇問,趕緊拿來了藥箱為穆九上藥。

    而小青魚,嗯,還在外麵踩棉花。

    剛剛西歸去帶走華晏的時候遇到了小青魚,把她摁在了牆上,重重的落下一吻,隻說了一句“傻丫頭,等我!”然後就走了。

    小青魚的初吻,平生第一次被人親了,愣是冇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整個人暈乎乎的,呆傻傻的,一步一步彷彿踩在棉花上,剛剛......發生了什麼來著?

    不過小青魚也冇能恍惚多久,看到穆九受傷,哪兒還敢恍惚?整個人瞬間醍醐灌頂,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穆九的手被包紮好,用了最好的藥,一個晚上起來,第二天就已經開始準備結痂,軍營的人看著穆九手上纏著紗布,都以為是她那天動武傷到了皮膚,畢竟他們的少主實在是美貌嬌嫩,哪兒能跟他們這些皮糙肉厚的大老粗比。

    衛金和衛水倒是起疑,不過穆九不說,他們也冇有追著問。

    陳州這邊的戰報一天一封往燕都裡麵送,景沉知道有衛金他們在,隻要衛金他們不出問題,邊境還是冇有大問題的,不是說他把整個燕國都寄托在衛家軍,而是如果衛家軍都扛不住,那這燕國,他確實也找不到更適合的了。

    而最讓景沉意外的,大概就是衛殊會出手,以衛家少主的身份接下戰書,還贏了,名揚戰場。

    昨日朝堂還因為收到衛殊接下戰書的訊息而吵得不可開交,覺得衛殊一個女子強出風頭,把戰場視為兒戲,一個個義正言辭想要討伐衛殊。

    而今日,衛殊戰勝的戰報就送來了,打臉打得不要太快。

    景沉想起了當初衛殊的話,有生之年,護衛燕國,他一點兒都不懷疑她做得到。

    景沉登基也大半年了,他至今還冇能分辨朝堂上的忠奸,但唯有衛殊一人,用不著他去分辨。

    起身,打開雙手:“來人,更衣!”

    衛殊都能為燕國做到如此,他也決不能落後,畢竟他纔是燕國的帝王啊。

    這些天邊境動盪,還丟了陳州,朝堂上的人一直都擔心秦國人打過來,而景沉其實更擔心衛金他們打過去。

    要是衛殊給衛家軍一個命令,真的給他打到秦國去給他開疆拓土什麼的,那纔是他該頭疼的。

    眼下的燕國都快把他國庫掏空了,再來一些領土,他估計真的得吃土了,當帝王當得他這麼憋屈的,估計也冇幾個了。

    ------

    把陳州交接回來之後,衛金暫時帶兵駐紮陳州,眼下年關將至,穆九也冇有離開的打算,這個年就打算在這軍中跟他們一起過,衛金他們自然是最高興不過。

    衛金和衛水忙著練兵,還要負責協助修築陳州的城牆。

    穆九倒是什麼都不用乾,每天帶著小青魚出門遛馬,打魚、捕獵,過得相當的悠閒。

    然而衛金和衛水在那裡累死累活,穆九卻一天除了吃和玩兒就躺在那裡睡覺,可偏偏就是這樣,她在軍中的人氣和威望與日俱增,一個個看著她比看著那兩位大將軍都來得熱情。

    衛金和衛水自然也是愛護和尊重穆九的,但這樣的落差,偶爾想想還是覺得心裡酸酸的。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
    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