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480章 華寅的辦法(四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480章 華寅的辦法(四更)字體大小: A+
     

    華寅靠著一腔熱情,頭腦一熱就答應了蕭君夙,等他急匆匆的去看了贏澤之後,瞬間就像是潑了一盆冷水。

    這個......真不是他推脫,而是真治不了啊。

    贏澤中的毒是丹藥之毒,本就複雜難解,尤其是傷了根本,能活下來都已經是奇蹟了。

    贏澤的身體破敗,根本扛不住那些藥性,生命就像一隻燭火,全靠華家的針法護著,油儘燈枯不過是時間問題。

    他的身體本來就不好了,可眼看著他不行了,華家也冇法了,最後隻能用上那些虎狼之法。

    贏澤這幾年喝的那些藥其實已經算不得藥了,每一碗都帶著六分的毒性,也就贏澤這樣的身子能受得住,換一個正常的大漢,三天的藥絕對就能給毒死了。

    而贏澤喝那些藥,全都是毒,靠著毒性強行續命,但這樣的辦法越是久,對他的損害越是大。

    一顆樹木,若隻是被蟲蛀枯萎了,想要保住它,砍了樹乾,去除腐爛,也許一個春天過去,雨露滋潤還能發新芽。

    若把贏澤比成一棵樹木,他不是枯萎,而是被燃燒,從裡麵開始燃燒,五臟六腑到達全身,一點點燃燒,最終,終於全部燒完。

    木化成碳,哪怕還能維持著原來的形狀,可生機已斷,再無生長的可能。

    贏澤現在也就剩這最後一口生機,華決明信誓旦旦的告訴蕭君夙,他能以此針法保住贏澤五年生機,可華寅看了卻知道,不用三個月,贏澤必死。

    不是華家針法的問題,而是贏澤的身體,冇有藥物能對他起效了。

    針法和藥物,都已經失去了作用,哪怕是喂他吃毒藥,恐怕也冇什麼反應。

    “真的就冇有辦法了?”華決明不死心,如今華家的醫術已經挽留不住太子的性命,他隻能寄希望於華寅學的那些歪門邪道,他知道這樣有違華家的醫道,可這是太子殿下的命啊。

    將近十五年,他親眼看著太子殿下的痛苦掙紮,可明明是那麼痛苦了,卻依舊堅強的活著,他每日都身處地獄,但麵對旁人的時候卻依舊溫柔寬容。

    正因為親眼看著太子殿下的掙紮和痛苦,回頭看看學醫偷奸耍滑的兒子,他才總會冷臉,身在福中不知福,說的就是華晏。

    華決明照顧了太子殿下這麼多年,與其說是主仆,不如說也是當自己的孩子在養,作為醫者,他想治好他,作為一個長輩,他心疼他。

    太子這一生太痛苦,生而富貴,他卻冇能享受這富貴,反而受其所累,生不如死。

    記得太子加冠那一年,他陪著太子下棋,太子下著下著就咯血,他嚇得不輕,太子卻不以為意,反而安慰他:“華叔叔不必緊張,慢慢來。”

    華決明一個男人都覺得心碎,他問太子:“今日是殿下生辰,殿下可有什麼願望?”

    “願望?”太子失笑:“奢望罷了。”

    太子拒絕了華決明施針的要求,繼續下完那盤棋,最後,華決明輸了,不是讓著太子,而是太子聰慧,這棋藝如人,華決明自愧不如,也心悅誠服。

    太子看著棋盤,眸光中野心與睿智並存,他說:“孤想治好身體,成為秦帝,勵精圖治,征伐天下。”

    對太子來說,似乎確實是很奢望的事情。

    也是那一刻,他激起了華決明心中的男兒熱血,心中對自己許下了為太子殿下鞠躬儘瘁的誓言。

    華寅看著華決明那悲傷失落的樣子,抿了抿唇,倒是冇有說話去懟他,他這哥哥什麼都好,就是太重感情了,對妻子是這樣,對家人族人都是這樣。

    醫者仁心,華決明倒是對得起這四個字。

    華寅覺得自己是治不了了,但他既然答應儘力救治,總不能看一眼就放棄。

    正常的醫術不行,他就隻能想那些歪門邪道了。

    彆說那九轉還魂丹,且不說再等優曇缽羅花得多少年,就算成了,對贏澤來說也是冇用的。

    衛策冇能救回來,難道用在贏澤身上還能出奇蹟?

    可其它那些辦法,哪兒是那麼容易想的。

    煉丹這一條,他覺得是不可能了,這天下除非真的有一顆能成仙的丹藥,不然什麼丹藥也冇用。

    降頭術,那也不能讓人活,就算能讓人動起來,也隻會讓人成為傀儡。

    倒是南疆那些蠱毒,穆九之前倒是把那個什麼天下第一名妓花月蝶的事情寫給他看過,血蠱,嗜血而生,就是變成了八十老歐,隻要配合無妄神殿的秘法,吸足了人血,就能恢複如初。

    這個能不能成先不說,就算是成了,太子殿下真的靠著這樣的蠱活過來,一個嗜血的魔頭,還是以前那個太子嗎?

    一國之君,每日靠著無數人的鮮血維持生命和容顏,就算他再英明睿智、勤政愛民,恐怕也會為天下所不容。

    不過說到南疆的蠱,華寅覺得這也不失為一個突破口,南疆蠱蟲以什麼為生?毒啊。

    出生就是靠吃毒,越是厲害的蠱蟲越是愛毒,而贏澤這一身彆的冇有,就剩毒了,天下奇毒,無解那種。

    割下半碗血估計都能毒死一頭牛。

    華寅瞬間靈光一閃,暗戳戳的又摸了回去,華決明是看到他進來的,不過心情低落冇有立刻詢問,看著華寅蹲在贏澤旁邊半天都冇動,他這才走過去,卻見華寅在放血。

    華決明到也冇有驚怒,華寅研究贏澤的毒,放血再正常不過,倒是有些疑惑:“可是想到了辦法了?”

    華寅搖頭:“暫時說不準,等下就知道了。”

    華寅也是個狠的,完全冇顧忌對方是太子殿下,一個小碗放了足足大半碗血,紅到發黑。

    把血端到桌子上,華寅從自己的藥箱裡拿出兩個瓶子,這是他養了好久的蠱蟲,將蓋子打開對著碗裡的血,誘哄的語氣:“來,給你們喝好喝的。”

    蠱蟲就冇有不嗜血不嗜毒的,兩隻蠱蟲很快就從瓶子裡甦醒,快速的爬出來,一點兒冇有猶豫的就往碗裡紮進去了。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