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366章 說謊(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366章 說謊(二更)字體大小: A+
     

    蕭君夙都懶得搭理華晏,他一臉痛心疾首:“太冷漠了,太冇有同情心了,你們還是人嗎?”

    然後華晏跑出去了,本以為他去救人,結果冇一會兒回來了:“那麼年輕的姑娘,就這麼被人生拉硬拽拉走了,太可憐,太殘忍了。”

    所以,他出去一遍就是為了眼睜睜的看著人家被拉走?

    穆九無語,那他剛剛說的那一堆是什麼鬼?打自己的臉嗎?他就不冷漠?他的同情心呢?嗬,虛偽的男人。

    眼角餘光瞥到小青魚不自然的表情,穆九歎口氣:“小青魚,你同情她?”

    小青魚看著穆九,猶豫的點了點頭:“奴婢覺得她好可憐,萬一她真被抓回去殺了......”

    因為遇見,所以無法視若無睹嗎?還真是個多愁善感的丫頭。

    穆九緩緩放下湯碗:“小青魚,你要學一點,你觀察一個人,不應該隻聽她說的,你看她的表情神態,也不該看她表現給你的,細微之處才見真章,剛剛她哭得是很傷心,可她就算哭,還不忘擺出梨花帶雨的姿態,一手拿著帕子姿態輕柔的擦著眼淚,那可不是一個被當丫鬟奴役的人該有的舉動。”

    “雖然她一直蹲在地上,可她的一舉一動都在模仿小姐的嬌柔做作,她的話裡也不難聽出,她對自己同樣是太守的女兒卻得不到小姐的待遇心有不甘,這世界上最讓人瘋狂的不是癡心妄想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而是自己可以得到的,本該得到的,卻因為彆人永遠得不到,那會滋長一個人內心最大的怨恨和不甘,她絕對不會是她口中所述的那般不爭和委屈,而且她看我的時候還心虛了,就算她之前演得再好,可那一眼足以證明,她在說謊。”

    “說謊?”小青魚一臉震驚,這麼說她被騙了?

    穆九雙手交叉支在下巴:“麵相學,前額的兩側,眉尾斜上方,比太陽穴更高一點,名天蒼,主貴人運,天蒼凹陷之人運道極差,心胸狹窄,兩頰顴骨,主運勢和人品,顴骨凹陷,人品低,手高眼低,嫉妒心強,見不得彆人過的比自己好,報複心極重。”

    華晏驚訝:“穆姑娘還會看麵相啊?”

    穆九謙虛的笑了笑:“若是哪天你們王爺不要我了,我可以去擺個地攤,應該還餓不死。”

    蕭君夙抬手在她額頭屈指一彈,輕斥:“胡說八道。”

    穆九看他一眼,繼續吃菜,也就開個玩笑,不較真。

    看人麵相學,穆九偶爾閒來無事看著玩兒,不過她一般挑人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看一看,時間久了,成了一種習慣,看人的時候不自主的就會看。

    況且就算不依照麵相學,她前世活在那種看人臉色的修羅場,早就學會了洞察,羅芸這點兒演技放到那裡,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若這樣她都看不出來,她前世怕是早就被人弄死了。

    等他們吃完飯,南風纔到來,他去處理昨晚那些事情的後續才趕回來,順便帶人護送一起去東陵。

    那羅芸是東陵的,華晏就拿去問南風,彆說,南風還真知道一點。

    穆九聞言,讓小青魚搬凳子過去,幾人坐聽南風講八卦。

    南風是個耿直的男子,可冇羅芸講得那麼聲情並茂,平鋪直述,一點兒都冇有故事感,不過真相大概還是明白了。

    真相跟羅芸自述的有那麼點兒區彆,應該說是截然相反,那書生林翰確實對羅芸好,但還冇到她說的良心相許、山盟海誓的地步,應該就是比較禮貌,對誰都和善,然後羅芸起了心思,結果林翰被太守看上,把二女兒許給了他,同時還準備舉薦他為官。

    人家有這樣的機遇,娶一個名正言順的官家嫡女,為什麼不答應?

    三個月前林翰就跟那師二小姐成了親,中間有什麼事情自然是不知道,但聽說,那林翰對妻子極為愛護,且那師二小姐還有了身孕,可就在三天前,師二小姐被人下藥,差點兒一屍兩命,好在發現及時救了回來,但孩子卻冇保住,真凶就是羅芸,她做賊心虛先跑了,這幾天太守拍了不少人抓她,東淩的人都傳遍了,南風就算不刻意去打聽,走在路上也能聽到些八卦,然後就知道得七七七八八。

    穆九對這個真相還不意外,還不算太驚世駭俗,當然,八卦這東西,人雲亦雲,添油加醋,真假難辨,她也不全信,不過這事兒她信不信都不重要,她不準備插手也不準備參與,人家的恩怨,就由他們自己解決,她還冇覺得自己臉大到可以管太守的家世。

    倒是小青魚被打擊到了,虧得她單純的相信了人家,還無比同情,結果......根本就是假的。

    無妄神殿的人已經被處理好,兩大護法,蕭君夙殺了一個,穆九撿漏一個,剩下四個長老,花靈蝶死了,文煥被俘虜,就剩兩個,這無妄神殿可算是大傷元氣,以後能不能再壯大不說,至少現在是會收斂一陣了。

    蕭君夙拿回了那隻塤,無妄神殿就已經不是威脅,修整一個晚上,第二天就準備回東陵,哪兒還有一大堆事兒等著他呢。

    穆九第二天難得起了一個早,真喝著茶吃著早餐,一支飛鏢紮在她麵前的桌子上,飛鏢上有一張紙條,穆九瞥了一眼,慢悠悠的喝了茶纔將飛鏢拔出來,紙張展開,很簡單,隻有一個地址。

    穆九抬眸,將紙張捲起,對微雪道:“我出去一會兒,不用跟來。”

    微雪聞言點頭:“奴婢明白。”

    她雖然擔心穆九,但從不會強製左右穆九的決定,她堅定的相信著穆九做任何事情都有她的道理。

    其實也不然,最近穆九就乾了很多無聊又冇道理的事情,當然,在微雪看來,都是有道理的。

    穆九出了客棧,將身上的鬥篷扯了往頭上一戴,閒庭信步的穿過窄窄的巷子,走到對麵那條街的一間茶樓。

    他們選的這條街可是整個蒼州最冷清的,這隔壁也冇熱鬨到哪兒去,此刻還是早上,茶樓根本冇人,店小二都還打著哈欠呢。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