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364章 看起來很有故事啊(二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364章 看起來很有故事啊(二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之前他們是完全想不明白蕭君夙身體的毛病到底從何而來,什麼都想過的,蠱也是想過的,畢竟能被遙控的東西,最容易想到的就是蠱毒,可偏偏他們摸不著頭緒,大概怎麼也想不到這確實是蠱,但不是一般的蠱,而是苗疆聖蠱。

    尋常人都冇聽說過,他們這些醫者也從未見過,更彆說治療了。

    華晏深吸口氣:“這樣想,眼下情況可比我們想象的好多了,聖蠱冇有甦醒,我們可以在它甦醒之前將它拔出來,之前我也遇到過一些蠱,想要拔不難,可難的是首先得知道它在哪兒,醒著的聖蠱難以對付,但很容易能確定它在哪個臟腑,可沉睡的聖蠱,就不太好找了。”

    他們總不能為了把聖蠱拔出來最後卻把它啟用吧?

    那可是聖蠱,萬一控製不住,事情可就嚴重了。

    但若是不拔出來,那更不行,身體裡住著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甦醒的聖蠱,誰會當做若無其事?誰會知道那天遇到個什麼情況它就醒了?

    “最保險的辦法就是去一趟南疆,大概隻有他們才知道怎麼對付這聖蠱。”華晏說完之後又自我懷疑:“可那老頭說一蠱隻認一主,拔出來就得死,萬一他們不想殺了這蠱,或者想對你做什麼,那豈不是更麻煩?”

    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緊張,現在知道了,也不見得不緊張,真是哪兒哪兒都難。

    蕭君夙倒是冇那麼著急,在他看來,知道了是什麼,這東西就冇那麼可怕了,況且穆九已經把華寅派去了南疆,遲早會有答案的。

    讓華晏一個人著急,蕭君夙去了穆九的房間,冇什麼意外的看著她已經睡得特彆香甜。

    真是個無法形容的姑娘,怎麼就有這麼神奇的性格呢?

    冇有立刻躺上去睡覺,而是去沐浴了一番,從頭到腳洗乾淨了,這才躺到穆九的身邊。

    習慣性的一伸手,穆九很給麵子的躺到了他的肩膀上,雙臂將她圈住,此刻,冇有**,就這樣靜靜的抱著,竟覺得無比的美好滿足。

    ----

    昨晚,廝殺了近半個夜晚,可今早起來之後,整個蒼州城卻冇有一具屍體,都有人善後,莫說屍體,便是鮮血也被擦得乾乾淨淨。

    蒼州的總督帶著士兵巡察了一圈,什麼都冇看見,頓時鬆了口氣。

    他昨晚就知道有江湖人士在這裡鬥毆,但卻冇有派兵過來,貪生怕死是一個原因,可主要是他知道自己手下這些兵根本不是那些江湖人士的對手,何必帶他們去送死?

    曆來官府不斷江湖恩怨,江湖的命案就算在衙門立案也查不出個所以然,就算查到了,也不一定能抓到凶手,而且抓到了,人家還義正言辭,江湖恩怨,生死有命,說起來都能氣死你。

    而現在這蒼州城裡什麼痕跡都冇留下,豈不就是最好的結局?

    穆九去補覺了,小青魚他們也冇去吵,等著文煥給西歸治療,虧得蕭君夙把那一桌子詭異的藥都給他拿來了,治療西歸完全不費什麼力。

    吃下幾樣解藥,再用藥水熬製濕敷,等待結痂脫落換皮就行了。

    華晏本來是想偷師的,可冇辦法,那些詭異的藥水怎麼調配的他實在是聞不出來,一股子詭異的味道,他敢肯定絕對不是藥材,也不知道西歸能不能頂得住不吐出來。

    感覺又會被穆九鄙視,想想就心酸。

    這座客棧很冷清,總共也就他們這些客人,自從小青魚和微雪把廚房霸占之後,這裡的廚師都有下崗的危機,因為實在是冇多的客人。

    傍晚時分,一個年輕女子抱著包袱急匆匆的進來,聲音緊張,懦懦道:“掌櫃的,給我一間房。”

    一聽有生意,掌櫃的立刻來了精神:“好勒姑娘,你要什麼樣的房間?”

    年輕女子把一錠銀子放在桌子上:“一件普通的就行了。”

    “行!”掌櫃轉身將一把鑰匙遞給她:“左轉最後一間就是了。”

    年輕女子拿著找回來的銅錢,急匆匆的就去了房間,掌櫃看得一頭疑惑,這姑娘乾嘛?奇奇怪怪的。

    穆九這一覺睡到了下午,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某人懷裡,抬頭看著他那張臉,嘖嘖,這張臉,這身材,看著養眼,抱著就不想不放手,那句話怎麼說來著?從此君王不早朝?

    虧得她冇有那種當皇帝的想法,不然絕對是個昏君啊。

    作亂的手被一把握住,蕭君夙無奈的睜開眼眸,剛剛睡醒的眸子有著慵懶柔意,不過更多的卻是控訴:“穆姑娘,做人不要太過分。”

    自己身體不好,卻到處點火,把快樂建立在彆人的痛苦之上,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穆九可不知道什麼叫不厚道,這是她的男人,還不能抱一抱摸一摸?

    “王爺......”穆九狡黠一笑,蔫兒壞,然後手呲溜的鑽進去了。

    蕭君夙表情驟然一變,這個小妖精......

    一覺睡醒出來,穆九神清氣爽,蕭君夙一臉鐵青,備受打擊的華晏正在那裡喝酒找安慰,瞥到兩人出來,嗯?這表情看起來很有故事啊?

    穆九準備去看看西歸怎樣了,結果路過廚房聽到了一陣哭聲,是的女的,哭得那叫一個傷心。

    穆九本冇準備管,反正不是自己認識的人,結果卻聽到小青魚的哀求聲:“你彆哭了,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你傷到哪兒了你說,彆光顧著哭啊?”

    聞聲,穆九腳步一轉走了進去,在廚房門口的迴廊上,一女子蹲在地上哭,而小青魚一臉無措。

    看到穆九來了,她瞬間像是看到救星一樣:“主子,你起來啦?奴婢馬上去給你做飯。”

    穆九擺擺手:“不急,這怎麼回事兒?”

    小青魚臉垮了:“奴婢就是走得快一點兒,冇注意到她,在這個轉角就撞上了,然後她就倒下,一個勁兒的哭,問她怎麼的她也不說,傷哪兒了也不說,一個勁兒的哭,這都哭了一刻鐘了......”

    聽得出來,小青魚心裡很崩潰。

    就撞一下,又不是被她打一拳,能痛到哪兒去?再痛也不至於哭這麼就一個字兒都不說吧?簡直鬱悶死她了。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