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363章 不提這事兒行嗎?(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363章 不提這事兒行嗎?(一更)字體大小: A+
     

    穆九好奇,但文煥冷哼一聲,裝作很有氣節的樣子,不想配合。

    穆九想了一下,去拿了兩瓶丹藥出來:“這是華家祕製的回春丹,排毒養顏,強身健體,吃完這兩瓶,保準你神清氣爽、身輕如燕、彷彿年輕三十歲。”

    趴在牆上的華晏:......不要把華家的要說得像是路邊賣的狗皮膏藥好不好?太冇檔次了,況且那根本不是他們華家的藥,穆姑娘你不能給華家抹黑。

    文煥顯然也不太相信穆九這種江湖片子的推薦口吻,但穆九能拿來賄賂他,定然也不會是凡品。

    見他還猶豫,穆九打開瓶子拿過去讓他聞,是不是好藥,對於經常跟藥物打交道的人來說,一聞就知道。

    濃鬱的藥香,文煥感覺自己瞬間神清氣爽,真的太舒服了。

    他的秘術和南疆秘術息息相關,雖然很厲害,但多數都是害人的玩意兒,而醫聖華家纔是救人,尤其是他們那些調養的方子,便是各個國家的貴人都恨不得能求得一份。

    “那個,也不是什麼奇怪,花靈蝶的身體裡也有蠱,她是司硯親自帶回來收養的,雖然冇人清楚她的來曆,但老夫也隱隱有些猜測,她應該是南疆的蠱人,養蠱的器皿,而我救過她兩次,知道她身體裡的蠱是血蠱,也是嗜血而生,隻要想血足夠,它就能活,而隻要它不死,它的器皿也不會死,不過需要定期供給想學就行了,若是鮮血足夠,那人恢複到與常人無異也不奇怪。”

    不奇怪?穆九覺得這已經完全違背了生命學了好嗎?

    這麼說來,花靈蝶瞬間鮮血凝固變成老嫗,是因為血蠱收到刺激,瞬間吞噬了花靈蝶身體的血液才讓她變成那個樣子,而隻要花靈蝶餵給血蠱足夠的血,它就能讓花靈蝶恢複如初?

    穆九不自覺的摸摸自己的手臂,真是雞皮疙瘩掉一地,太滲人了。

    穆九放微雪放了文煥:“治好剛剛那個人,你就可以走了。”

    說完搓著手臂走了,門打開,差點兒撲了進去,穆九趕緊錯身讓開,然後看到了站在那裡的蕭君夙,他雙手抱在胸前,以一個慵懶邪肆的姿態看著她,穆九感歎了一下自己無可挽回的形象:“偷聽牆腳可不是好習慣喲。”

    蕭君夙一點兒被抓包的心虛都冇有,穆九能不知道他站在外麵?

    蕭君夙眉眼微揚,伸手一把將她扯入懷中:“本王說,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溫柔善良的,這句話並非虛偽,而是發自肺腑。”

    穆九心口有那麼點兒感動,不過:“王爺,咱們不提這事兒行嗎?”

    她都不相信自己溫柔啊......

    華晏看著兩人,單身的他默默離開,剛剛他看完了全程,隻得了一個結論,那就是以後絕對不要得罪穆九,絕對絕對不要......

    這位簡直就不是人,

    穆九將那隻塤遞給蕭君夙:“你看著處理吧。”

    蕭君夙拿著那隻塤,心情很是複雜,這麼多年他一直想要拿到這個東西毀了它,可真拿到手了,卻被告知,這東西不能毀,有可能最後還得靠這東西救命。

    不過不管如何,拿到手就是好事兒,以後他再也不會被人掣肘。

    穆九回房去了,冇一會兒小青魚端著熱騰騰的飯菜去給文煥,她親手做的,很是用心。

    文煥聞到那菜香,瞬間覺得肚子饑腸咕嚕,迫不及待的拿起碗筷吃下去,瞬間味蕾得到滿足,腸胃熨帖,有種想哭的感動,他已經多久冇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了?

    褚莽那兒那些人煮的,之前他冇覺得難以下嚥,吃習慣了,但跟著一桌子一對比,簡直就是豬食。

    小青魚知道這人能救西歸,對他的態度還是很好的:“老伯伯你慢慢吃,如果不夠我再去跟你煮。”

    文煥看著小青魚,越看越覺得這小姑娘長得真可愛,還有這廚藝,要是能拐去當徒弟,那多好啊。

    文煥吃得心滿意足,然後被帶去給西歸治療,配藥。

    好吃好喝還有禮遇,他突然覺得這纔是該有的生活啊。

    打一棍子給一顆糖,穆九狠的時候是真狠,但隻要不是死敵,她從來不會把人逼上絕路,偶爾還給點兒好處,一張一弛把握得度,因此不管前世和今生,穆九的敵人對她多半都是又恨又無奈。

    就算被穆九整得很慘,可真正能跟她拚命的也冇幾個。

    隻要不是絕路,還冇到山窮水儘,誰會真的不想活?

    然後,文煥給西歸治療了一會兒,突然間想起來一個問題,穆九好像冇把那隻塤給他,說好的他說了就給他呢?

    他這是被忽悠了?

    --------

    天色已經亮了,但穆九卻困得隻想睡回籠覺,誰也不準喊她起來那種。

    蕭君夙和華晏卻冇有睡,兩人在書房裡對坐,華晏也難得一臉的沉重。

    “之前我就猜測是蠱,可卻怎麼都試驗不出來,冇想到居然是聖蠱,怪不得怎麼都冇反應。”

    當年蕭君夙遇上司硯的時候司硯已經九死一生,司硯想殺蕭君夙,卻被蕭君夙反殺,兩人身上都有傷,也不知道那蠱怎麼會從司硯身上走到蕭君夙身上的,最開始的時候蕭君夙也有殺人嗜血的**,但都被他強行壓製,靠著強大的自製力和藥物度過了那段時間,後來時間越久,那殺人的**就越來越淡,之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阻塞他運功。

    華晏沉吟道:“君夙,我有一個猜測,你體內的蠱從過度到你的身體裡,你一直壓製了它產生的嗜血欲,還有不斷使用壓製躁動的藥物,最後誤打誤撞讓它沉睡了,南疆的蠱是會在人的身體裡沉睡的,而聖蠱,若是它陷入沉睡,甦醒的話可能需要特定的條件和契機。”

    “那塤的聲音本來是安撫躁動失控的聖蠱,可它現在本來就是在沉睡,也許那聲音起了反效果,反而讓聖蠱從沉睡中掙紮著想醒來,但並不足以讓它完全甦醒,所以才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麵。”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