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355章 秘術(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355章 秘術(一更)字體大小: A+
     

    若是蕭君夙能知道穆九的想法......算了,還是不知道比較好,不然指不定會乾點兒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都是被她氣的。

    等穆九幽幽醒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到了鎮子上,鎮子不大,但也有兩間小飯店,正好可以供他們吃飯歇腳。

    顯然已經到了一會兒了,馬車停在原地不動,馬車裡隻有蕭君夙和她,穆九掀開簾子看了看外麵,再轉頭看向蕭君夙,勾唇:“王爺看起來心情不太美妙?”

    蕭君夙睨著她,眼裡有控訴,美妙?他從哪兒來的美妙?

    “你倒是睡得很不錯。”一直睡到這裡,還打小鼾聲,簡直不要太美妙。

    穆九那張臉因為睡覺滿足之後呈現一種氣色飽滿的紅潤,很是誘人,聞言想笑,結果腹部傳來的感覺讓她的笑瞬間僵在臉上,呃,睡得太舒服了,忘了親戚這茬兒了。

    扶額,生無可戀,若是還有下輩子,她能先去見一下閻王爺,申請下輩子投胎做男人嗎?

    o(╥﹏╥)o

    看到穆九瞬間變臉,蕭君夙心口那口氣不自覺散了,明知道她身子不舒服,他還跟她計較什麼?她的冇心冇肺他第一天知道?現在她能躺在他馬車裡把一切交給他,等於是對他的信任,要換最開始認識的時候,她不落井下石嘲諷他就已經不錯了。

    做人要知足......

    雖然已經安慰自己了,但心裡那種感覺,唉~~~~~

    彎腰,輕柔的將穆九抱起下了馬車,微雪他們已經準備好房間和熱水,隨時可以服侍她沐浴。

    穆九勾著蕭君夙的脖子讓他抱著,等他抱到上樓房間裡放下她,穆九抬頭一個吻印在蕭君夙的脖子上:“王爺,醒來能看到你真好。”

    蕭君夙心裡歎口氣,有種認命的無力感,比起花靈蝶那些妖嬈的勾引,她才更像個小妖精,專門勾他的魂要他命那種,偏偏他還心甘情願,無藥可救。

    “你先沐浴更衣,本王去處理些事情。”

    穆九看著匆匆離開的蕭君夙,眼裡滿是疑惑:嗯?????

    怎麼感覺有心事的樣子,而且還是相當複雜的那種啊。

    “主子。”微雪進來服侍穆九沐浴,穆九一邊洗澡,微雪一邊告訴她發生的事情,除了花靈蝶那詭異的秘術之外,還真冇什麼讓她驚訝的,所以蕭君夙蕭君夙那複雜的情緒是因為看到一個女人瞬間變得又老又醜,然後開始思考人生?

    穆九摸摸自己的臉,原裝貨,不出意外,老了應該也不會太醜吧.....大概。

    不過等她老了,蕭君夙也老了,應該誰也不用嫌棄誰。

    思想相差十萬八千裡......

    穆九也就想那麼一下就把老不老這事兒拋開了,她更在意的是花靈蝶的秘書,被刺中心臟,鮮血凝固,然後瞬間變老,這就不用死了?

    用容貌換取生命?哪兒有這麼詭異的事情?

    聽起來更像是巫術和蠱術,穆九想到了被她丟去南疆的華寅,不知道他現在可還活著?要是他死了,那她會很苦惱的。

    華寅:......他要是真把蠱術學全了,第一個弄死穆九這主子。

    -----

    暗影帶著人回來了,無妄神殿的人撤走,花靈蝶的屍體也是他們帶走的,今天來的是右護法的人,他不會好心救下花靈蝶為她收屍,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想要花靈蝶身上的秘術。

    能吹出魂遙的塤握在左護法的手裡,右護法應該是想從花靈蝶這裡入手,畢竟比起對付蕭君夙,他更大的敵人還是左護法。

    他一直被左護法壓製,就是因為司硯傳給左護法的秘書有很多他都冇學過,

    蕭君夙這些年對那些秘書也算是深有體會,比如他身上的內力會因為鎮魂曲而雜亂無法使用,藥石無靈,也不是南疆的蠱,整個華家都拿這冇辦法,甚至都算不得病,神秘,詭異,不要你的命,卻讓人無可奈何。

    花靈蝶的訊息已經遞到了蕭君夙的手中,她本是司硯收養的,不算是養女,畢竟兩人關係也冇那麼乾淨,司硯一直把她當做棋子利用,利用他的身子去完成自己的目的,花靈蝶那一身尤物氣質可是司硯精心調教出來的。

    她是七大長老之一,雖然年輕,卻最得司硯重用,當然,也許最恨司硯的也是她,畢竟當年司硯的死,她也算是出了一份力,所以這些年左護法嚷著給殿主報仇,她一直冇有動靜,直到前不久蕭君夙封王,她才動了心思。

    她的前生被無妄神殿掌控,她的未來,大概是想掌控無妄神殿,不過她選錯了人。

    她由司硯親自教導,會的秘術比兩個護法都多,因此才能胯下海口說能擺平他們,卻不知,她自己也是他們一直覬覦的肥肉,與美貌無關,隻要的是她的秘書。

    “啊啊啊......”

    一聲慘叫從門外傳來,蕭君夙聽出了那人的聲音,快速走出去,卻見西歸整個人抱頭蹲在地上。

    “怎麼回事?”

    蕭君夙伸手準備拉他起來,西歸卻朝旁邊躲開,他整個人埋首在雙臂之間,甚至顫抖著,似乎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西歸?”蕭君夙皺眉:“華晏,去吧華晏叫來。”

    西歸身子不斷顫抖,整個人蜷縮成了一團,且不讓任何人碰,華晏急匆匆的趕來,看到西歸這樣子,也不懂:“怎麼回事?他受傷了?”

    西歸不讓人碰,華晏就是大夫也束手無策,就在蕭君夙準備打暈他帶進去的時候,西歸離著老遠,然後緩緩的抬頭,旁邊的幾人都被嚇了一大跳,隻見西歸的臉上一層一層的皮膚乾裂,露在外麵的肌膚已經看不出肌膚的樣子,如同乾枯的樹皮,枯燥,粗糙,一層一層的硬質,而中間還有溝壑,溝壑中是裂開的傷口,鮮血流淌,極為詭異。

    這是西歸?簡直宛如惡鬼。

    “是秘術,是血月蝶的秘術。”華晏震驚得聲音都顫抖了:“剛剛他去救青魚姑娘,冇讓青魚姑娘碰到,可他自己卻沾染了那些粉末,這是發作了。”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