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80章 脫離了掌控(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80章 脫離了掌控(一更)字體大小: A+
     

    穆九不孝的流言冇有流傳多久,還冇有她搶美男精彩,聊著聊著,元帥府也冇人表態,穆九縮在府裡幾乎不出門,他們說起來也無聊啊,覺得無趣了,議論的人就少。

    流言止於智者,便是如此,越是反駁越是較真,事情越是複雜,你懶得搭理,對方覺得無趣,也許就不搭理你了。

    不過百姓不搭理了,卻總有人會揪著穆九不放,比如說禦史。

    禦史在金鑾殿彈劾衛殊,不忠不孝,不敬長輩,不孝生母,不念生恩,無情無義,如此不忠不孝之人,豈能手握尚方寶劍這等聖物?

    禦史請求燕帝收回穆九手中的尚方寶劍,以正清明公正,安國之根本。

    禦史的請求得到了大部分的人附和,滿朝文武都跪了下去,請求燕帝收回穆九手中的尚方寶劍。

    燕帝思索了好一會兒,最終答應了,派上官禦帶著禦林軍來收尚方寶劍。

    “衛殊,皇上有旨,請你把尚方寶劍交出來。”上官禦站在一眾禁衛軍的麵前,一身官服,衣冠楚楚,倒是很有官威。

    穆九看著他,不知為何隻想發笑,外麵的流言,不就是為了給禦史彈劾找個藉口?

    她那夜被逼著去了上官府,轉過頭卻說她要逼死自己母親,燕帝和上官禦這兩個睜眼瞎,竟然還一副被逼無奈的樣子,然後來拿她的尚方寶劍。

    這麼拙劣的算計,他們自己不覺得可笑?

    “上官丞相。”穆九笑意盈盈:“前些日子聽聞上官丞相身體抱恙,不知進來身體可好?”

    上官禦立刻覺得自己肋骨下的腹部又開始泛疼了,他也是不明白了,為何穆九打的那一拳那麼疼,冇有外傷,禦醫也治不好,冇有彆的問題,就是疼,活生生疼了他一個月,簡直邪門極了。

    “多謝衛小姐關心,本官已經冇有大礙了,你還是快些把尚方寶劍請出來,皇上和諸位大臣都還等著呢。”

    “上官大人急什麼?這尚方寶劍在我這元帥府放了這麼多年了,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穆九慢悠悠的轉身,進去拿了尚方寶劍出來。

    一個太監端著撲了明黃絹布的盒子,顯然是準備用來放尚方寶劍的,不過穆九卻冇有放上去:“這尚方寶劍是先帝賜予衛家的聖物,自然該由衛家的人親自交出去,上官大人你說呢?”

    上官禦看著穆九半響,讓開路:“衛小姐請。”

    道路讓開,禁軍一路持兵器後退,一條路通向門口,穆九卻冇有走,她舉起了尚方寶劍:“衛金。”

    已經換好鎧甲的衛金走出來,銀槍鎧甲,威風凜凜,單膝跪在穆九麵前:“少主。”

    穆九將尚方寶劍緩緩放入他的手中:“我爹爹不在,我要你,代替三軍大元帥衛策,將這一柄尚方寶劍還回去。”

    衛金抬頭看著穆九,目光堅定,聲如洪鐘,擲地有聲:“屬下定不辱命。”

    衛金起身,身後,是一排銀衣親衛,他們年紀都在四十歲到五十歲之間,這是衛策屬下的兵將,最低都是都尉。

    上官禦看到這批人,眼眸一縮,這全都是衛家軍的精衛,這群人果然都在穆九的手裡。

    衛金雙手舉著尚方寶劍往前一步步走,鄭重得彷彿像是在完成一個聖神的儀式。

    上官禦看到這個畫麵,總覺得有哪兒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尚方寶劍,上斬昏君、下除奸臣,這一直是燕帝最忌憚的存在,生怕衛策有朝一日拿著這把劍殺了他,當年纔會不惜綁架了那麼多大臣的家眷以此威脅衛策,讓他不能拔劍。

    而衛殊回來之後,直接拿著尚方寶劍出現在議政殿,燕帝看到之時就想要奪走,一直等到今日纔出手,按理說應該如釋重負的,可看到這把劍被銀甲親衛護送著緩緩走向外麵,他卻反而覺得有種說不出的窒息,總覺得有什麼脫離了掌控。

    上官禦回頭看向穆九,卻看到穆九看著那把漸漸離開衛家大門的尚方寶劍,她在......笑。

    明明被拿走了尚方寶劍,為何要笑?

    察覺到他的注視,穆九目光緩緩轉向他:“上官大人怎麼還不跟上去?”

    “衛殊你......”上官禦深吸口氣:“我不管你有什麼打算,但都希望你收斂些,天下大局以定,你一個小姑娘能翻出什麼風浪?隻要你乖乖聽話,聖上並非不能容你,你好自為之。”

    上官禦甩袖走了,留下了一句無比可笑的勸言。

    穆九笑意更深了幾分,她能翻出什麼風浪他們很快就知道了。

    乖乖聽話?聽話交出一切,當他們的傀儡?祈求他們的恩賜?他們也太小瞧了衛策賜予她的這一身傲骨了吧。

    禁軍全部退去,元帥府的大門緩緩關上,穆九卻站在那裡,久久都冇有動。

    蕭君夙拿過微雪手中的披風走過去給穆九披上:“若是你想,大可留下那把寶劍。”

    他以為她是捨不得那皇家賜予的榮耀?

    “皇命難為,你可真是太高看我了。”

    “是嗎?”他可不覺得,他這姑娘......他覺得就冇她乾不出來的事兒,這燕國的天下怕是要變了,到時候誰做主,還說不準呢。

    這樣一想,突然又覺得惆悵,眼下她就已經很難娶了,若是她再厲害一點,什麼時候才能拐回去當王妃啊?

    穆九轉身往裡走:“你要不要猜一猜,為何我要交出那把劍?”

    這個蕭君夙大概能猜到一點:“因為那把劍本身的意義?你想乾點兒大逆不道的事情?”

    穆九失笑:“你還真敢說。”

    不過也是,一個暗戳戳想斷了楚國龍脈,還想弄死皇子的人,這種大奸臣,有什麼說不出來的?

    尚方寶劍本是忠義之劍,掌握此劍的人,不管帝王是誰,捍衛的必須是燕國的國本,若拿著此劍的人做出了動盪國本的事情,必當會被史官寫死在曆史之上,永不翻身。

    燕帝隻看到她拿著寶劍,有可能會用此劍斬殺了他,可他卻冇看到,這把寶劍雖然握在穆九手裡,她自己不在意,可卻掌控者她身後的那批人。

    軍中之人,多血性,他們重情重義,忠義、榮耀可以勝過生命,尚方寶劍所存在的道義限製,一直是他們的一道警戒,約束著他們,他們以此為榮,絕不為元帥府的榮耀抹黑。

    然而穆九至今冇有宣佈衛策之死,可燕帝卻欺負穆九一個小姑娘,迫不及待想方設法收回尚方寶劍,已經違背了道義的存在,會動搖他們堅守的警戒線,未來要做什麼,恐怕也冇那麼多估計,當然,穆九要的還不止如此,不過這個後果,很快燕帝就能知道了。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