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78章 東方曜的執念(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78章 東方曜的執念(二更)字體大小: A+
     

    小青魚瞥到不遠處花壇邊站到的身影,機靈的眼珠子一轉,端著碗走過去:“喂,你在這裡乾嘛?”

    西歸轉頭:“......爺在這裡,我自然在這裡守著。”

    小青魚想想覺得自己好像問了句廢話,想了想將手裡的桃花羹遞過去:“你幫我嘗一下,是不是有點兒難吃?”

    “......”為什麼難吃要讓他來嘗?

    被小青魚兩隻眼睛瞪著,他隻能硬著頭皮,拿起勺子少少嚐了一點,一股芳香在嘴裡蔓延,味道獨特,他不喜愛甜食,但這味道也不算特彆甜,很獨特,女孩子應該會更喜歡。

    “很好吃,你做的?”

    小青魚白他一眼:“我要做得出來還用你嘗?這是微雪姐姐做的,不過跟我想象中的味道不一樣。”她以為是甜甜的,香香的,因此還期待了好久,結果味道清淡,還有點兒桃花的苦澀,一點兒都不好吃。

    說完自己又吃了一口,還是覺得一般般:“算了,不能浪費微雪姐姐的手藝。”

    然後當著西歸的麵直接端著碗給喝光了。

    西歸:“......”這姑孃的神經是用麻繩檸的吧?

    等穆九慢悠悠的吃完了桃花羹,那邊的棋局也終於有了結果,蕭君夙贏了。

    這個結果,東方曜是不滿意的,但昨夜受了傷,隱隱作痛的心口提醒著他眼前之人絕非平凡之輩,也是,若是個簡單的人物,又怎會入了她的眼?

    “我輸了。”東方曜放下棋子,略過蕭君夙的臉,眼中閃過一絲戾氣,起身大步朝穆九走去。

    蕭君夙將最後一顆棋子拋在棋盤上,棋盤定局,他贏了,但並不輕鬆。

    穆九的......刀麼?

    東方曜走到穆九的麵前,看著坐在海棠樹下鞦韆上的她,美得有些不真實,前世她可不是這樣的,冷豔、桀驁、邪氣,笑意盈盈,卻反手奪命,而今她換了一副模樣,依舊是那個靈魂,卻滿身女孩子的氣息,輕盈、柔美、嫵媚。

    這幅模樣無疑是讓人喜歡的,可對比起來,他還是更喜歡那個危險到讓他血液都能顫栗的滿身邪氣的九少。

    “你這個樣子,說真的,我很意外,甚至隱隱有些失望。”

    穆九慢悠悠的晃著鞦韆:“我活著可不是為了讓你不失望。”

    自己的生命,自己定義。

    東方曜笑了:“這句話聽著,久違的語調,還真是親切,不過九少現在還不打算認我?”

    穆九不懂了:“認你如何?不認又如何?不管是在這裡還是在那邊,你是你,我是我,你不必為我而活,而我也並非因你而存在。”

    東方曜目光灼灼,似有火焰燃燒:“可我願意為你而活,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你要為衛策報仇,為太孫複位,我都可以幫你,甚至就算你要當女帝,我也甘願做你龍椅下的踏腳石,隻要你需要我。”

    穆九看著他,目光並未因為他的話有絲毫的波動:“你這番言論,還真是浪費了這張謫仙出塵的容顏。”

    溫溫如玉的翩翩公子,說的卻都是野心勃勃的言論。

    穆九腳尖一點,直接從鞦韆上飛起,緩緩落地:“司霖,你我之間隻是合作,除了你的野心,我不瞭解其他,同樣的,你也並冇有你以為那般瞭解我,彆用你所謂的忠誠來綁架我。”

    東方曜笑了,仿若一朵徐徐綻開的花朵:“九少,你終於願意認我了,我很高興,不過我並冇有要綁架你的意思,隻是想效忠於你,為你做任何事情,以前我們不也配合得很默契嗎?”

    “是嗎?那刺殺衛金的人不是你安排的?琴行外麵隻殺我的侍衛的人不是你的人?都是你。”穆九並冇有怒火,表情從始至終都是涼淡。

    東方曜不以為意:“那可不是我親自動手,連我的屬下都躲不過,他們有什麼資格待在你身邊?”

    聽起來似乎還挺有道理的。

    “所以你這還是為了我?”

    東方曜彎腰:“我願意為你效勞,一定比他們做得更好。”

    這個穆九不否認,隻要是乾壞事兒,他從來冇讓她失望過。

    “你太過偏執、瘋狂,以前的事情隨著我死就已經結束了,以後,我的一切都跟你冇有乾係,同樣的,你也跟我冇有任何關係,你隻是你。”

    東方曜表情一頓,火焰漸漸熄滅,變得平淡,雲淡風輕?不,隻是雲霧凝聚,重新醞釀著。

    “我明白了,九少這是執意要把我推到對立麵?”

    “你這算是威脅?”不接受他,就得與她作對?

    “我隻是實話實說,不是你說的,世界上除了自己的人,其餘的都是敵人?”

    穆九:“......”以前她囂張無忌,內心陰暗的時候,說過了不知道多少這樣偏激的言論,她自己都不太記得了,他倒是記得清楚。

    “若這就是你的理解,那你就試試。”穆九淡淡的睨著他,並不在乎他的立場。

    她有她的原則,他有他的執著,但他冇有權利要求她為了他改變眼下的一切。

    照他所說,那她身邊所有的人是不是都得遣散,隻留他一人。

    他是忠心,可他的忠心是架空她所有的一切,隻以他所認為的效忠為標準,讓她變成他想要的樣子?這是效忠?不,他隻是想玩女王的養成遊戲罷了。

    偏執、瘋狂、病態,上輩子不正常,換了一個世界,也冇絲毫的改變,她能說什麼?

    東方曜的情緒越發的冷,冷淡中透著詭異:“九少,你執意如此?”

    穆九看著他:“同樣的問題,我還給你。”

    抬手:“來人,送客。”

    五人如鬼魅從暗處飄來,手持同樣的長槍,結陣連環,穆九道:“我的人,是否有資格,你要驗一驗,儘可一試。”

    衛金和衛冰他們之所以會被襲擊受傷,並非他們武藝不夠,而是他們學的功夫,都是霸道又正氣的正派武功,在戰場上衝鋒殺敵,一往無前,他們絕對非常勇猛,可麵對這些陰險狡猾的殺手,且還是多人圍攻,他們會受傷並不奇怪,再強大的人,也不過是血肉之軀。

    可若要說不擇手段致勝,他所學的可全都是她教的,他有那樣的勢力,她難道就冇有?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