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64章 自我懷疑(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64章 自我懷疑(二更)字體大小: A+
     

    穆九覺得自己命都快交代給他了,就他這凶狠,穆九以為他會把她生吞活剝了的,但實際上,他居然忍了......

    穆九忍不住自我懷疑,所以,她這是魅力不夠嗎?

    其實蕭君夙隻是介意穆九所說的男寵,他要娶她,堂堂正正的娶她,而若是現在就要了她,那他豈不就真的成了她的男寵,最後那點兒自尊心和好勝心,讓他咬牙剋製,抱著穆九許久許久才壓抑下那些念頭。

    穆九覺得他腦殼絕對是秀逗的了,若他湧動的源頭是她,他抱著她,就像快要餓死的人抱著一塊肉卻不吃,效果先不說,但絕對是腦子有問題。

    一個名聲能決定什麼?之前她不是也不介意當他的妾什麼的?

    雖然剋製住了衝動,但蕭君夙卻還是不願意放開她,死死的抱著,就好像一放手她會飛了似的。

    穆九伸手推了推,推不動,再推,紋絲不動。

    泄氣的望著頭頂,突然想到什麼:“你先放開我,我帶你去彆的地方看看。”

    蕭君夙好半響才放開她,站定身子,假裝自己是正人君子:“去哪兒?”

    明明一張冷豔禁慾的臉,偏偏一雙唇卻彷彿染了血色,簡直想讓人犯罪。

    穆九輕咳一聲,似是掩飾什麼,大步走在前麵:“你跟我來。”

    穆九帶著蕭君夙去了一處小閣樓,那是她小時候的書房,樓上還有琴案,書架,棋盤、書桌,雖然很久冇用,但卻打掃得很乾淨,就連她不常用的琴絃都一直有被精心的保養。

    蕭君夙看到這個樓就明白了,目光不自覺的戴上了暖意,落在穆九身上:“你住的風雨軒,以前是我住的地方,分府邸的時候,我什麼都冇要,就把那個地方切了過來,本來冇覺得有何意義,隻是不想有人住進自己住過的地方,後來你住了進去,我才第一次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個明智的決定。”

    本不是什麼有意義的院子,可因為她住在那裡,就有了不同的意義。

    穆九倒是冇他那麼多感慨,她喜歡這裡,隻是因為這裡是衛策專門為她佈置的,當然不止這裡,這府邸很多跟她有關的都是衛策親自安排的。

    穆九坐在欄杆上,這裡可以眺望半個府邸,清風徐徐,很適合清醒頭腦。

    穆九問蕭君夙楚國的事情,才知道夏侯堇的遭遇,身在帝王之家,強大的如太子那般,會遭自己父親嫉妒,當成敵人,再無父子之情,不夠強大的,便如夏侯堇一般,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甚至護不住最親近的人。

    皇權帝位,那是天下最凶險的一步棋,誰都不是執起之人,所有人都是棋子,隻看誰的作用更大,誰又能反手吞了誰。

    夏侯堇其實並非他表麵那般單蠢,但是在絕對的皇權之下,那點兒能力,太過微薄。

    -------

    大街上,關於穆九搶人的事情,正被人們討論的熱火朝天,茶樓酒館裡到處可以聽到議論之聲,而且還說得有鼻子有眼,彷彿自己就在現場親眼看見一般。

    當然,還有之前穆九跟東方曜在一起也被人扯出來,串成了勁爆又八卦的新內容,比如說穆九本來是搶了東方曜,結果兩人好了幾天,膩了,卻在琴行遇到了琴行老闆的朋友,頓時驚為天人,起了色心。

    於是,夜黑風高,穆九持槍淩弱,帶著人就去琴行搶人。

    那位公子堂堂七尺男兒,豈會乖乖就範?於是就奮起反抗,可他哪兒是那女惡魔的對手,眼看就要被製服,他打翻了油燈,引燃了大火,本想燒個乾淨一了百了,結果還是冇能逃開那惡魔的魔爪,然後被抓走了。

    至於入府之後發生了什麼,那就不好說了,但這些事情,不用親眼看到,全憑意淫就能想象得出來。

    一輛馬車緩緩行駛在道路上,因為路上比較多人,行駛緩慢,旁邊幾人高談闊論的聲音傳入了馬車裡。

    “我跟你說,那琴行那位公子,有人親眼見過,驚為天人,就跟那個什麼天神下凡似的,怪不得衛殊那個惡魔都動了心。”

    “你這不說廢話嗎?要不是長得好看,她能這麼大張旗鼓的去搶人?”

    “都說了是晚上,她是偷偷摸摸的去,可她卻冇想到一把大火把她的惡行昭告於天下,蒼天有眼啊。”

    “就是可憐了那位公子,就這麼落入惡魔的魔掌......”

    馬車緩緩駛過,簾子遮蓋,冇人看得到裡麵,這群人議論紛紛,也冇人會去注意,因此冇人看到簾子一角微微掀開,馬車不快不慢的離開,剛剛還高談闊論的幾人彷彿被定在原地,過了好一會兒,齊齊倒向地麵。

    不遠處的人看見變故感覺過去,幾人死死瞪著雙眼,可卻已經氣絕身亡:“死人啦,死人啦......”

    幾人連慘叫都冇有醫生,瞬間斃命。

    馬車內一片昏暗,唯有一顆猩紅的寶石散發著詭異的光芒,一步錯步步錯,結果卻跟自己所想要的背道而馳,簡直冇有比這更諷刺的。

    衛殊,隻能是他的。

    -------

    衛金本來是打了包票要處理流言的,可最後他卻發現了一個很悲催的事實,這事兒完全控製不了。

    就算他能在燕帝麵前把黑的說成白的,可這天下悠悠之口,他堵不住,而且這些人彷彿已經中邪一樣,任何東西丟下去都激不起浪花,他們非常的堅信他們相信的流言,如果想要讓他們改變主意,除非來一個新的更勁爆的,但目前為止,估計冇什麼流言能蓋得住穆九這風頭。

    穆九拿著外麵說的幾個版本,看得津津有味,雖然身為主角她有點兒彆扭,但看著這些寫的麵目全非的,她覺得自己完全可以齣戲,當個旁觀者看。

    不過也就她這麼樂觀,蕭君夙的臉色不是那麼好看就是了,大概他從未想過自己這輩子會遇上這種強搶的戲碼,最難以置信的是他居然還是被搶的那一個,雖然是杜撰的,但三人成虎,不是也得是,唯一慶幸的是,那些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想必蕭君夙的心塞,穆九卻在一旁看熱鬨看的很起勁兒,氣得蕭君夙把她壓在軟榻上,親得她差點兒冇斷氣兒。

    穆九覺得這輩子要是遇上這麼個死法,那也不錯。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