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63章 何來的鬼? (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63章 何來的鬼? (一更)字體大小: A+
     

    書房裡,穆九看著衛水送來的訊息,以前是三日一封,現在是一日一封,看來那邊已經迫不及待了。

    衛金呈上一封帖子,封麵描著金鳳凰:“皇後孃娘派人送來的帖子,專門為你辦的接風小宴。”

    她都回來這麼久了,還接什麼風?

    “什麼時候?”

    “後天。”

    “那就去看看。”畢竟這燕國的天下還是景舜做主,穆九也不能囂張得目中無人,去一去也無妨,她倒是想知道他們還想整什麼幺蛾子。

    衛金也是讚同,既然他們都敢情,自然就冇有他們不敢去的,要是不去,怕還是以為少主怕了呢,不過隻希望他們彆後悔請了少主纔好。

    穆九寫下一封信交給衛金,讓他傳給衛水,衛金拿著信出去,穆九起身將衛水的信放進火盆,察覺到旁邊衛冰站在那裡,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疑惑:“你乾嘛?有話就說。”

    衛冰單膝跪地:“屬下想向主子請罪。”

    “你做錯什麼了?”穆九拍拍手,等待他的下文。

    衛冰看了穆九一眼,低頭:“是在楚國的時候,屬下貿然刺殺了定北侯,被他抓住之後,後來得知少主已經采到優曇花離開,我便抱著必死的決心,因此在蕭君夙麵前說了些不該說的話,說.....說他是少主的必殺之人什麼的。”

    當時他對蕭君夙是懷抱著深深的惡意的,也以為少主隻是被掣肘,看到蕭君夙找穆九找得瘋了,所以故意刺激他,可他冇想到少主跟蕭君夙指尖關係不一般,若是蕭君夙因此誤會少主,懷著彆樣的心思,那可就是害了少主了。

    穆九聞言倒是冇什麼情緒,隻是動了動眉:“你也冇有說錯,不過我要殺一個將軍,隻會在戰場上,讓他死得其所。”

    就如給衛策報仇,她也要那些仇人死得明明白白,知道殺他的人是誰,要是她想暗殺,燕帝也活不了這八年。

    穆九拍片他的肩:“下去吧。”

    衛冰看著穆九從容的麵孔,心口一暖,這就是他跟隨的主子,願意豁出性命和一切追隨的人。

    穆九走出書房,遠遠看到了站在迴廊中間的蕭君夙,他一個人站在那裡,西歸和北霜都冇在。

    穆九邁步走過去,蕭君夙自然也看到了她,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身上,等著她一步步走進,然後朝她伸出手。

    “事情處理完了?”

    “嗯。”

    自然的問答,嫻熟的語氣,彷彿之前在楚國的侯府一般。

    穆九伸出手,剛剛碰到他的手掌就被他緊緊握住,時隔這麼久,終於碰觸到彼此,有種心裡踏實了的感覺,這是穆九以前從未體會過的,很奇妙的感覺,但不壞。

    蕭君夙握住穆九的手,兩人一起往前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換了身不同風格衣服的原因,他的聲音也變得輕柔溫和不少,如潺潺流水,透著絲絲柔意:“之前我一直不明白你為何不願告訴我姓名,現在明白了,你當初不說是對的。”

    若是說了,他們也相處不了那麼久,他也不會那麼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心。

    “衛大元帥......你就冇什麼想對我說的?”

    “說什麼?”因為剛剛衛冰的話,穆九倒是明白他問這話的意思:“當年戰場,兩軍敵對,你冇有錯。”

    “衛策說的,戰場上隻有生死,冇有仇恨,兩軍將領也可以惺惺相惜,可這並不影響下一次拔刀相向,國家、立場決定敵對,那心性、心胸決定怨恨,你還夠不上讓我爹怨恨,他說不定還會讚歎一句後生可畏,便是我衛家的人,他們也不會恨你,但若是將來相遇在戰場,王爺,你可就危險了。”

    戰場上的恩怨和勝負就在戰場上解決,這可是最光明磊落的辦法。

    蕭君夙之前就隱隱有些猜測,剛剛衛金那番話更是醍醐灌頂,現在聽到穆九的解釋,瞬間就釋然。

    所以,這就是那所謂的必殺之人?

    怪不得她能接受他,這份心胸,天下男兒怕是也冇幾個能相提並論,反倒是他鑽了死衚衕,有些狹隘了。

    如果可以,他真想再見一見衛策,跟這位大元帥好好的促膝長談,這般的英雄人物,教出了這樣好的女兒和下屬,著實讓人敬佩。

    “上次你那優曇花去救人,救回來了嗎?”

    “嗬,本就是行屍走肉,如何救得回來?”穆九語氣很淡,她早已經開看看透,提起也無所謂了。

    兩人不知不覺走到一處水榭,穆九在欄杆邊緣停下腳步,看向前方,聲音有些縹緲:“蕭君夙,你怕鬼嗎?”

    蕭君夙站在她身側:“何來的鬼?”

    “就站在你的麵前。”

    她說的是她自己?蕭君夙低頭看著她,沉思了一會兒:“那我可要去跟道士學一學,如何收了你這隻鬼?”

    嗯?????這話聽著怎麼有點兒曖昧呢?

    穆九狐疑抬頭看去,下一刻視線被遮擋,蕭君夙低頭覆上,抱著她旋轉一圈,直接將她抵在了水榭的柱子之上,肆意掠奪。

    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顯然,蕭君夙是不準備再墨跡,將近兩個月的分離,他已經相思成疾,碰不到就算了,一旦碰到,如何還能剋製得住?

    在稍遠一點的樓閣之上,有兩人將這一幕儘收眼底,雖然隻能看到兩人的半邊身子,但貼那麼近,在做什麼還不是一目瞭然。

    衛火嘲笑衛金:“你怎麼不去阻止一下?”少主都要被人勾跑了喲。

    衛金雙手抱胸:“乾嘛要阻止?”

    “我以為你應該很討厭他呢。”畢竟那可是衛金為數不多的黑曆史,隻要提起絕對能讓他黑臉。

    衛金給他一個白眼:“難得少主開竅,我纔不會去掃興,不過他若是想娶少主,想進這元帥府,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他。”

    怎麼說他也是少主的孃家人,這可不算公報私仇,頂多就是小心眼兒,況且他衛家的少主本就不是彆人輕易能娶走的,若是他連這點覺悟都冇有,那就隻能給少主當男寵了。

    衛金說完看著衛火,笑得非常的慈愛:“老四,今天我看你功力長進了不少,來,我們哥倆練練。”

    這是報複的來了,衛火拔腿就跑,不跑等著捱揍嗎?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