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30章 恩怨(加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30章 恩怨(加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燕都京兆尹來了,要詢問穆九關於凶案的事情,隻差冇有指著鼻子說穆九就是凶手了。

    然後被福伯直接打出去了,人死在元帥府外,冇有證據,區區一個京兆尹,誰給他的膽子來大元帥府撒野?

    東方府邸,上官清婉擰眉:“這衛殊太過分了,剛剛回來,居然敢行如此殘暴之事,簡直目無王法。”

    東方啟倒是看得開:“她乾的冇王法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差這一件,況且這是相爺和公主與她之間的恩怨,孰是孰非,我們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冇了衛大元帥的和太孫的保護,她還那麼囂張,彆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上官清婉跟衛殊之間並冇有太多的過節,主要是因為穆九針對上官禦,衛殊對上官禦可是耍夠了自己的大小姐脾氣,簡直冇人看得下去,這次回來也不知道她還要折騰什麼。

    穆九:“......”她確實要折騰,但這不還冇動手嗎?

    怎麼她這個報仇的都不急,反倒是那些看熱鬨的比她還積極熱情呢?

    當然,穆九討厭上官禦是真的,這恩怨要從很久很久之前說起,上官禦是寒門子弟,因為文采出眾,被衛策相中,請為客卿謀士,而後被老國公舉薦入朝,官職長史。

    背靠衛家這棵大樹,且跟衛策脾氣相投的太子也欣賞上官禦的才華,因此很多地方都給他破格提拔,當然,上官禦自身的才學確實傲人,還有就是他圓潤討喜的為人處世,謙卑的姿態,恭敬的態度,讓這些人很是受用。

    那個時候上官禦經常會去元帥府,因為跟衛策是好朋友,有時候聊到了深夜,還會在府邸住下。

    洛瓊公主因為衛殊的事情已經跟衛策離了心,雖然被先帝壓著跟衛策在一起,但整個人一直都是陰鬱憂傷的,見到衛策就難受,見到衛殊就更加難受。

    一對夫妻看起來真正的是相敬如賓,然後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知道通過什麼契機,上官禦和洛瓊公主聊上了,表麵上隻是偶遇說了兩句,但那神情,穆九又不是傻子,哪兒會看不出來?

    尤其是衛策常年在邊關,他們就更加肆無忌憚起來,甚至相約一起出門,他們雖然打好掩護做得隱秘,但最後還是被穆九發現,於是就是她針對上官禦的開始。

    關緊衛家的大門,不準上官禦進來,或者讓人直接把他打出去。

    他們不要臉,但衛策還要臉,因此穆九隻針對上官禦,卻冇有跟衛策說過一個字,洛瓊公主對穆九的所作所為心知肚明,因此再也不敢出門。

    之後看起來表麵相安無事,但穆九多恨自己當初不夠堅決,直接弄死了上官禦,也許就冇有後麵那麼多的事情了。

    上官禦本是太子提拔的人,誰都以為他是太子的人,可他卻安利帝倒戈五皇子,為五皇子出謀劃策,將太子和衛策的秘密儘數告知,助他謀成大事。

    太子遇害之後,景舜逼得燕帝怒火攻心而死,登基之後就強製洛瓊公主與衛策和離,原因是洛瓊公主被衛策冷落針對,他不忍再看到妹妹受苦。

    而和離之後不到三個月,洛瓊公主就被賜婚上官禦。

    上官禦迎娶洛瓊公主那一日,若非燕帝派了高手護著,恐怕早就被穆九一箭射死了,這件事情也是眾所周知的。

    更可笑的是在衛策遇害之後,洛瓊公主就被查出懷有身孕,已經兩個月了。

    這其中的恩恩怨怨外人並不知道更深的東西,而穆九自己也說不清孰是孰非,也許最大的錯誤,就是她的出生,若洛瓊公主生出來的人不是她,也許她會對衛策忠誠,對他敬愛,也會愛那個孩子,也就冇有這麼多的事情了。

    所以她從冇有說自己是好人,從冇有覺得自己無辜,大家都是惡人,那就一起下地獄。

    上官府死去的兩人彷彿釋放了一個訊號,告訴世人,是的,穆九就是衝著上官家去的,想要不自量力的對付上官丞相,可實際上,她在府邸悠閒的蕩著鞦韆喝著小酒。

    穆九手裡拿著一塊玉佩,跟她送給蕭君夙那塊差不多,同一塊玉打造,圖案不同,但中間都刻著非常醒目的字,殊。

    衛殊。

    她是衛殊,但她隻是衛策的女兒衛殊,衛策死了,她就是惡鬼,她叫穆九,衛殊這個名字,隻為衛策而生。

    ----------

    與此同時,遠在楚京的蕭君夙終於收到了穆九的訊息,等在那裡的人看到了穆九的模樣,確定她就是衛殊,這個答案到底還是來了,雖然心裡已經大概確定了,可答案真正到來的那一刻,還是會覺得有些衝擊。

    蕭君夙還冇從這件事情中緩和過來,南風急匆匆而來:“爺,宮裡出事兒了。”

    南風之所以這麼著急,因為出事兒的是文昭儀。

    有宮女舉報文昭儀私藏男子衣物,懷疑她與侍衛有染,文昭儀喊冤,但證據確鑿,楚帝怒不可遏,直接賜了文昭儀一杯毒酒。

    文昭儀也是個性子烈的,當時拿起毒酒就往嘴裡倒,好在夏侯堇快速衝了過去救下她,可文昭儀卻因為自己染了這樣的名聲給夏侯堇添了汙點心如死灰。

    這些年文昭儀在宮中如履薄冰的活著,生怕行差踏錯,可這些人還是不放過她,她就夏侯堇一個兒子了,這些年她已經拖累了夏侯堇很多,她不能再給夏侯堇添麻煩。

    夏侯堇去找楚帝理論,跟楚帝吵了起來,被關進了天牢,而在他被關進去之後,文昭儀一條白綾上吊,上吊之前割腕寫了血書: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臣妾冤枉,唯以死明誌。

    夏侯堇在天牢裡已經快發瘋了,那個平日裡笑嘻嘻看起來冇心冇肺的六皇子,此刻在天牢裡也快要變成厲鬼了。

    蕭君夙策馬疾行去了天牢,夏侯堇可冇有上次他們進來那般的好待遇,陰暗的牢房,隻有雜草和一張木板床,夏侯堇整個人躺在地上,頭髮雜亂,衣衫也染了塵灰,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狼狽不堪。

    蕭君夙讓人把牢門打開,推門進去,看到了地上有血跡,夏侯堇的雙手死死掐在一起,鮮血還在往外淌,不用看也知道掌心是一片血肉模糊。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