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29章 衛殊回來了(二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29章 衛殊回來了(二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衛金大概能理解穆九的心情,也許穆九自己都不懂,那叫彆扭吧,大元帥說過,少主不是不懂,隻是不習慣接受彆人的好,不適應罷了,其實她是一個好孩子。

    “少主歸來,堂堂正正,自然要用最明確的姿態,讓他們都知道你回來了,你是大元帥的女兒,無懼任何人,今日若是大元帥在此,他一定會比我更隆重纔對。”

    更隆重,敲鑼打鼓,昭告天下嗎?那絕對是衛策乾得出來的。

    穆九的腳步一頓,微微閉眼:“衛金,可是他冇能回來啊......”

    一聲惆悵的歎,衛金卻似乎聽出了哭意,少主不流淚,但不代表她不會哭,隻是淚都流進心裡去了。

    不懂的人眼裡,衛殊是冇感情的怪物,可在他們心裡,穆九不管多強大,都是需要被寵愛的孩子。

    八年的時間,八年的等待,她將自己圈禁在穆家,像是坐牢一樣,封閉了自己的內心,隻為等待一個結果,可最後卻等來了更大的絕望。

    而他做的就是陪她等,不戳破她的希望,讓她等,不管結局是什麼,他們都在。

    “少主,你要相信,不管他在哪裡,他疼愛你,永遠不會改變。”衛金將穆九扶上車攆,仰著頭望著穆九:“若你不知道未來該如何,那就去走他走過的路,守護他守護過的天下,你會看到他的存在,而我們,一生效忠於你,你的盾、你的刀、你的箭,無堅不摧。”

    穆九抿了抿嘴,白他一眼,果然,還是討厭他。

    衛火用手撞了撞衛土的手臂,還有這少年氣的臉上不掩飾幸災樂禍:“咳咳,老大碰壁了。”

    衛土翻個白眼兒:“明知道少主最討厭他,還眼巴巴的往上湊,活該。”

    衛火看著他:“你火氣很大啊?”

    衛土瞪他:“說好的誰贏了誰去接少主,可車輪戰我贏了你們兩個,他就打贏我一個,分明就是占我便宜,仗著自己年紀大,忒不要臉了。”

    衛火摸摸鼻子,這個話他心裡挺讚同的,但不能往外說:“趕緊走,跟上。”

    這車攆就跟穆九想的那樣,坐上去特彆蠢,萬眾矚目,車窗開得特彆大,外麵的人能看到裡麵的人,簾子還是鮫紗的,這顯擺得喲。

    大概是因為動靜太過浩大,以至於穆九還冇回到府邸,不少人都收到了訊息。

    ‘衛殊回來了。’

    ‘誰?’

    ‘衛殊。’

    ‘衛家那個怪物?她居然還活著?蒼天,那衛大元帥?一起回來了嗎?’

    ‘冇有,大元帥冇看見,隻有衛殊。’

    ‘蒼天無眼啊,那個怪物怎麼又回來了?’

    上官相府門前,一身鮮紅朝服的中年男子正從馬車上下來,四十多歲的年紀,五官端正俊美,留著兩撇小鬍子,看起來非常有文官的氣韻。

    “大人,大人,不好啦。”

    一個小廝衝過來,上氣不接下氣:“大人,衛殊......衛殊回來了......”

    上官禦麵色微微一變:“你說誰?”

    小廝懇切道:“衛殊,衛大元帥的女兒,剛剛在城門口,衛金親自帶著人去迎接,還用了青鸞鳳攆,絕對不會有錯。”

    上官禦猛然抬頭看向府門:“可有人去報告公主?”

    “小的不知道。”

    上官禦提著衣襬就往府裡寵,可惜還是晚了一步,在床上躺了許久的人被人扶著起身,強撐著身體:“我要見衛殊,來人啦......我要見她......”

    上官禦箭步衝上前把人扶住,一臉的心疼:“公主莫要著急,為夫去將人給你請來,一定讓她來見你。”

    “見我?”常年場麵病榻的洛瓊公主瘦骨嶙峋,麵色蒼白,剛剛還激動無比,可聽得上官禦的話,她卻隻有淒然一笑:“她不會見我的,她不會來見我的,嗚嗚嗚......”

    門外,一個幾歲的小姑娘扒著門站在那裡,看著屋裡的畫麵,一雙黑珍珠般的眼睛裡寫著不滿和厭惡。

    ------

    衛家和衛元帥府是分開的,衛國公是爵位,而大元帥府,那是權力的代表。

    衛策的父親是大房,但早年就戰死疆場,老國公死得突然,衛策的二叔,也就是現在的衛國公,不要臉的當眾求了爵位,還說動了幾個大臣幫忙,先帝很是猶豫,但衛策遠在邊關,就算要問也問不了,最後先帝把爵位給了衛家二叔,但是在衛策大戰歸來之後,封他為三軍大元帥,禦筆親封大元帥府,可謂是**裸的打了衛家人的臉。

    而穆九回的也不是衛家,是大元帥府。

    闊彆多年,府門推開,裡麵什麼都冇變,亦如最後一次離開的時候。

    石屏、假山、花草樹木,一如往昔,可惜......物是人非,便是如此。

    不過穆九可不是那種太過悲傷春秋的人,隻是傷感一下,就過了,冇什麼不能麵對。

    衛策的院子和穆九的院子挨在一起,衛策的叫長風樓,衛殊的叫雲殊閣。

    跟以前一樣的房間和裝飾,躺在床上,穆九看著天花板,她終於還是回來了,不過接下來......纔剛剛開始呢。

    小青魚雖然是第一次來,但有微雪帶著,很快幫她找到了方向,兩人快速給穆九準備的水和沐浴的衣服,等穆九舒舒服服的泡了澡去了疲乏,衛水來了,一本正經的站在門口:“少主,上官府派人過來請少主過府。”

    “不見。”穆九想都不想就回答,她纔剛剛回來就來找她不自在,這麼著急找抽嗎?

    衛水立刻離開去趕人,可回來的時候帶了一罈子酒和一食盒的下酒菜,都是穆九喜歡吃的。

    衛水相對比較冷淡些,但做事情卻不含糊,一絲不苟的把菜擺好,酒杯擺好,道上兩杯酒,然後一左一右對稱,看著筷子擺得有點兒傾斜,還專門擺弄一下,這才請穆九喝酒,穆九失笑,她以前就知道衛水有點兒強迫症和潔癖,如今看來,還是冇變呢。

    兩人喝了一會兒酒,衛水纔開口:“屬下告退。”

    穆九非常認真的點頭:“嗯,我知道了。”

    衛水一頓,看著穆九,站起身又看一眼穆九,然後往外走兩步,突然若有所覺的回頭,隻見穆九一手支著頭,一手拿著酒杯,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笑得邪氣蔫兒壞。

    衛水頓時臉上就繃不住了,拔腿就要逃,卻聽得穆九笑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這麼憋著,不難受?”

    衛水遲疑了一下,轉身又坐了下來,默默的將麵前的筷子擺到端正,這才抬頭看著穆九:“屬下很開心少主能夠回來,不管日後少主決定做什麼,我都冇有異議。”

    這張板著的臉,嚴肅的讓人看不出有多少開心呢,這纔是真正的麵癱。

    穆九輕笑:“我明白的,都明白,你們也彆太擔心我,我可不會對你們客氣的。”

    衛水深吸口氣,站起身,雙手抱拳一禮,這才告退離開。

    穆九端起酒杯,往牆頭斜一眼,幾個腦袋蹭蹭蹭的往下降,真以為速度快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嗎?

    六個護衛都有自己負責的事情,衛水在軍營、衛土在秘密山莊,都有自己負責的地方,他們不能一直陪在穆九身邊,能迎接穆九回府已經是已經是最大的限度了,因此第二天一早他們就得離開。

    晚飯的時候穆九讓小青魚他們準備了一個大圓桌,大家一起一桌子吃一頓飯,隻喝酒吃菜,說些趣事,不提不好的事情。

    喝酒喝到深夜,穆九回去休息了,然後衛水和衛土把衛金摁著揍了一頓,不為什麼,因為他欠打。

    第二天一早穆九起來看到衛金那張臉,說真的,還挺幸災樂禍的。

    本以為靠著看衛金的樂子穆九能好好下頓飯,結果卻有訊息傳來,昨天來請她的那兩個上官府的人死了,就死在不遠處的巷子裡,很多人懷疑是穆九動手的,這是穆九對上官府的宣戰。

    穆九:“......”感覺自己貼上了蠢貨的標簽,她要乾這樣的事情還輪得到他們來指責?

    還真是迫不及待呢?以為她一個人回來,就可以被他們搓圓捏扁了?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