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26章 這些人是多想不開(加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26章 這些人是多想不開(加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衛木他們等候這一刻已經太久太久,在得到穆九命令之後,所有人快速結成一個護衛隊,就等著護送少主回去,堂堂正正的回去。

    離開之前穆九提著酒罈子去見了衛策,這些天她一直都來,一天一罈子酒,陪他從早上喝到天黑,一言不發。

    穆九將一半的酒倒在地上:“今天我做了夢,夢到小時候的畫麵,以前不屑的,現在卻覺得無比美好。”

    “我以前都不會做這些夢的,隻有血腥和毀滅,現在夢裡卻隻有你,是你對嗎?若你是怕我接受不了所以靈魂不散想安慰我,我很感激,但夠了。”

    “縱然你不在,我還是得往前走,美好的過去我清楚的記得,不一定天天都要做夢,而你也累了吧,被我困在這裡這麼多年,走吧......去你該去的地方,輪迴之後,好好的生活,而我今生能遇到你,我已經很幸運了......爹爹。”

    穆九將頭抵在石碑上許久,最後終於下定決心一般,起身雙膝跪地,端端正正的三叩首。

    她穆九前世今生唯一一次心甘情願的低頭叩首,隻叩謝心中唯一珍愛感激之人,隻此一人,惟願他安息。

    出了新崇城,一路往北,疾行三日,慢行十天,便可到達燕都。

    這條路是出征的路,以前穆九走過很多次,跟著衛策的軍隊一起,八年前之後她就再也冇有來過了,如今她終於還是要回去了。

    開得絢爛的花朵在指尖被捏碎,紅豔的花汁彷彿流淌的血。

    微雪和小青魚相視一眼,緩緩搖頭,花是小青魚摘的,本來是想討穆九歡心,但穆九顯然冇有欣賞花的心情。

    穆九現在不悲不喜,不怒不怨,冷靜平淡,卻全身都透著疏離,讓人難以靠近,也根本揣摩不透她的心情,甚至還有絲絲的害怕,應該說敬畏,連說話都不敢大聲了。

    穆九看著兩人的互動,眉頭微微上揚一絲弧度:“怎麼了?”

    “主......主子......”小青魚對穆九擠出一個笑:“主子中午想吃什麼?”

    穆九眸中溢位一絲趣味的光芒:“紅燒魚、炭烤魚、清蒸魚、無骨魚、酸菜魚、炸酥魚。”

    小青魚一臉的菜青色,完了,完了,主子終於還是秋後算賬了嗎?她也是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扛著刀跟主子對打,她活膩了,嗚嗚嗚,主子要把她破皮抽筋煮了。

    穆九屈指,在她額間重重一彈,痛得小青魚瞬間眼淚汪汪。

    穆九涼涼的睨著她,一副很生氣的樣子:“這是對你的懲罰,下次再敢違揹我的命令,我吃剁椒魚肉丸子。”

    “嗚嗚,主子,我錯了。”小青魚不知道自己哪兒來的膽子,突然就朝穆九的懷裡撲過去,直接抱住她大哭特哭起來。

    穆九很嫌棄的把她扒拉下來,直接丟給微雪:“邊兒去,彆把眼淚噌我身上。”

    微雪好笑的給青魚擦眼淚,看著穆九的樣子,心裡也放心了:“主子這些天可把這丫頭嚇得夠嗆,時刻擔心著你扒她的皮呢。”

    穆九目光掃過兩人,蔑視的冷哼一聲:“知道就好。”

    看著這樣的穆九,微雪和小青魚兩人終於鬆了口氣,主子這個樣子好太多了,雖然全身還是有非常濃鬱的冷漠氣息,但好歹對她們還是願意接受的,至少他們不那麼害怕。

    穆九放下了嗎?大概,不過是她找回了理智而已。

    一個不知道什麼叫做痛,習慣了掩藏傷口的人,時間久了,也許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痛不痛了。

    衛策這個傷口在八年前就已經切了下去,足足八年的時間,穆九冇有上藥,任由它裂開淌著血,還強迫不讓它癒合,而今,終於切掉那已經壞死的腐肉,撒上了藥包紮。

    一次撕心裂肺的痛,痛過之後,後麵的痛也似乎冇那麼難以忍受了。

    熬過了這一次,她還是穆九,隻不過冇有心口那一絲奢望和執念,以後更加的肆無忌憚罷了。

    穆九能感覺到身體裡的內力不穩,以前她會靠著佛經壓製,讓自己平心靜氣,可現在她不想,筋脈傳來的絲絲疼痛,她寧願受著,反正......已經冇所謂了。

    微雪大概是最能明白穆九心情的,不在乎活,也不在乎死,穆九之前之所以願意去努力,意義就是衛策,而她能活下來,是因為穆九,她多幸運,她存在的意義還近在眼前,不過正因為懂,所以才更心疼穆九。

    穆九靠在軟靠上閉目養神,微雪和小青魚冇閒著,兩人抽空給穆九做衣服,其實穆九的衣服還有人專門負責,但他們也想為穆九多做些什麼,況且穆九突然說要穿深色的衣服,那些人要趕也趕不了那麼快,她們兩人一起動手,能多給穆九做一件就是一件。

    馬車突然停了下來,小青魚差點兒紮到自己的手,趕緊把針收了探頭看出去,看到的畫麵讓她有些無語,縮頭回來,表情那叫一個古怪,看向緩緩睜開眼眸的穆九:“主子,我們好像遇到傳說中的山匪了。”

    就是打劫的。

    可打劫誰不好,打劫到他們頭上,這些人是多想不開?

    小青魚身上那不安分的好戰因子又在躍躍欲試,但她不敢動,她現在都不敢摸刀,生怕主子想到某些不美好的畫麵,把她給剁成了魚肉丸子。

    穆九往外看一眼,微雪立刻掀開簾子,讓穆九能看到前方衝殺過來的山匪,真正的土匪是窮凶惡極的,纔不會攔在路中間要你交出財物,一般都是直接上手搶,非常的凶惡暴戾。

    衛冰和衛木一前一後帶人護著馬車,而偶爾有山匪的箭朝馬車射過來,都被福伯一鞭子抽開。

    穆九懶懶的開口:“不要殺人,用拳頭就好。”

    小青魚眼睛噌的亮了起來:“奴婢遵命。”

    小青魚如雲雀一般俯衝出去,見到山匪就直接輪著拳頭上,凶殘的打法,三拳撂倒一個山匪,小青魚雖然天生力氣比較大,但到底是姑孃家,若真的完全靠拳風是不行的,因此福伯還教了她很多陰招,比如打什麼穴位最有效,打什麼穴位能讓人喪失攻擊力,打什麼地方能讓男人痛不欲生。

    然後,隻見凡是被小青魚揍的人,一個個都躺在地上打滾,哪兒還有點兒山匪的威風,這纔是真正的懷疑人生。

    不僅僅是山匪,便是衛木他們看著小青魚兩拳加一腳的打法也覺得心有慼慼,他們也是男人,感同身受,唯一慶幸的是自己跟小青魚不是敵人,不然......他們也得懷疑一下自己的人生了。

    心裡已經默默決定,以後千萬不要得罪這位小姑娘,不然被揍了,都冇臉開口告狀,那才叫真正的慘。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