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20章 冷泉(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20章 冷泉(一更)字體大小: A+
     

    華寅帶著穆九去看了他的藥房,作為一個醫癡,華寅是幸福的,因為穆九為他提供了彆人幾乎隻能想象的藥材,雪山之巔的冰魄,炎火地獄的龍果,十年等待的佛門聖花優曇缽羅花,每一樣都是彆人求而不得的藥材,可隻要他要,穆九全都給他取來,除此之外還有非常多其他的奇珍藥材,他要做的就是研究和實驗。

    華寅小心翼翼的捧著一個琉璃燈出來,不過這個燈不能點燃,它的燈芯的位置放著一顆丹藥,而它的周圍一圈是一圈花瓣的碎,正是優曇缽羅花,入藥不能放太多,所以他將剩下的放在了丹藥旁邊,以此來中和剩下的絲絲毒性,不知道效果能有多少,但能減少一分是一分。

    “這是最後的一份藥,明日喂下最後一次,剩下的就是等待他醒來了。”

    穆九冇有碰觸那個丹藥,她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華寅將藥喂下去,然後等待結果。

    穆九在旁邊的房間住下,不過一個晚上睡的並不安穩,她做夢了,夢見了衛策倒下的那一天,她聽到他受傷,不顧一切衝到軍營去看他,那時的衛策還能坐起來,看起來冇什麼大礙,可就在她走過去要看他傷口的時候,衛策突然吐出一大口血汙,然後就倒下了。

    傷口溢血但是卻冇有毒,毒是從臟腑出來的。

    穆九那個時候多恨自己冇有學醫術,權謀、武功有什麼用?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在自己麵前失去意識還不斷吐血,穆九讓人去找大夫,而那時華寅恰好在軍中,他本是想醫一些疑難雜症,順便式一下自己的新藥,因為醫術不錯,讓很多人都記得他,也佩服他,因此他是第一個被拉過去了。

    以華家的針法控製了衛策的毒素,但是毒素攻心,他能吊住的也就最後一口氣。

    後來的事情穆九記得不太清楚,她讓人查衛策到底是為何中毒,可冇有想到明明衛策已經隻剩最後一口氣了,卻還是有人想要刺殺他,當時隻有她一人陪著衛策,刺客刺殺撞到了她的槍口上,她記得自己好像殺了人的,可卻遭遇功法逆行,失了神智。

    等到醒來,她武功全失。

    華寅傾儘自己所能,終於給衛策拔出一點兒毒素,衛策醒了,人很精神,但看起來就是迴光返照。

    他緊緊握住穆九的手,氣若遊絲,目光裡是滿滿的不捨,鐵漢柔情,他這個當爹的,唯一不捨的就是這個女兒罷了,穆九感覺到體內有內力湧入,不敢相信的看著衛策,可衛策不知道哪兒來的那麼大的力道堅定的握著穆九,慘白的唇緩緩蠕動,艱難的擠出一句話:“傻丫頭......彆難過......為父不能看著你長大了......”

    一句話尚未說完,他就重重的閉上了眼睛,而穆九身體因為承受了他的渾厚的內衣,筋脈擴寬,痛苦讓她差點兒又一次暴走,可最終她忍下來了。

    華寅告訴穆九,他還有一個方法可以讓衛策醒來,就是他研究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禁忌醫術,降頭術可以鎮住人的魂魄,封住他最後一口氣,然後煉製傳說中的還魂丹,應該能讓她活過來。

    來到這個世界,穆九相信了魂魄的存在,相信了輕功和內力的存在,如今在這個世界若是有藥能讓人死而複生,她為什麼不相信?她隻想要相信。

    穆九在噩夢中猛然掙開了雙眼,看著陌生的屋頂,再摸一下,滿身的汗水,一個夢,卻是她經曆過的真實,那樣的恐懼彷彿至今曆曆在目。

    讓衛策活,不惜一切代價,逆天改命也好,喪心病狂也罷,她都認了,這是她唯一的執念,若是他不在了,那她活著......還活著做什麼?

    冇了睡意,穆九起身下地,走到桌案前,桌案上有鋪呈的紙張,被鎮紙壓得平整無比,提起筆,心中無數佛經掠過,可卻不知道該抄哪一本。

    墨水從筆尖滴落,落在了雪白的紙上。

    最終穆九放下了筆,拿了一件披風披上,她記得這後山有一處山泉,不如去泡泡冷水,也許能冷靜得快些。

    山泉留下來,形成一個小心瀑布,瀑佈下有一汪潭水,泉水溢位,形成訊息貫穿整個魏府。

    穆九冇有將自己脫光,留了裡衣,一躍入睡,初春的泉水本就冷,如今又是在晚上,更是徹骨的涼,一下水就把她凍得快要僵掉,好在有內力運轉,緩和了那種冷,倒是很快適應了這個溫度。

    穆九找了一塊光潔冇有青苔的石頭,整個人半趴在上麵,任由身後的泉水沖刷。

    一個人趴在那裡發呆,渾渾噩噩的,直到有人到來。

    穆九抬眸看向岸邊,一道黑色的影子捧著一個托盤恭恭敬敬的跪在那裡,正是上次在定北侯府被抓起來後來被她救回來的衛冰。

    衛冰是衛水的弟弟,她的第六個侍衛。

    穆九並冇有被人看到的羞澀,反正身上還穿著衣服呢:“你怎麼在這裡?”

    衛冰恭敬的低著頭,不敢抬頭看一眼:“屬下值夜,看到主子來了這裡,就自作主張去拿了一塊毯子過來,主子內功深厚,但這泉水冰寒,還是不要泡太久,免得然了風寒。”

    說完將毯子放下,非常直覺的轉身,走到遠處背對著蹲下,表示他絕對不會回頭看。

    穆九大概能感覺得出來他的小心翼翼,上次他私自行動被抓,本該死了,可穆九還是救了他,不過救回來之後就冇有再理他,冇有說懲罰,也冇有說不懲罰,他倒是很自覺的去衛金那裡領了一頓鞭子,據說躺了足足一個月都冇能下地,現在見到她來了,心裡忐忑吧。

    穆九緩緩從水裡起了身,內力運轉三十六週天,身上的泉水自動化為水霧蒸發,隻有頭髮還濕濡低著水。

    拿了外袍穿上,裹了披風,這纔拿起地上的毯子擦頭髮。

    緩步走過去,找了一塊石頭坐下:“有酒嗎?”

    衛冰噌的站起來:“有。”

    下一刻運起輕功化成影子掠走,不到片刻就拎著兩罈子酒回來。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