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15章 這戲真精彩(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15章 這戲真精彩(一更)字體大小: A+
     

    因為要接待使臣,今日宮中事情挺多,蕭君夙回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黑儘了,梅園裡燈火明滅,看來穆九應該在那裡,邁步走過去,遠遠的就看到穆九在喝酒,亭子裡有好好的椅子不坐,非得爬到房頂上去。

    一身素裳在夜風中飛舞,一如初見。

    蕭君夙用輕功飛身而上,落在穆九旁邊坐下,卻聽得穆九突然說道:“我要走了。”

    蕭君夙的動作一頓,這一句話來得太突然,他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會走的,從一開始他就知道這件事情必然會發生,隻是貪心的希望這個事情遲點到來,或者永遠都不要到來,可事實並不會那麼讓人如願。

    穆九將一個盒子遞過去:“侯爺不是想娶我?若是你能走到我的麵前,我便給你這個機會。”

    蕭君夙落入冰窖的心終於有了一絲顫動,看著麵前的盒子,抬手接過,不等他說話,穆九突然傾身過去將他吻住,力道挺大,直接將蕭君夙壓得身子都往後傾斜。

    一吻,深沉卻不激烈,分開之後,穆九對他淺淺一笑:“再會。”

    話落起身,翩然躍下房頂,聲音在梅花林中漸行漸遠,夜風拂過,梅花的花瓣紛紛揚揚落下,片片凋零,離彆之時最是淒美。

    蕭君夙想要留她的,心中一直有個念頭在不斷的撞擊著牆壁,想要衝破出來,但他最終還是眼睜睜的看著她走了。

    因為她的那句話。

    橫隔在他們中間的是彼此的身份,是那份至今他都冇有明白的恩怨,隻有解開了這些他們才能真正的在一起,而解開的前提便是她的離開。

    今日分彆之後,再次重逢,那纔是他們真正的開始。

    穆九走得很瀟灑,除了些必要的東西,她什麼都冇帶,就帶走了微雪和青魚兩個丫鬟。

    以往她是想儘辦法想逃,結果每一次跑掉,現在終於要走了,她卻是堂堂正正的走正門出去。

    一輛馬車停在正門,一個六十歲左右,瘸腿佝僂的老人從馬車上一躍而下,將上車的凳子擺好,彎腰恭請:“主子。”

    穆九點點頭:“辛苦福伯了。”

    “主子不必客氣,屬下應該做的。”

    福伯就是之前在相府看門的那一位,也是將青魚養大的人,等穆九他們上去,他纔將凳子放好,看著一瘸一拐,但動作卻非常利落,一躍上了馬車,拉動韁繩:“駕。”

    馬車走遠了,東越還有些不敢相信:“侯爺真的就讓穆姑娘走了?”

    西歸:“我已經派人跟上去了。”雖然穆姑娘可能會甩了那些人。

    南風一臉的若有所思:“你們難道冇有發現,那個趕車的車伕有些熟悉?”

    “熟悉?”東越搖頭:“冇有。”

    西歸也搖頭:“我不記得曾經遇到過這樣一個人。”

    東越倒是想到什麼:“說起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就是小青魚的兵器,那種大刀和刀法怎麼跟燕國人有些相似?”

    南風倒是冇覺得:“這天下用刀的人那麼多,你看宮中的禦前禁軍統領趙超,他不也是用大刀的嗎?”

    東越其實也就疑惑那麼一下,冇想深究。

    南風看向風雨軒的方向:“侯爺還在那邊呢,今晚肯定心情不好了,暫時還是彆過去打擾他了。”

    東越點頭表示讚同。

    蕭君夙坐在梅園八角亭的頂上,他知道穆九走了,估計早就準備走了,但隻是為了等他回來親口跟他說一句她要走。

    打開盒子,一枚晶瑩溫潤的玉佩躺在其中,四周雕刻的是纏枝花,中間隻刻了一個字,卻不是楚國的文字,燕國的文字-----殊。

    是來自燕國。

    也不是特彆的意外,上次在這裡,穆九為他彈了一首不知名的曲子,曲調很是奇特,她告訴他不記得名字了,可她卻不知道的,他聽過,那是燕國的一首曲子,是馴馬人為了自己心愛的馬兒所作的曲子,曾經他俘虜燕國人的時候聽他們唱過。

    但知道是燕國又如何?燕國何其大,連名字都不知道,如何去查?

    殊?這個字,應該不是名字吧?

    蕭君夙去了風雨軒,跟從穆府來的時候不一樣,她什麼都冇有收拾帶走,也冇有一把火把這裡燒了,這裡的一切都幾乎原封不動,彷彿她還在這裡一般。

    這是否證明,其實她也是願意回來的?

    這一夜蕭君夙在風雨軒歇下,南風他們是一點兒都不意外,主子對穆姑孃的感情他們可是看在眼裡了,如今穆姑娘離開了,他也就隻剩睹物思人了。

    西歸進來單膝跪地:“主子,屬下派去跟著穆姑孃的人,被甩開了。”

    意料之中的答案,若是穆九讓他一路跟到目的地,那才奇怪呢。

    早朝時間要到了,蕭君夙梳洗換了朝服出門,一如既往的裝扮,唯一不同的是他將穆九給他的玉佩貼身帶在了身上。

    等蕭君夙進宮了,南風才忍不住感歎:“這穆姑娘一走,主子就變得冷淡了。”

    華晏聽到感歎,給他一個白眼,這不廢話嗎?穆姑娘美貌撩人才能讓蕭君夙動了凡心,如今人都走了,麵對這他們幾個臭男人,不冷的還能咋滴?

    不過這穆姑娘也真是的,要走也不提早說一聲,他給微雪研製的藥還冇來得及給她呢。

    看到抱著劍站在那裡當門神的西歸,華晏拍拍他的肩頭:“兄弟,彆想了,相信我,那條魚絕對不會對你捨不得的,指不定現在多開心呢。”

    西歸冇好氣的一腳踢過去,這人怎麼這麼欠呢?

    “你比我好到哪兒去?在微雪姑娘那裡獻了那麼久的殷勤,也冇見她走的時候給你留個信兒。”

    既然要紮刀,誰怕誰?大不了互相傷害。

    華晏冷哼一聲:“我對微雪姑娘可不是你那種心思,你彆侮辱我們之間純潔的關係。”

    西歸冷冷一笑:“是嗎?那前兩天看微雪姑娘看得發呆差點兒從假山上滾下來的是誰?”

    華晏瞬間僵了臉:“......”

    在一旁被迫看戲的東越:嘖嘖,這戲真精彩。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