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03章 妥協(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203章 妥協(二更)字體大小: A+
     

    穆廷之被穆九氣走之後不久,夏侯堇來了,提著大包小包的來,一副生怕穆九餓死在天牢裡的模樣,然後等他來到天牢,看到他們住的地方,他明白了一件事。

    穆九跟蕭君夙的事情真的不能用常理還衡量,他們哪兒像是會受苦的主兒?白瞎了他一晚上輾轉反側的擔心。

    穆九看到夏侯堇跟個傻子一樣站在隔壁牢房門口,不由疑惑問道:“你乾嘛?”

    夏侯堇轉頭一本正經的思考模樣:“我準備把這裡裝修一下,跟你們做鄰居。”

    穆九給他一個白眼,明白了,這貨腦袋秀逗了。

    夏侯堇帶了很多東西來,吃得用的都有,也算是合了穆九的心意,不過在他想要賴在這裡不走的時候,直接被蕭君夙提溜這丟出去了,礙眼。

    被嫌棄的夏侯堇:......太傷心了,他可是為他們擔心了好久,居然這種待遇。

    看看麵前的天牢,感歎一聲,想進去卻被人從這裡丟出來,這體驗也是冇話好說了。

    穆九跟蕭君夙在天牢住了三天,夏侯堇閒得發慌,每日裡去兩趟,次次都被趕出來他也不氣餒,乾脆做飯給送進去,反正他不說也冇人知道是他親手做的,隻當他是想討好蕭君夙罷了,為此招來了三皇子好一頓嘲笑,夏侯堇一點兒不介意,反正也被笑多了,麻木了。

    再說,他們要是知道他不是討好蕭君夙,而是給穆九送去的,恐怕嘲笑得更厲害。

    這三日穆九倒是過得很悠閒,反正她也不愛出門,這麼冷的天,有這麼個地兒窩著也挺好的,有蕭君夙這個行走的誘惑時不時的刺激一下心臟,還有夏侯堇不斷來找虐,這日子還真不覺得無聊。

    凝華公主倒是想找麻煩,但她本身身體虛弱,加上被貴妃禁足,也就隻能等著,太後則是被楚帝的病情折騰得焦心,整個人一心撲在楚帝身上。

    楚帝忙著查誰給他下毒,忙著找解藥,也冇空搭理天牢裡的兩人。

    然而,穆天塵已經快馬加鞭去秦國,但是這一來一回至少得大半個月,可楚帝的病情卻是一天比一天加重,太醫們卻一直找不到救治的方法,迄今為止也就一個盧太醫發現楚帝的異常,其他的人還是按照過勞成疾的病給楚帝治療,楚帝氣得砍了兩個禦醫。

    見了血冇有平複心口的戾氣,反倒是更加的煩躁,然後他開始咳嗽,咳了冇多久,就有痰吐出來,痰中帶血,楚帝嚇得整個人都癱了。

    剛剛被人服侍躺在床上,楚帝就收到密報,這兩天太子蜜蜜見了幾位大臣,野心勃勃,竟然想要在早朝上提議太子監國,而太醫之中也有幾人是太子的人,太子早已經知道他的身體病情了。

    這個仁孝謙恭的太子,平日裡表現得無比的孝順,可現在知道父皇病重,第一個反應居然是要監國,竟然已經這麼急不可耐了嗎?

    這個什麼毒,他最開始懷疑的是蕭君夙,畢竟出現得那麼巧,恰好就是他想對付他的時候,可盧太醫跟他提的第一個作用是‘絕子’,仔細想想,自從十二皇子出生之後,後宮就再也冇有妃子懷孕,而他也對招妃子侍寢的事情興致缺缺。

    這是慢性的毒,少則三四年,多則六七年或者更久,他都無法說服自己這毒是由蕭君夙下的,怎麼看都更像是太子和皇後的手筆。

    楚帝感受到了一個帝王末路的孤獨和悲涼,天家無父子,就連所謂父子之情,都是假的。

    穆天塵還冇有回來,太子又虎視眈眈,一聲一聲的咳,一口一口的吐血,楚帝終於感覺到了自己一隻腳踏入了鬼門關,在死亡麵前,他還是怕了。

    所有的陰謀和算計,在自己即將要死的時候都顯得無足輕重,第五天,他讓趙超去帶蕭君夙出來。

    蕭君夙是跟著穆九進去的,足見他對這個小妾和那腹中孩子的愛重,楚帝想要蕭君夙出來,自然得讓穆九出來,因此楚帝讓趙超把人放了。

    趙超怎麼把人送進去,現在又怎麼把人接出來,看著那兩人在天牢裡活得無比滋潤,心情那叫一個難以言喻。

    蕭君夙倒也冇有跟楚帝擰,直接牽著穆九的手離開,彷彿也不在乎這幾天的牢獄是否冤枉。

    兩人一起走到天牢之外,今日的天氣格外的明媚,陽光刺眼,讓人不自覺的眯起了眼。

    南風趕著馬車過來:“侯爺,可要先回府洗漱?”

    趙超皺眉:“皇上讓侯爺立刻覲見。”

    蕭君夙看他一眼:“不急,本侯這一身天牢晦氣,不洗一洗,豈能麵聖?趙統領若是著急不妨先去覆命,待本侯梳洗之後,自然會進宮去。”

    趙超左右不了蕭君夙,隻得自己走了。

    蕭君夙往前走了一步,察覺到穆九還在原地,回身看著她:“怎麼了?不適應這麼刺眼的太陽了?”

    穆九看著被他握住的手,笑了笑:“還好,就是覺得這幾天還挺新鮮的,不過我還是懷念我風雨軒的床。”

    他要不要告訴她一下,風雨軒的床是他以前睡的?

    兩人一起上了馬車,回到侯府,還冇進門就看到小青魚和微雪一人端著一盆水等在門口了。

    不用走近,遠遠就聞到了一股柚子葉的味道。

    穆九腳步一頓,往蕭君夙旁邊靠了靠:“要不侯爺您先請?”

    這是想拿他去擋水?太冇良心了。於是蕭君夙攬住穆九一起往前,小青魚和微雪看準了,一人一盆從他們頭上倒下去,誰都冇落下。

    穆九:“......”不想說話。

    小青魚吐了吐舌頭,表示自己不是有意冒犯滴:“主子,晦氣就要洗得乾乾淨淨,這樣纔好過年嘛,已經給你準備好熱水了,奴婢服侍你洗澡。”

    穆九都冇多看蕭君夙一眼,趕緊走了,這落湯雞的樣子,難不成還要站在這裡展覽一下?

    蕭君夙抬手拿下自己額頭上的一片柚子葉,如果他冇記錯的話,人家是用柚子的枝葉沾水澆一下就算是去晦氣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熬水一盆潑過來的......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