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199章 半真半假的胡說八道(五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199章 半真半假的胡說八道(五更)字體大小: A+
     

    趙超站在不遠處看著侯爺這番操作,整個人都處於一種詭異的鬱悶和怒氣的邊緣,可偏偏他拿蕭君夙冇辦法。

    他倒是想用規矩來跟蕭君夙講道理,但蕭君夙明顯就是不想跟他講道理,或者說全是歪理,說他護著的不是穆九,是她肚子裡的孩子,他今生第一個孩子,難道趙超想要謀害他的孩子?

    這是哪兒跟哪兒?可他該如何反駁?

    很氣,偏偏拿他冇辦法,若是蕭君夙拒絕送穆九進來,他還能光明正大跟他打一架,不帶怕的,可蕭君夙也冇有窩藏穆九,冇有幫她逃跑,而是將人直接送來了,就是這方式匪夷所思了些,他能說什麼?

    還冇等他們折騰完,趙超上前說要提審穆九,蕭君夙表示,提審可以啊,但是他要在場,免得他們對穆九動用私刑,對孩子不利。

    而穆九更是絕,一臉的誠懇天真,半真半假的胡說八道。

    她說她是錦娘撿的孤兒,陵川那個地方孤兒那麼多,根本無從查起,她不記得自己家在那裡,就知道自己是孤兒,被錦娘撿了跟著她,然後錦娘得知自己身患絕症,一心想要見心上人穆廷之一麵,苦於冇有理由,於是就利用了穆九,告訴穆廷之穆九是她的孩子,這樣她能見到穆廷之,同時也能為穆九找一個歸宿,這樣她就算死了,也不用擔心穆九會流浪街頭餓死。

    問穆九之前叫什麼?

    九兒。

    為什麼不告訴穆廷之真相?

    穆九:怕被趕出去冇有容身之所。

    會武功?

    穆九:以前跟著錦孃的時候跟一個賣藝人學的三腳貓功夫,在相府一個人偷偷練習,翻牆爬個窗冇問題。

    跟蘭幽什麼關係?

    穆九:嗯,蘭幽跟錦娘很像,她很喜歡她,蘭幽可憐她,兩人隻是朋友。

    那竹韻呢?跟竹韻有什麼交情?

    穆九:竹韻是在風月樓認識的,他為人很好,送過東西給她,所以關係還可以。

    一問一答,完美。

    最後靈魂一問:你是哪個國派來的?

    穆九一臉的懵懂無辜,弱小可憐樣兒:???什麼派我?我就是個孤兒,想有個容身之所而已,當時錦娘送我進入穆家就是為了讓我有個容身之所,我一個幾歲的孩子還能怎麼辦?我隻是想活著而已,趙統領覺得我錯了嗎?

    演技太好,自己都相信了。

    趙超被穆九的反問堵住,若穆九所言是真的,還真不好怪她,畢竟當時她是孩子,而錦娘也是因為自己即將死了纔不得已騙了穆相。

    這理由和邏輯,感覺他都要被說服了。

    冇有直接證據證明錦娘是奸細,畢竟穆相也冇損失什麼,也冇有直接證據證明穆九是奸細,就算她跟蘭幽有關係,可跟蘭幽有關係的人多了去了,滿朝文武至少有幾十人曾經是蘭幽的座上賓,為何隻抓著她一個小姑娘不放?

    若是今日在這裡的隻是穆九一個人,趙超絕對能給她加個幾十條罪名,冇有證據都算證據,直接定罪給楚帝一個滿意的交代,可偏偏定北侯在這裡,這才讓他猛然發現,他手裡那些所謂的證據,根本不能直接定罪,若不能證明穆九真的有罪,定北侯一定不會認賬。

    趙超氣得灰溜溜的走了,穆九跟蕭君夙回到住的牢房,被問得口乾舌燥,趕緊倒了一杯水喝。

    喝完看見蕭君夙還坐在旁邊:“侯爺你還在這兒乾嘛?不走?”

    蕭君夙抬眸:“本侯什麼時候說要走了?”

    穆九這才驚訝:“你不會要一直在這裡吧?”

    蕭君夙冇回答,但態度很明顯,穆九失笑:“我說侯爺,你這又是玩兒的哪一齣?”

    不出去想辦法把她撈出去,居然要跟她一起住這裡,這又是玩兒什麼?

    蕭君夙神秘一笑:“這個時候,天牢可是個不錯的去處,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

    趙超去向楚帝覆命,楚帝一直派人關注著這邊,想必正等著他的答案,不過這個答案想來不會讓楚帝滿意就是了。

    果然,楚帝聽了龍顏大怒:“放肆,簡直豈有此理。”

    堂堂侯爺居然去陪著自己小妾坐牢,簡直荒唐。

    他隻設想過蕭君夙會維護穆九,那樣他就有罪名對蕭君夙下手,窩藏奸細可是重罪,就算殺不了蕭君夙,卻也能褫奪他的兵權;若是蕭君夙逼不得已交了,那他就會在穆九那裡做文章,讓她指認蕭君夙纔是幕後主使,將蕭君夙直接正法,叛國之罪,足以誅滅九族。

    他都設想好了一切,挖了一路的坑,卻冇想到蕭君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居然不要臉麵的跟著一個小妾去坐牢,看似順從,卻像是直接扼住他的咽喉,讓他無計可施。

    楚帝這段時間本來就身體不好,被這麼氣一下,突然間又倒下了。

    “禦醫禦醫......”

    一大群禦醫被傳來,再次為楚帝診脈,廢了好一會兒功夫,又是摁穴位又是紮針,終於把楚帝給弄醒了。

    禦醫大大鬆口氣,然後告退去商量方子,唯有一個禦醫站在角落的位置,看著楚帝欲言又止。

    旁邊侍候的太監看到了,尖聲尖氣的質問:“盧太醫,你怎麼還在這兒杵著?”

    這一聲,讓剛剛醒來還虛弱著的楚帝也看了過去。

    盧太醫在原地抖了兩下,最終咬咬牙上前跪下:“皇上,臣......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楚帝心情很不好,不僅僅是因為蕭君夙這件事情,還有他的身體,一次次的病倒讓他心情更加的煩躁,很想殺人,他不想聽盧太醫的話,但他還是讓他說,若是冒犯了,那就殺了他平複心口的戾氣。

    “講。”

    盧太醫重重低頭:“諸位太醫的診斷結果,皇上是鬱氣傷肝,怒火攻心所導致暈厥,微臣請脈的結果也幾乎相同,不過微臣在請脈的時候注意到了皇上的手指,皇上指甲邊緣有一圈淡淡的青灰色,指腹卻飽滿圓潤,陛下已經年過知命之年,指尖的紋路應當越發加深明顯,而不是飽滿到幾乎看不清紋路,因此微臣鬥膽猜測......皇上也許是中毒了。”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