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150章 還能搶救一下(六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150章 還能搶救一下(六更)字體大小: A+
     

    南風停下腳步:“在軍醫營帳那邊,怎麼了?有人生病了?”

    夏侯堇緊張道:“那你快去把他找來,帶上解毒的藥,十萬火急。”

    南風被他那嚴峻的表情嚇了一跳:“誰中毒了,有這時間不如趕緊把人送過去豈不是更快。”

    “哎呀,你怎麼那多事兒啊,你快去,萬一華晏來晚了,指不定你家侯爺就冇了。”

    這麼一說,南風更迷糊了:“侯爺好好的啊?冇有中毒。”

    夏侯堇高深莫測,用眼神撇了一下手裡的東西:“馬上就要中了。”

    南風終於把注意放在了夏侯堇的手上,一邊伸手去揭蓋子一邊問:“這是什麼......”

    一股難以言喻的味道撲麵而來,然後看著那賣相,瞬間說不下去。

    夏侯堇看著他:“懂了吧?穆姑娘煮的東西,叮囑一定要讓你家主子吃下去,以你家主子色令智昏的程度,指不定還真吞得下去,所以,你現在感覺把華晏招來,說不定還能搶救一下。”

    南風那顆心啊,複雜得無法言喻,但腳下速度卻不慢,腳底生風,隻恨不得自己此刻能張雙翅膀飛過去。

    然後華晏是被南風揪著來的,兩人一路狂奔,那急促的樣子,看得旁人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

    “侯爺.......還好吧?”

    南風氣喘籲籲的奔進去掀開大帳,看到了坐在那裡批公文的蕭君夙,頓時鬆了口氣,還好,看起來不像是中毒的樣子。

    華晏被扯的氣兒都快斷了:“不是......南風,你到底......要我來......乾什麼?”

    南風擺手:“冇事兒了,剛剛六殿下拿了穆姑娘煮的東西過來,我以為侯爺吃了,看來還冇吃,問題不大。”

    躲在一旁的夏侯堇探個頭出來,表情難以言喻:“不,他吃了。”

    他無法描述自己看到了什麼,簡直恐怖得震驚了他的靈魂,他算是個廚師,廚師最無法容忍的就是難吃的食物,那碗他看著都覺得可怕的東西,蕭君夙居然當著他的麵吃了,還麵不改色,隻評論了一句話:“有點兒鹹、花椒多了、有點辣、這貌似是麵、煮太久了、好像還放了糖、醋至少半碗、香蔥、大蒜、生薑還有鹹菜......”

    夏侯堇當時就受不了跑一邊兒去了,他眼睜睜的看著穆九下的調料,那是人吃的東西嗎?

    “主子?”南風震驚,趕緊上前看看那碗東西,動得不多,但也吃了三成。

    “華大夫,快給主子看看。”

    華晏似乎明白了什麼,上前看看那碗‘麵’,頓時表情那叫一個精彩:“真狠啊,阿夙,你怎麼得罪穆姑娘了?”

    伸手要給蕭君夙把脈,卻被他拒絕了。

    “你確定你的胃受得了?”蕭君夙身體不好,烈酒都不太能喝,最不好的就是他的胃,這麼刺激的東西,萬一出點兒事兒可怎麼是好?

    這穆姑娘敢煮,蕭君夙也真敢吃,也是服了。

    蕭君夙不理他們,揮手將他們都趕出去。

    三人在門口麵麵相覷,然後就開始了八卦時間。

    華晏:“這到底怎麼回事?”

    南風一臉神秘:“今天早上侯爺從穆姑娘那裡走出來,心情很好,他的被子是涼的,昨夜在穆姑娘那裡歇息的。”

    夏侯堇:“老大下午起床之後看起來心情很好,就是笑起來非常滲人,吃肉的時候像是要從誰身上要下一塊肉,然後吃完飯就一頭紮廚房去了,那一碗東西就是她的傑作,我看著她下的調料,不像是煮麪,像是下毒藥。”

    南風:“難道昨晚發生了什麼?”

    華晏摸摸下巴:“也可能是你家主子技術不行。”

    夏侯堇:“什麼技術?”

    華晏一把拍開他那蠢萌的腦袋:“不懂多看點兒小話本兒。”

    南風:“......那侯爺為什麼要吃這麼難吃的東西?”不僅僅是難吃,是已經超越了食物的界限,這是新的毒藥。

    華晏:“這叫討好,裝可憐,讓穆姑娘心生同情,然後就不生氣了。”

    夏侯堇表示懷疑:“你們覺得老大是那種會同情侯爺的?”

    華晏:“嗯,一次不成,再來一次,毒死為止,死了還不管埋。”

    南風、夏侯堇:......形容得很貼切。

    “你們還真是瞭解我,嗬嗬。”

    一道明顯不屬於他們的聲音從旁邊冒出來,意識到那時誰之後,三人嚇的瞬間靈魂出竅。

    要命!

    好在穆九並不是來揪他們的,她隻是來看蕭君夙到底吃了冇了,聽了這三個傻瓜的話,確定蕭君夙吃了,她心裡就舒服了,然後飄走了。

    三人靈魂慢悠悠的歸位,華晏嚇得直拍胸口:“嚇死我了。”

    說壞話被現場抓包,這感覺真是要命了。

    穆九以為蕭君夙晚上還要來找她,雖然可能性不大,但她還是‘貼心’的為蕭君夙準備了一頓大餐等著他,結果蕭君夙冇來,害她白等了一個晚上。

    翌日一早起來,神情懨懨,隻想大睡到中午,軟綿綿的趴在榻上,目光掃到了擺在桌子上的花瓶。

    紅釉桃花瓶,極為精緻好看,隻是那瓶裡茶的花兒卻不是什麼名貴的品種,看起來更像是路邊的野花,雖然打理過後插進去看起來還像那麼回事,但總覺得有些配不上那個昂貴精緻的瓶子。

    “小青魚,你去哪兒翻來這麼個瓶子?”彆的地方就算了,這可是軍營,軍營裡怎麼會擺花瓶這種易碎的東西?

    “主子,你醒啦。”小青魚放下自己手裡的針線活,也不忙著去打水給穆九洗漱,反正穆九也冇那麼快起床:“這可不是奴婢弄的,早上西歸統領送來的,說是侯爺親自摘的花兒,讓奴婢擺個顯眼的地兒。”

    當然,蕭君夙肯定不會說後麵那句話,是擅自揣摩的侍衛加的,把自己主子那點兒掩藏的小心思賣了個徹底。

    穆九盯著那花看了半響:這......算是討好還是道歉?

    這樣一來她就不懂了,他點她的穴,困她一晚,故意惹怒了她,現在又來討好,這人是太閒了,還是被那些人弄得神經錯亂了?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