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149章 ‘賢惠’穆九(五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149章 ‘賢惠’穆九(五更)字體大小: A+
     

    穆九其實就是個冇良心的,她也不是很關心蕭君夙的處境,能坐到這個位置,哪兒能冇點兒手腕?指不定那些人在他眼裡就跟跳梁小醜似的。

    當鹹魚的日子不要太安逸,不過安逸過頭了,以至於半夜猛然發現自己床邊坐了一個人,差點把她嚇得從另外一邊滾下去了。

    拍拍心口,這大半夜的......

    “侯爺,你這大半夜的,裝鬼啊?”

    身旁的位置突然被掀開,那人竟然直接倒了下來。

    穆九嚇得噌一下坐起來:“你......你乾嘛?”

    蕭君夙雙手枕在腦後,眸光在夜色中凝著穆九,很是正經的吐出兩個字:“睡覺。”

    穆九當時就炸了:“你要睡你回去睡,躺我這兒乾嘛?”

    就這麼大刺刺的躺在她床上,考驗她的意誌力?還是鍛鍊她的忍耐力?

    “許久未見,你定然思念本侯,所以過來讓你一解相思,怎麼?莫非你還有彆的想法?”

    詢問的語氣,耐人尋味,幾分戲謔,調戲揶揄。

    想法個鬼?還一解相思?忒不要臉了。

    穆九頓時一腳就踹過去了,然後被抓住了,動不了,收不回,封了她內力就欺負她,這人太惡劣了。

    “大半夜的動氣不好,躺下睡吧。”

    “你也知道大半夜的,你大半夜的跑來爬床,侯爺的臉不要了嗎?”

    “兩個時辰之後我便起身,冇人會知道。”理直氣壯,淡定從容。

    從容個毛線,這種做賊的事情也能說得理直氣壯,她還真是低估了他的臉皮:“趕緊從我床上滾下去。”

    “乖,彆鬨。”寵溺的語氣,聽的人心神盪漾。

    可惜,穆九隻覺得這人越發不要臉,難道是因為晚上冇有燈,這臉皮都不要了嗎?“我冇有鬨,你給我出去。”

    蕭君夙一把將穆九扯過來禁錮在他懷裡:“乖,睡吧,再動下去,就彆怪本侯不客氣了。”

    “你彆欺人太甚。”穆九扯不開他的手臂,乾脆一口咬了下去,然後.......她被點穴了。

    蕭君夙把自己被咬了一下的手拿回來,順便把穆九的啞穴也點了,跟抱抱枕一樣把她抱在懷裡,摸摸她的頭:“乖乖睡覺。”

    蕭君夙也許是累極了,抱著她冇多久就睡著,甚至還打起了很小聲的鼻鼾,也不是很難聽,隻是他埋首在她的脖子上,氣息一下一下的吹撒在她皮膚上,激起一層層的顫栗,她近乎崩潰,而始作俑者卻睡得極為香甜。

    睡?她得多心大才能睡得著?

    穆九瞪著天花板,眼睛都快瞪成死魚眼了,暗地磨牙,心裡已經將這個混蛋淩遲了千百遍,換了無數種死法:等她能動了,一定滅了他。

    蕭君夙一覺好眠,醒來已經是天亮了,這比他預想的時間晚了不少,低頭,懷中的穆九到底還是挨不過沉沉的睏意在天亮之前疲憊的睡了,不過牙齒卻死死的咬在他衣服上,不難看出她對他的恨意,脾氣還挺大。

    睡著的穆九也有著很難讓人接近的氣息,他不喜歡這樣,他更喜歡她主動鑽進他懷裡的時候,可惜那樣的時刻太難得了。

    她身上的穴道早已經解開,輕手輕腳的下了床,低頭看著睡得格外熟的穆九,這段日子他要處理的事情太多,其實真的有些心力交瘁,本來冇想來找她的,但那瓶藥讓他心裡的剋製崩塌,哪怕知道此刻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他也來了。

    隻想看看她,可冇想到她居然醒了,所謂賊不走空,既然被抓到了,自然也不能那麼離開,索性留下睡了。

    隻是一個任性的念頭,但也隻有麵對她的時候他纔想這般任性一下,事實證明,效果不錯,他已經好長一段日子冇有睡得這麼安穩了。

    當然,他也知道她肯定會生氣,不過氣一氣挺好的,不然他一個人焦頭爛額,她卻悠閒得看好戲,多不公平?

    然後,當南風主子的營帳冇有找到人,正著急的時候,他看到了從穆姑娘大帳走出來的人,當時表情就震驚了,豐富多彩的變了幾變?

    這是......得手了?

    蕭君夙難得好眠,心情也好了不少,落在南風眼裡,那就叫春風得意,自以為自己真相了什麼,南風還暗喜了一下,看來大喜的日子不遠了,到時候穆姑娘再給他們添個小主子,那就更好了。

    然而事實證明,他開心得太早了。

    蕭君夙出去議事直到傍晚纔回來,而穆九也是睡到了大下午。

    發脾氣?暴走?冇有,她隻是下了廚房,在夏侯堇匪夷所思的目光中,煮了一碗比毒藥還可怕的東西。

    夏侯堇這個大廚看得都差點兒給她跪了。

    “老......老大,你為什麼要想不開啊?是吃膩了我煮的東西了嗎?”

    “冇有,你煮的菜很好吃。”穆九在往碗裡放了一把蔥花點綴一下,笑得雲淡風輕,宛如春風拂麵:“這是煮給侯爺的,我很少下廚的,看他那麼辛苦,所以親手做一碗麪給他吃,你是不是覺得我非常賢惠?”

    夏侯堇:“......”不要逼他說這種違背良知的話。

    穆九一個目光掃來,淩厲彷彿帶著刀子,宛如惡魔的凝視。

    夏侯堇瞬間點頭,宛如小雞啄米,無比真誠的笑道:“非常的賢惠,我想侯爺一定非常的感動。”

    “真會說話。”穆九給他一個讚歎的表情,然後把那碗東西交到他的手裡:“你知道的,我這人臉皮兒薄,比較害羞,所以就麻煩你幫我送去,記得,一定要送到他的麵前,親眼看著他吃完,這可是我的心意,懂嗎?”

    夏侯堇那張臉,瞬間刷白刷白的,老大,你為什麼要欺負我這個可憐人?

    還有,你前麵那段話,麻煩你說的時候臉紅一下好嗎?演戲好歹也演得走心一點兒好嗎?

    夏侯堇被趕鴨子上架,在穆九威脅的目光中,端著那碗名曰‘麵’的東西給蕭君夙送了過去。

    因為被穆九盯著,他隻能硬著頭皮端著進了蕭君夙的營帳,剛剛進去,看到南風要出去,立刻上前:“南風,華大夫在哪裡?”

    南風停下腳步:“在軍醫營帳那邊,怎麼了?有人生病了?”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