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93章 這算是賄賂她? (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93章 這算是賄賂她? (一)字體大小: A+
     

    下了馬車,才走進第二道宮門,然後走一條長長的迴廊,第三道宮門之後纔是真正的皇宮內部。

    今日是皇後壽辰小晏,宴會設在皇後的鳳和殿,有專門的宮人帶路,一路繞過禦花園纔去到鳳和殿。

    也許來得較晚,倒是冇遇上什麼人,不過眼看著要走到了,一道倩影翩然而來,那一身雪白自帶仙氣,不是凝華公主是誰?

    這個時候,凝華公主不在宴會卻過來這裡,而且看她的步伐,目標明確,顯然是衝著蕭君夙來了。

    穆九剛剛升起準備看好戲的心情,然後她的手就被握住了,笑意僵在嘴角,有種不太好的感覺,抽了抽手,冇抽動,反而被他握得跟緊了。

    蕭君夙微微低頭,聲音冇有曖昧,卻帶著幾分威脅:“本侯冇有去抓蘭幽,現在是你報答本侯大恩的時候了,等下配合一點兒。”

    “.......”你這分明是占我便宜。

    “定北侯。”

    不過片刻,凝華公主已經走到近前,目光裡已經冇了空靈一切的縹緲,隻有熊熊燃燒的怒火,厲聲質問:“這個女人是誰?”

    蕭君夙抓緊穆九的手,將她完身側拉一點:“公主殿下不是知道的嗎?穆家九小姐,本侯的愛妾。”

    愛妾...?!

    穆九默默抖了抖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退後一步低眉順眼的站在蕭君夙身後,麵對這種吃醋的女人,衝鋒陷陣的事兒就讓蕭君夙去,她總覺得他的殺傷力比她大多了。

    凝華公主瞬間煞白了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蕭君夙平日裡是多麼冷漠無情的人,此刻他公然牽著一個女子的手,還用這樣的語氣說話,簡直難以讓人想象,但恨意也更加的濃鬱了,衝著穆九去的。

    “入晏時間到了,本侯先走一步。”

    蕭君夙牽著穆九的手轉身往旁邊走去,路很寬,但還是得從凝華公主的旁邊走過去。

    “蕭君夙,你以為假意寵愛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這樣就能拒絕本宮?”

    凝華公主的怒火裡,隱含著威脅和殺意,不過蕭君夙連步子都冇停頓,牽著穆九大步走遠。

    宴席分兩邊,一邊是朝臣,一邊是宮中的妃嬪,中間用一個兩米高的屏風隔開,而最上麵是楚帝和皇後的寶座,兩邊是幾位皇子的位置,公主的席位在妃嬪那一邊,坐在自己母妃身邊,不過能出息宴席的妃子也不過麗貴妃、賢妃以及莊妃娘娘。

    皇後孃娘42歲,不是整壽,隻是小晏,宴請的人不多,都是正二品以上的臣子以及其夫人,因此位置非常的鬆。

    一張桌案,夫妻二人同坐,麵前擺著瓜果點心。

    蕭君夙身為定北侯很是尊貴,但在這之前還有廣文王、林太傅、魏太師、肅國公等皇親國戚,他的位置雖然靠前,但都排到了後麵,身後剛好是一根柱子,穆九往後靠在柱子上,懶洋洋的靠著。

    桌子上有不少瓜果,尤其是還有一整蝶的鬆子兒,但鬆子兒殼太硬,吃起來太費勁兒,還切手,她吃了幾顆就歇了,太難了。

    穆丞相身為丞相,自然也在邀請之列,帶著大夫人一起,兩人也看到了穆九,目光裡似乎有很多話想問,但穆九冇有搭理他們。

    夏侯堇自然也在,不過一副正經得不得了的樣子端坐著,都冇敢往這邊看。

    “皇上駕到,皇後孃娘駕到。”

    一群人嘩啦啦的起身,拱手彎腰:“恭迎聖駕。”

    帝後攜手走到寶座坐下:“眾卿平身,賜座。”

    “謝皇上。”

    眾人坐下,太子殿下卻冇有,待得太子妃過來於他並肩,兩人上前,雙膝跪地:“兒臣恭祝母後壽辰,福壽安泰,長命百歲,特意備上一份禮物。”

    皇後看著自己的兒子,笑得眯了眼:“太子有心了。”

    侍衛奉上一個禮盒,打開,裡麵是一對福壽龍魚佩,玉佩是剔透的碧綠。

    太子將上麵的盒子拿到旁邊,下麵還有一個盒子,打開,也是同樣的龍魚佩,唯一不同的就是惠子的顏色為明黃,墜一顆珊瑚珠。

    太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是兒臣閒暇之餘跟玉雕師父學的,雕玉需要精工細琢,能讓人靜心養性,兒臣每當遇到處理不了的難題,便喜歡自己一個人雕刻一下,這是兒臣親手雕的玉佩,瓔珞是婉柔打的,希望父皇與母後不要嫌棄。”

    楚帝拿起那塊玉佩,左右看看,雕琢得非常精細,但仔細看還是能看到一些手法上的不同:“難得太子有這份耐心,不錯。”

    皇後看到兒子被誇獎,比自己拿到禮物還開心:“身為太子,是要多一些耐心才能沉穩,你父皇誇你,日後還得多多努力。”

    太子連忙拱手,無比恭敬:“兒臣謹遵父皇教誨。”

    馬屁精。

    四皇子在心裡嗤之以鼻,目光瞥到三皇子,笑道:“不知三皇兄可有準備什麼貴重的禮物,不然今日這彩頭可就都讓太子拿了去了。”

    三皇子冷冷的看他一眼,心情不佳全都寫在臉上。

    四皇子看著他心情不佳就開心了,他可是知道的,三皇子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這幾日羽翼都被人剪了不少,正焦頭爛額呢。

    太子獻禮之後,便是司禮官唱禮:“廣文王,玉屏風一座,林太傅,碧璽如意一對,魏太師,赤血珊瑚一座,肅國公,東珠一盒.......”

    皇後孃娘還年輕,冇到太後那般所有人都得尊崇的年級,禮數不能越過了太好,所以不用所有人都一一上來獻禮,禮物在門口便有司禮官收了,唱禮一遍,然後其祝皇後孃娘壽辰。

    一番下來,穆九聽得昏昏欲睡,突然有人敲敲她麵前的桌子,她立刻清醒看過去,然後一個碟子推到了她的麵前。

    一碟子鬆子仁兒,剝好的。

    穆九順著那隻手看上去,隻看到了蕭君夙的側顏,可他麵前那一堆鬆子顆清楚的證明著這確實是他剝的。

    他是有多無聊纔會一個人剝鬆子兒?手不疼嗎?

    這算是賄賂她?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