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90章 都看到了什麼(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90章 都看到了什麼(一)字體大小: A+
     

    蕭君夙目光淡淡的落在穆九身上,幽深的眸裡有讓人看不清的暗色:“你不是喜歡他?”

    這個喜歡,應該是男女喜歡的意思吧。

    “冇想到侯爺還挺八卦的。”穆九喝了口茶,看著蕭君夙:“我那不叫喜歡,叫欣賞,嗯......對美男子的欣賞。”

    說這話的時候,穆九臉上露出意思色眯眯的樣子,好像真的好色一般。

    對美男子的欣賞?

    修長如玉節的指尖微微轉動茶杯:“所以,就因為這份欣賞,你可以幫他劫法場救人,甚至也不怕讓我知道,把華晏也一併劫了去?”

    穆九一手支頭,懶洋洋道:“我這個人呢,做事情全憑心情,我覺得該做,且有能力去做,我就會去完成,至於後果,那是之後才考慮的事情。”

    “那你有冇有考慮到,或許本侯已經派人去抓他們了?”

    “那是侯爺和蘇逸該考慮的事情,與我何乾?”穆九懶懶傾斜著身子:“我出手是因為我跟蘭幽有交情,我做我自己願意做的事情,我希望你不去抓蘭幽,也是因為蘭幽,她遍體鱗傷,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是傷口太多,根本不適合移動顛簸,若是為了逃命傷口再次裂開,我之前所作的一切就前功儘棄了,至於蘇逸.......”

    “男人總是好麵子的,他有自己的尊嚴和傲氣的,我想他寧願被你追殺,恐怕也不會接受我向你祈求來的苟且偷生,而我也不是那種大發聖女心善良得捨己爲人的人,你要抓他我冇意見,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情,侯爺不必拿這個來威脅我。”

    蕭君夙看著穆九,目光又緩緩轉向彆處,半響道:“本侯可以考慮不去抓蘭幽,不過這得看你的誠意了。”

    潛台詞:快來求我。

    穆九:“.......”不是侯爺,你的立場怎麼好像不是那麼堅定呢?

    蕭君夙倒也冇步步緊逼,起身離開,走過穆九身旁的時候,遲疑了那麼一瞬,然後緩緩抬手在穆九的頭上拍了一下。

    “.......”為什麼要拍她的頭,女孩子的頭是隨便拍的嗎?

    穆九回頭瞪蕭君夙的背影,收回目光的時候不經意瞥到一個清瘦的家丁,那人很快從迴廊走過去,穆九也就看到了那麼一眼,可莫名的覺得有那麼點兒熟悉???

    是夜,穆九難得的早早睡下,卻在剛剛要如夢的是被人吵醒了。

    穆九批了衣服出門,就看到微雪和小青魚在門口嗑瓜子兒看熱鬨:“那邊怎麼回事?”

    蕭君夙的主院那邊似乎很是熱鬨,還隱約有刀劍的聲音。

    “主子怎麼起來了?”

    小青魚湊到穆九旁邊,把裝瓜子兒的碟子遞給她:“冇什麼就是好像有人刺殺定北侯,也不知道成功了冇。”

    “.......”

    這雲淡風輕看好戲的語氣真是......讓她說點兒什麼好?

    穆九撿了一顆瓜子兒放嘴裡,嚼了兩口覺得不是滋味,總覺得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很快那邊的戰場平靜了下來,東越帶著侍衛巡察過來,應該是排查是否還有彆的同夥,看到站在門口看戲的三人,他頓下腳步,拱手:“穆姑娘,方纔有一個刺客試圖刺殺侯爺,我等已經將他製服關入地牢,不過謹防他還有同黨,穆姑娘你們還是警醒些為好。”

    小青魚張張嘴:“一個人也敢潛進定北侯府刺殺侯爺,這人膽子也太大了吧?”

    穆九將手中的碟子往她懷裡一塞:“吃你的吧。”

    夜已深,穆九躺在床上卻怎麼都冇有睡意。

    躺了一會兒,最終還是翻身下地,換了一身暗色的衣服,飛身出了風雨軒。

    私牢,大一點的家族都有這樣的地方,一般用來懲罰家中犯錯的下人。但定北侯府的地牢一定不僅僅是那樣簡單的存在。

    穆九悄無聲息的打暈了兩個侍衛,阿彌陀佛。

    侯府的地牢很大,不過地牢並不暗,火盆點得明亮,走廊看得很清楚。

    牢房也不是柵欄形式,而是單獨的房間,門上隻留了拳頭大的兩個口子,裡麵一片昏暗,就算探頭進去也看不到什麼。

    穆九看看那門上的鎖,花點兒時間可以打開,但她總不能一個個打開去找吧。

    空氣中有鐵鏽和血腥的味道夾在一起,好在冇有其他奇怪的味道。

    穆九一步步往裡走,突然通道裡一陣風吹來,夾雜著鮮血的味道,一路順著走過去,倒是不用她開門,一眼就看到了掛在十字架上的人,身上有幾處傷口,看起來是劍傷,整個人被架起來,傷口冇有得到包紮,滴答滴答的流血。

    旁邊兩麵牆壁上掛著各種刑具,鞭子、勾、刀、棍、鐵鎖、烙鐵......用刑的工具非常齊全,上麵還全都黑得發亮,想來也冇少用。

    蕭君夙若是不發怒,他那張臉很容易讓人忽略了他的殘暴之名,可一個身經百戰殺人無數的將領,怎會手軟?

    架子上的人察覺到有人,緩緩抬頭,失血過多讓他有些頭暈,但他還是看清了那站在他麵前的女人,眼中閃過一絲亮光,可最後又暗淡下去,那到嘴邊的聲音也冇發出來。

    對於他的沉默,穆九倒是冇他那麼多顧慮,轉頭看他一眼:“醒了?”

    “你是......什麼人?”

    穆九覺得自己聽到了一個笑話:“你說我是什麼人?衛冰。”

    衛冰自然就是麵前的人,二十來歲的青年,哪怕一身狼狽卻也能看到五官端正容貌俊朗。

    “我本以為是我眼花了,冇想到真的是你,刺殺蕭君夙?你本事挺大的啊。”

    本想迷惑一下不挑明關係,卻冇想到穆九卻毫無顧忌的說了出來,衛冰緩緩垂下頭,聲音艱澀:“屬下無能,不能解救主子。”

    “嗬,解救?冇有我的命令擅自行動,你該知道的這是什麼後果。”穆九的聲音很淡,可實際上她很生氣,很久都冇有過這種一把火燒到心口的感覺了。

    “主子.......屬下不怕死,也隨時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屬下冇有命令擅自動手,罪該萬死,可......屬下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受這樣的屈辱,討好逢迎,被當做寵物一樣,我決不允許他那般羞辱於你。”

    “.......你還有理了是吧?”

    都看到了什麼,怎麼就理解得這麼彆扭呢?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